|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65章 小公举变霸王花
  奶喂过了、奶粉吮过了,澳门赌博网站:小丫头吃得小肚子圆鼓鼓的,依然睁着萌萌的大眼睛,咿咿呀呀地非要盈芳抱。

  别人谁抱都不行,而且得走来走去,坐下不到两分钟就开始咿咿呀呀地抗议。

  盈芳只好抱着她哄啊哄。

  好在大、小俩宝贝挺正常,吃饱后被老爷子和小李轮流抱着逗了会儿,时间一到就打起哈欠,不一会儿就迷迷瞪瞪睡去了。

  唯独宝贝闺女怎么哄都没用。

  向刚推开院门进来,正好碰上媳妇儿抱着闺女在院子里踱步。

  闺女还朝他蹬了蹬腿,脆生生地喊“咿呀”。

  “你怎么回来了?”盈芳抬头看到男人,惊喜又纳闷,“昨儿爸还说,你们训练紧张,礼拜天也不大会休息。”

  “嗯。”向刚放下手里的东西,含笑解释,“省城拉来一车器材,这不都去码头卸货了,我顺道回家看看。大家都好吧?”

  “好着呢,就是你闺女,今儿不晓得咋回事,醒来到现在都有半天了,奶都喂过两回了,还不肯睡,偏还只让我一个人抱。我都腾不开手做别的,尽伺候她了。”盈芳娇嗔道。

  “是吗?我来哄哄她。”向刚蹲在井口旁,见肥皂缸子里的既不是肥皂也不是省城带回来的熊猫洗衣粉,而是浅绿色的米粉状东西,表示不解,“这啥?新出的洗衣粉?”

  “才不是。”盈芳笑眯眯地说,“是我自个捣鼓的澡豆,洗手洗脸洗澡都很好用,上回给你搓澡用的就是这个。这次我添了点薄荷粉,洗完了是不是很清香?你试试,好用的话带点去山上。不过省着点啊,弄这个挺费工夫的。”

  向刚眉一挑,不管好不好用,媳妇儿捣鼓的新发明必须支持,大拇指和食指捏了一小撮澡豆,搓洗干净沾着泥星的手,甩干后,朝闺女拍了拍手,“来,爸的好闺女,让爸抱会儿。爸带你上外头玩去!”

  盈芳正要笑他:这招不顶用,家里人都试过了。

  不成想,宝贝闺女居然真的朝男人扑了过去。

  “嘿!这个鬼丫头!”盈芳好气又好笑,在闺女小屁屁上轻拍了一下,“你姥姥说要抱着你上外头玩,你咋一点反应都不给?你爹一来就扑上去了。”

  向刚爽朗一笑,抱起闺女,在她左右两颊各亲一口,“走!既然睡不着,爸带你上码头玩去。”

  “不会耽误你忙正事吧?”盈芳不放心,“要不还是我来哄,她都闹半天了,估计要睡了。”

  “没事儿,卸货的人手足够了,我不去都没关系。这个点太阳底下挺暖和,我抱着她出去溜达一圈,睡着了就回来。你趁机歇会儿,别累着了。”

  向刚趁院子里没别人,飞快地在媳妇儿嘴角偷了个香,看到媳妇儿一寸寸染红的粉颊,勾唇浅笑。

  “没个正经!”盈芳抬手捂住自己发烫的脸颊,嗔睨他一眼。

  向刚沉沉低笑,收回视线时,看到地上的背篓才想起——

  “下山时顺道挖的笋,这个时节嫩得很,你不是喜欢吃这个么?中午就能烧来吃。布袋里有几个野鸡蛋,给你补身子。那野鸡死透了,扔着就行,一会儿我回来料理。”

  盈芳这才注意到地上还有只雉鸡,高兴得双眸发亮:“七彩锦鸡?好漂亮的羽毛!”

  “嗯。”男人眼底含笑,就知道她会喜欢。

  “啊啊!”

  怀里的闺女抗议了。

  爹啊,你围着娘看半小时了,啥时候带我出去玩啊!

