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57章 热血
  院子选址是经过夏老几人深思熟虑的。

  首先建在坡地中央,日后人员增加,往外扩建十分便捷。

  南边不远是个三面悬崖、视野开阔的山谷,届时搭些训练器材,再借助悬崖边茂密的林子,整一个全天然的训练大本营,什么样的魔鬼训练开展不了?

  坡地的西首连着回说的小米地、向日葵林,再往西还有些林林总总的坡林,因人迹罕至,茅草长到了比人的膝盖还高。

  萧老和夏老规划着,这些荒坡完全能开些地出来种些别的。

  看这里光照、水分都很充足,土壤也很肥沃,不需要过多照料应该就能存活。要不然这些野生的小米、向日葵怎么来的?

  反正他们没打算运出去卖,够养活这支成长中的队伍就已是老天爷赏饭了。

  坡地北边是陡峭的山峰,没有雾的时候,能看到崖壁垂挂的瀑布。

  开年后,气温回暖,冰雪消融。

  清澈的泉水,叮叮咚咚地从山淌下,一路欢唱嬉戏,绕过坡地一直到下方谷底深处,形成一口不深不浅的活潭。

  日常饮用水,暂时靠这活潭。每人轮流早起挑水,担满院子里的蓄水缸。

  等稳定下来后,向刚打算抽空带人砍些竹子,劈成两半、挖通竹节后,由铁丝绑着从高处的溪坎里引过来,这样能省去不少挑水时间。毕竟是来特训的,不是来当农夫的,能简化的步骤干啥要重复劳作?

  若不是家离山有段距离,他甚至想把家里的水缸也接泉水竹管。

  院子留出了大门的位置但没有装门,这里除了他们,还会有谁来啊。即便来了,他们这些人也不是摆设。

  原本门框都没打算留,是夏老说,要不挂个匾额吧,回头总军区那边要是派人来视察,总得介绍一下吧?怎么说也是一支新秀队伍。

  于是,院门框挂了个榆木刨平的匾额,书“群英寨”……

  不知情的,还以为是误闯了哪个少数民族。殊不知纯粹是两位老爷子的恶趣味。

  有了熊瞎子以及金牙母族的狼群明里、暗里的帮忙,房屋搭建得十分顺利。可再顺利,也扎扎实实忙活了大半个月。

  忙完这阵,齐聚一堂的精英们过了相互认识的磨合期,进入了真正的训练营。

  萧老把萧三爷撵山,让他来给战士们第一堂政治思想课。怎么说也是当年叱咤军营的精英,尽管这十几年脱离了大部队,但并不妨碍他给一支年轻的队伍一堂有深度的思想课不是么?

  萧三爷不愿去?显然不行!

  因为老爷子说了,剩下的猴儿酒,去课才有的喝,要不然别想再沾一口。

  为了猴儿酒弯腰的萧三爷,板着脸了山。

  聚拢在布置成理论课教室的新房子里,五十名以各种名目招揽硬调来的潜力队员,兴奋得难以言表。

  “没想到萧三爷会来给咱们课!他的大名我从十六岁入伍起就听说了,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奋斗目标,想不到今天能看到他,好激动好激动……”

  “你是入伍才听说,俺还没入伍就听说了。俺爹是八一八军区的伙头兵,俺从小就听俺爹说,当兵当学萧三爷,俺回家就要和俺爹说,萧三爷成俺老师了,俺离他说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嘿嘿嘿……”

  孟柏林拿胳膊肘撞撞向刚:“队长,要是他们知道,萧三爷是你岳父,不晓得会是什么反应。”

  向刚睨他一眼:“别说。”

  他可不想还没进入正式训练,就被队友们贴“关系户”的标签,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放心,你交代过的,打死我都不说。不过我觉得应该有不少人猜到他和你沾点亲眷关系。次去你家吃饭,三爷抱着大宝贝站在院子里和村里人聊天,姿势娴熟得嘞。”

  能不娴熟嘛。只要三胞胎醒着,萧三爷就喜欢抱着他们到处走,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他们姥爷似的。

  萧三爷站在外面听了一小会儿壁角,清清嗓子走进来。一进门就收获无数颗崇拜的眼神,脸色松缓不少。

  若论对军营的热爱,家中兄长没一个及得他。可偏偏,他是三兄弟里最早退出军营的。虽说是自愿,可到底有着遗憾。

  他面死鸭子嘴硬,心里却门清老爷子之所以百般怂恿他来给一群年轻战士讲课,无非是希望他从满腹遗憾里走出来,以教导员的身份。不说重新投入军营吧,但起码能给突然中断的军旅生涯画个圆满的句号。

  这一刻,他想通了,心随之豁然开朗,连带着嘴角也微微扬。

  建营第一堂政思课,不仅唤醒萧三爷沉睡的梦想,更是激励了队员们本就热血澎湃的心。

  “人在苦中练、刀在石磨。”

  “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

  “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

  “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我们是陆地猛虎、海蛟龙、空中雄鹰!!!”

  “鹰”字破空,回荡谷底。

  仿佛震慑住了深林中潜伏的猛兽、山谷间欢唱的鸟雀,刹那间一片静谧。

  直到萧三爷宣布下课,学员们唰行军礼致敬,山谷里的鸟雀才又叽叽喳喳恢复先前的热闹。

  “吭哧吭哧”

  院子里传来奇怪的动静。

  “什么声音?”

  最先走出教室门的队员下意识地抬头。

  “卧槽!野猪!!!”

  “什么什么?野猪跑咱们这来了?”

  队员们纷纷涌前。

  语气里不仅没有村民们遇野猪时的惊恐,反而还多了几分雀跃的兴奋。

  野猪啊,送门的野猪。这么多人呢,还怕打不过一头?

  “走!关门打猪去!”孟柏林摘掉帽子,甩了甩刘海,“我记得隔壁屋子就有铁耙、铁锨。”那是建宿舍的时候松土用的。

  “老孟!”

  本欲冲出去围猎野猪的队友脚步一滞。

  “奶奶个熊!”孟柏林也看到了,头皮一阵发麻。

  “咋会有这么多野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