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61章 分成果
  大黑熊一边肉痛、一边庆幸自己没把金大王它老人家得罪,相反还成了大王的手下。

  要不然,迎接它的没准就是黑熊一族灭亡的命运。

  抱着剩下的一颗蜂巢,大黑熊吧嗒吧嗒吸溜着醇香的蜂蜜,想通之后也异常满足。

  同样满足的还有金大王——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烤乳猪。不枉它赶了那么多窝野猪到那片坡地。

  自打那丫头认了亲生父母之后,家里时常有人进出,导致它再没法光明正大地出入家门,想吃口正宗的烤肉都那么艰难。

  “吸溜。”

  金橘咽了咽口水,偷偷拿爪子蹭蹭金黄油亮的乳猪腿,绿莹莹的琥珀猫眼瞬间睁得锃亮锃亮。和玉冠金蛟打商量:给老子来条腿呗。

  金大王头也不抬,兀自嚼着乳猪肉。

  喵大爷忍不住了,伸出爪子,正想挖块肉下来一解谗瘾,蓦地眼前一晃,烤乳猪被金大王整个地卷走了,徒留香味在风中。

  喵大爷气炸了:特喵的玉冠金蛟!不就吃你一口烤猪肉么,至于这么小气!老子还给过你一片幻影草呢!特喵的还给老子!!!

  大黑熊见势不对,澳门赌博网站:揣着宝贝蜂巢悄摸摸地撤离现场。

  两只都比它腻害,得罪谁也不敢得罪这两只。还是溜吧!找俺媳妇、崽子去。

  喵大爷见状更生气,爪子一挠洞口的大树,树枝抖了抖,树上的鸟雀哗啦啦飞没了影儿,倒是扑簌簌掉下好多落叶,有几片盖在喵大爷脸上,被它“噗噗”地吹开了。

  气死喵了!

  相比金橘的暴跳如雷,群英寨里就欢乐多了。

  虽然丢了头烤乳猪,但多了个蜂蜜满溢的蜂巢不是吗?

  眼下不缺猪肉,往后应该也不缺野味。毕竟住在林子里,凭他们的身手,想猎点野味并非难事,可蜂蜜就难得了。而且还是如此浓稠的野蜂蜜,只一滴就甜到心里。

  老爷子见他们喜欢,让他们拿去分了。

  搁以前他也稀罕,现在嘛,谁让小孙女生产前,孙女婿接连弄来好几个野蜂巢,给他也留了一罐沥干净的蜜,让他每天早起冲水喝。可甜不拉几的东西,天天喝会腻啊,这不喝到现在还剩大半罐。

  战士们开心死了。

  轮流抱了抱蜂巢,抱过瘾了开始抠蜜。

  孟柏林边烤乳猪边提醒瓜分蜂蜜的队员:“别忘记给队长留一份。”

  “放心,忘了你也不会忘记队长。”

  “……”心塞。

  向刚抄近道回来,营地里的篝火已经烧得很红旺了。

  底下一帮队员围着篝火高亢地唱红歌。

  这组唱完那组接,一张张黝黑的年轻脸庞,被火光映得红光满面,仿佛吃了十全大补丹。

  “队长回来了!”

  “队长快来吃烤肉,今儿肉管够,放开肚皮吃都吃不完。”

  “队长这是你的蜂蜜,大黑拿来跟咱们换的,别忘了啊,留在这到明天指定成空罐……”

  “哈哈哈!”

  向刚也笑了,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来到老爷子身边。

  “事情办妥了?”

