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63章 放个风~
  草药包浸入热水后,澳门赌博网站:逐渐逸出特有的草药香。

  试试水温差不多能洗了,轻声唤男人过来洗。

  向刚进灶房才知是让他坐浴,狐疑地挑了一下眉。

  盈芳伸手帮他脱外套,边解释:“连着盖了十几天房,累了吧?泡个药浴舒缓舒缓筋骨。”

  “何必这么麻烦。”

  “这叫什么麻烦?”盈芳瞪他一眼,“噢,敢情我出月子那几回泡澡,你嫌我烦的不得了?”

  “怎么可能。”向刚忙不迭解释,“女人泡澡很正常,可男人……”

  “咋地?泡澡还分男女不成?”

  “……不分。”男人在媳妇儿面前认怂。

  迅速脱掉衣服,只着宽松的亵裤,坐进了浴桶。

  一想到这桶是媳妇儿专用的,不禁又有些美滋滋。

  盈芳拿了把小板凳和晒干了的丝瓜瓤过来,坐在桶边上,给他擦背。

  男人受宠若惊:“你洗好了上床歇着去,我自己来。”

  “怎么?害羞呀?”盈芳瞥见男人的耳朵尖红了,忍不住好笑。

  出月子那会儿她泡澡,他伺候得不是很顺手么?还趁机揩她油,还这会儿轮到她帮他搓澡,倒反脸红了?

  向刚压抑着腹下叫嚣的欲望,淡定地瞅媳妇一眼:“没有的事!我是怕我忍不住,把你拖进来直接在这办了。”

  “呸。”盈芳笑啐他一口,捏了把澡豆帮他在难够到的背部搓了搓,然后把丝瓜瓤扔给他,“剩下的自己来,我去看看宝宝们睡得怎么样。”

  向刚知道她是害羞了,也不戳破,满脸含笑地哼着军歌,拿丝瓜瓤将自己全身上下搓洗得干干净净,又用媳妇儿备着的清水,兜头淋了两遍,确保没有澡豆渣子了,才擦干身体、披上衣服。

  轻手轻脚地拎起浴桶倒了水、拿拖把捻干地上的水渍,而后锁了门、关了窗,回了媳妇、孩子热炕头的里屋。

  盈芳坐在梳妆台前拆辫子,见他进来,妩媚一笑。

  男人全身的血液,瞬间涌向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偏他媳妇还端在镜子前慢条斯理地梳头。

  绝壁是故意的,故意诱惑他。

  男人黑眸一暗,大步流星上前,一手搂住她腰,一手穿过膝盖窝,抄起她就往大床走。

  盈芳知他这回是真“馋”了。

  出月子那几天就想压着她这样那样,偏生因为她娘说了句“女人生孩子不容易,最好调养个四十五天再行房”,硬生生忍着没泄火。

  满四十五天时,他和队友在山上集中建设基地,身为队长,总不能为了“一己之私”,中途跑下山过夜吧?那也太明显了。

  这么一来,四十五天延长到了六十天。

  没错,今儿是她出月子整两个月了,身体调养得超级棒,是时候满足他了……

  这一晚,是向刚食髓知味以来最餍足的一夜。

  若不是深夜十一点半,三个宝贝蛋跟约好了似的,一个接一个醒来,把尿、喂奶、喂水……等忙完所有事,再把三个娃一一哄熟、放进摇篮,回头发现媳妇儿枕着他的枕头已酣甜入睡、实在不忍心吵醒她,绝壁还能再战三百回合,让自己更餍足一点。

  旁人都说,女人生完孩子,身材走样得厉害,脾气也日渐古怪,动辄叉腰谩骂、河东狮吼。

  可他咋觉得自己媳妇恰恰相反。

  身材丰润却不走样,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最为明显的莫过于胸前一对大白兔,仿若放大了数寸的水蜜桃,诱人捧着它顶礼膜拜、甘愿沉溺其间。

  嗓音多多少少有些变化。有了孩子之后,软哝细语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特别是在他身下绽放美丽时,那声音,柔媚得让他才刚举起冲锋的红缨枪,差点一哆嗦就给交代了……

  总算明白为何会流传“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这样的诗句了,敢情是有感而发啊。

  不得不早起的男人,允许自己赖了几分钟床,眉目含情地欣赏了会儿媳妇姣好的睡颜,越砸吧越觉得自己捡到了宝。

  几乎是笑着扒完一大碗猪肉水饺,回房给还在睡梦中的媳妇、孩子掖了掖被角,这才昂首阔步上山。

  激昂的号声吹响,群英寨上下投入到高强度的训练。

  前一晚获得满足的男人,一上训练场像打了鸡血,激发了十成十的斗志,可苦了一帮还没娶媳妇或者是和媳妇两地分居的单身汉们。

  队长的节奏快得他们想吐血。

  一天训练下来,比在部队时还要累。

  每个人都达到了体能的极限。队长却还不满意,说这样的速度,要想组队去南边国境刷任务,只会拖组织后腿。

  是个男子汉,都接受不了这样的鄙视。

  第二天接着练、接着被鄙视;

  第三天继续来、继续被鄙视……

  如是周而复始,不知不觉,竟在山上度过了七天无人打扰的特训日子。

  事实上,这期间,老爷子和小李曾经来过两趟——

  第一趟领来了自告奋勇给群英寨成员烧火做饭的李寡妇。

  第二趟送来了二狗子一帮热心娃子摘了送他们的几篮子荠菜、蘑菇,李寡妇剁了荠菜蘑菇馅儿,给队员们包了一顿水饺。

  老爷子见他们专心致志地在林子里强化自身的体能素质,没打扰他们,尝了几个野菜饺子就回去了。

  第八天时,萧三爷上山来了,说是军区批复的一批训练器材到了,需要人去码头卸货。

  向刚问他们谁愿意去,呼啦一下,四十九人,全体出列——都想去山下放个风。

  向刚好气又好笑,知道过去七天,把他们压榨狠了,想了想说:“成吧,今儿放你们一天假,搬完器材,自由活动。但要过江去县城,必须递交书面报告。”

  “是!队长!”

  行完军礼,大伙儿一改训练时的严肃认真,嘻嘻哈哈地围拢到向刚身边打趣:“队长,你也该回家看看嫂子、抱抱孩子了。”

  “没个正形!”向刚笑骂了一句。

  心里却怎么也压不住对媳妇儿的思念。

  尽管才过七天,他却度日如年。

  要不是一天天的拿训练泄火,都快思念成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