  “小家伙急了,那我带她出去溜达溜达,一会儿就回。”

  向刚说着,调整了一下抱姿:让闺女身体朝前,背靠在他胸上、小屁屁坐他胳膊上,这样小身板不至于歪歪软软的。

  没满三个月的娃,据说最好别竖着抱。因为小家伙的脖颈还没发育完全,竖着抱容易受伤,背靠大人怀里的坐抱式,受力小,视野广,孩子兴奋地直蹬双腿,身体一个劲地往前倾,示意向刚快快走,小公举迫不及待想去看世界咯。

  亏得向刚臂力强,换成盈芳,哪里抱得住这么亢奋的闺女。

  “快走吧!再不走,她估计又要学金牙嚎了。”盈芳捂了捂脸,表示没眼看这么外向的闺女。

  月子里那会儿,明明是个乖得不能再乖的小公举,怎么一出月子就成一朵霸王花了?到底谁惯的她!

  “阿嚏!”

  最惯小公举哪怕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想摘下来送给她的萧姥爷,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吸吸鼻子,狐疑地瞅一眼天色,天气挺好啊,万里无云、阳光明媚,即使在江边都没多少风,咋打喷嚏了乜?莫不是昨儿夜里被媳妇卷走了被子所以冻着了?

  向刚抱着闺女,心情超好地出了门。

  一路上碰到村里人,不管熟不熟,都会凑上前和他打个招呼、看一眼他怀里的宝贝闺女。

  一贯喜欢在背地里说三道四的长舌妇们,起初见向刚拉着家具、行李拖家带口地回来,还以为他被部队开除、不得不回老家种地了,嘴皮子上下一翻,就这么传开去了。

  连隔壁公社都听说了,借着窜门跑来雁栖公社问缘由。书记一听气坏了,把那几个长舌妇叫到公社,狠狠训了一顿。大伙儿这才得知,向刚哪里是被部队开除,分明是升职(在村民眼里,级别和津贴成正比,津贴涨了,就意味着级别升了)。

  嘴巴不带门的长舌妇彻底被打脸,从此看到向刚,不是尴尬地绕道走,就是腆着脸上前讨好。

  这不,刚下桥就和其中之一的桂花婶遇上了。

  “哟!刚子,难得看到你在家嘛。抱着闺女出去啊?”

  这不废话嘛。

  向刚扯了扯嘴角,点了一下头算作招呼。

  “刚子啊,上次的事真是对不住啊,你看我这张嘴,总是比脑子动得快,你叔已经骂过我了,以后肯定不这样了……哎哟你闺女真乖真可爱,这么抱着一点看不出才两个多月,能有三四个月可看了。不像我们老大家的,动不动哭闹,有时候都不晓得她为啥哭……”桂花婶叽叽喳喳的跟着向刚走了十来米。

  向刚无奈地停下来:“桂花婶还有别的事吗?”

  “有啊有啊!”桂花婶猛点头,搓着手讨好地笑着道,“这不我家二小子,今年五月份满十六了,打小就野,身体壮实、很少生病……”

  “桂花婶。”向刚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当即说道,“我们不是部队,只是部队派驻在这里的基地,征兵这一块,不归咱们管。”

  “怎么不归你们管!”桂花婶见状急了,说话语速快了不少,“我听书记说了,你是这些人的头头,头头怎会不管事?刚子你是不是还在生婶子的气?怪我这张嘴,成天胡说八道,婶子给你赔不是,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可我家二小子,真的很成器,是个天生当兵的料,你招了他绝对不会吃亏……”

  “桂花婶。”向刚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再一次解释,“征兵的事,真不是我能插手的。你能无条件支持家里孩子入伍,我非常高兴,但咱们总得照章程办事不是?”

  这时,他怀里的闺女挥挥胳膊、蹬蹬腿,嘴里“咿呀嗯呀”地哼唧,明显不耐烦了,趁机道:“婶子,我还有事儿,就不和你多说了。当兵的事,您最好留意县里贴出来的布告,一切都按那上头的来。找我是没用的。”

  说完,哄着闺女快步走出弄堂,索性拐了个弯,不去码头了,还是去看看媳妇的师傅、师娘吧。

  “哎——”

  桂花婶追了几步没追上,气得直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