  老爷子笑吟吟地递给他一条乳猪腿。

  “喏,特地给你留着的。”

  两只乳猪,被大黑熊扛走一只,剩下的这只,大伙儿分分吃,这么多人,其实吃不了几口。

  好在还有杀猪菜,几只野猪的内脏、猪头,合起来量不少。

  厨艺好的队员主动担起伙夫的活,炒的炒、炖的炖,竟也捣鼓出了十几道菜式,可把大伙儿高兴的。

  “话说,还得招个伙夫过来,你们这些人,谁当伙头兵都是屈才。”老爷子顺口提了句。

  向刚点点头,他也正有此意。

  “书记说,明儿大喇叭召集厨艺不错的社员,问问他们谁愿意上咱们这工作。按满工结算,应该会有人来。”

  “要实在没人,先让福嫂来帮几天。”老爷子夹了块猪耳朵,边嚼边说,“总不能让你们几个自己烧火做饭,那还训什么呀,天天钻灶房都够了。如今基地雏形有了,别的慢慢添,训练不能再耽搁了。虽说一年一度的演习没要求你们参加,可咱们有更严峻的任务。”

  “我知道,明儿开始,就正式投入训练了。”

  “队长,喝碗汤暖暖身。”孟柏林盛来一碗白菜粉丝猪杂汤。

  向刚笑着接过:“你做的?”

  “哪能啊!我那手艺您还不清楚,煮碗面还成,大锅菜可吃不消。这是潘新苗做的,那小子以前炊事班的,后来才调去通讯连。别看闷声不响的,老能干了。”

  听是潘新苗,向刚倒是不吃惊。那孩子以前的确是炊事班的,看他勤快又机灵,这才推荐去的通信连。这次来也是征求过他意见的。

  趁热喝了两口汤,腹内暖和了,跟老爷子汇报起下午去县城的情况。

  “十三头野猪,分了三个单位吃下,县委四头、县医院四头,剩下五头归了棉纺织厂。有军部开具的介绍信,一路相当顺利。棉纺织厂工人多,还想让咱们以后有肉都送他们厂去,说不会亏待咱们的。”

  回想棉纺厂厂长私底下和他说的话,向刚不由哂笑,“价格比市场上的猪肉便宜了八分,十三头猪卖了三千四百八十六块,三千二百块拿的钱,二百八十六块跟他们换了粮票。棉纺厂自己也缺粮票,给的是一叠内部员工才给分的布票。怕我反悔,愣是塞到我兜里。”

  老爷子好笑之余不免心酸:“都是缺肉缺的啊。”

  向刚把一下午的收获掏出来给老爷子过目。

  老爷子让他收着,想了想说:“拿五百出来,你们每人分十块,前阵子建屋辛苦了,当是营养补助,布票也分下去吧。我看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成家了,自己用不着,就寄回家给媳妇、老娘扯布做衣裳,安安家里人的心。”

  “好。”向刚没异议,转身喊来秦益阳,拿出五百块钱和一叠布票,一人五块加两尺半的布票,一一分了下去。

  相比允诺他们的月津贴,五块钱和两尺半布票其实并不算多,可才来几天,就分到钱和票,是个人都高兴。

  更别说当中还有家境清苦、急需他们寄钱回去补助的年轻士兵,譬如潘新苗、王小虎之类的,才从普通士兵选拔上来,何曾拿到过这么多奖金,激动得热泪盈眶。

  别人或许是夏老从各个部队抽调来的,他们却是萧老首长拍板的。萧老首长谁啊——向队的岳父。认为一定是向队为了帮助他们,才在萧老首长跟前推荐的自己。

  由此一来,对向刚更加信服。对萧老首长也更加崇敬。

  老爷子要是知道这俩孩子心里这么想,一准拍着大腿笑死。

  他不过是瞧不惯陈平那厮的嘴脸,临时起意想给他制造点麻烦,于是暗戳戳地相中几棵好苗子、公报私仇地调来了宁和。

  上了年纪,到点就犯困,两位老爷子先回去了。

  “今儿算给你们放假,明儿开始,正式投入训练,一个个的,都给我精神打起来。别让那些投反对票的人有机会嘲笑咱们。”

  “是!首长!”

  老爷子摆摆手,扶了老教授一把。

  老教授今儿开始住山上了,对他来说,还是山上好,安静,没那么多流言蜚语。从事的又是他最热爱的本职工作,相比南阳山时,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可说是焕然一新。

  “篝火先别熄,烧壶热水给老教授泡脚。院子四周记得补点狼粪,我送老爷子下山就回来。”向刚叮咛道。

  “队长,横竖今儿放假,索性回去陪陪嫂子呗。”孟柏林促狭地朝向刚眨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