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54章 幻影草and中邪
  方才她正要上桥,澳门赌博网站:头上飘下一片草叶子,顺手一撩,把叶子揉成团扔进了河里。

  没成想,眼前一晃,好似有道影子张开一面网似要捕她。

  舒彩云慌忙后退,面前的影子骤然缩小,变成了一只猩红色的甲壳虫,冲她脚脖子咬了一口,疼得她差点掉河里去。

  抬脚想把虫子灭了,可那该死的虫子仿佛浑身上下长满眼睛似的,她踩东、它躲西,她踩西、它躲东,不知不觉把岸边人家开垦的自留地踩得一塌糊涂。

  开年后撒下的白菜种子才刚长成秧苗,几脚下去,就被踩了个稀巴碎。

  小金隐在暗处,冷凝的蛇眼懒懒地眯着,朝天吐了吐蛇信。

  这个女的它认识,曾经伙同舒家老太婆欺负过盈芳,完了还冒充盈芳占萧家人的便宜,要不是无意当中被拆穿,兴许这会儿还在海城市里滋润地享受工人阶级的好待遇呢。

  金橘百无聊赖地趴在一盆岸边人家的洗衣台上,翻着白眼吐槽:既然这么讨厌,干啥不飞上去咬一口,直接送人去见阎王,一了百了多干脆。

  金大王鄙夷地瞥它一眼:果然是蠢猫!一点不了解人类的思想。这个村的人对“蛇”的存在已成惊弓之鸟了,掉河里淹死都比被咬死更容易让人接受。再说,今天是三胞胎办满月的喜日子,见血多不吉利。

  喵大爷炸毛:特喵的!死蛇!别以为你道行比我高,就能肆意骂本大爷了,大爷要豁出去和你干一架,谁输谁赢还是未知数呢!还有,方才那株幻影草还是本大爷摘来的呢,跑遍整座雁栖山脉才找到这么小一株,还没捂热呢就被你用掉了一片叶子,有本事还给本大爷!

  金大王蛇目幽幽地转回头。好吧,看在幻影草的份上,暂且不和这只蠢猫斗了。

  一猫一蛇一明一暗地藏身于岸边人家门前,像看傻子似地看舒彩云尖叫着胡乱蹦。

  燕子领着二狗子一帮孩子跑来看究竟的时候,舒彩云已经把岸前一长溜自留地踩得没眼看了。大致数了数,好家伙,起码得罪了四五户人家。

  “燕子姐姐,宝贵他姐是不是疯了啊?怎么老在地上踩,白菜秧子都被她踩烂了。幸好不是我家的,要不然我娘指定发狂。”

  “我娘也是。”

  “我娘也是。”

  “我奶说不定会拿着笤帚追杀踩烂菜地的人。”

  “……”

  舒宝贵吓抖抖地从弄堂口探出头:“狗、狗子哥,俺姐她是不是中邪了啊?俺要回去告诉阿奶。”

  说完,拔腿往家跑。

  二狗子几个也撒丫子跑去找大人通风报信。

  “宝贵他姐把岸前的菜地踩烂了”

  免得大人以为是他们小孩子踩的。这种冤枉官司打死都不吃。

  舒彩云蹦了一阵,直到一阵冷风袭来,灌进她棉袄领子,冻得她一哆嗦,人随之清醒不少。

  低头一看,咦,咋跑岸边来了?棉鞋蹭了好多泥,脏得她直跺脚。

  “死丫头!谁让你踩我家菜地的!”

  “我家小白菜才冒出头,精心伺候都来不及,居然被你踩得稀巴烂。今儿不揍你一顿,老娘不姓夏!”

  这时,桥头呼啦啦涌上来一拨人,正是岸边一长溜菜地的主人家。在盈芳家吃了满月酒、红光满面坐一起唠闲嗑,忽听二狗子几个孩子跑来说自家门前的菜地被祸了,气不打一处来。

  捋高袖子快步走到自留地一看罪魁祸首原来是老舒家的小孙囡,更没好气了。不是说生病了吗?还从牛棚搬到了家里,既然病着,咋还出来瞎转悠?别不是装的吧?看她踩踏白菜秧子那凶悍劲,哪像个干不了活的病人?

  这么一来,社员们不依了,拉来书记、社长要他们评理。

  一是菜地被无端祸祸,老舒家必须得赔偿;二是舒彩云的病既然好了,为啥不关回牛棚拉粪桶?装病逃避责罚,这是和革命精神对着干哪!

  脑袋还有些混混沌沌的舒彩云,顿时被批斗得抬不起头。

  被小孙子拉来的舒老太,一听赔偿要他们家来出,歇斯底里地哭嚎开了。

  这个时节,家家户户都缺新鲜菜蔬,哪有多余的青菜、白菜赔人家?可让她掏钱又不甘心,本就积了一肚子火的老太太,挥起手里的笤帚,如数将怒火发泄到了罪魁祸首舒彩云头上。

  舒彩云哪是肯站着挨打的人,老太太又打那么狠,她尖叫着反抗,甚至夺过老太太手里的笤帚,反手打了回去:“打死你!打死你个老不死的!让你天天骂俺……打死了一了百了……”

  “快去抓住她,再打下去容易出事。”

  书记来到桥上,看到这一幕,忙叫岸边的人劝架。

  然而打上瘾的舒彩云哪肯收手,笤帚被劝架的人夺走后,伸手朝老太太猛力一推,“噗通”一声,老太太被推进了河里。

  河中央的薄冰应声碎裂。舒老太一下沉到了河底。

  岸边围观的村民傻眼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阿九你火气好,脱了棉袄下去把人救上来先。”书记沉着冷静地吩咐。

  向九迅速脱掉既不舍得泡水、也怕浸了水成累赘的棉袄、棉裤、棉鞋,扑通一声跃进冰冷刺骨的水面,其他壮年汉子纷纷下到河埠头,伸着竹竿就等向九把人捞上来,好助他一臂之力。

  不一会儿,人是捞上来了,可许是掉水里的时候,脑袋撞上了河底的暗石,鼓起好大一个包,没流血,但人一直昏迷着没醒。

  老张大夫给人做了急救,对闻讯赶来的舒建强说:“建强,我看还是送县医院保险。”

  舒建强沉着脸把老太太抱上板车,车上铺了厚厚的被子,推着人去码头坐船。

  老舒家就他一个男丁,这时候人丁单薄的缺陷就体现出来了。

  兄弟姐妹多的,有点什么事一呼百应,人丁单薄的就只能默默扛了。

  村民们念着建军的好,主动站出来帮忙。

  舒建强这时候深刻地意识到,他和大哥的差距有多大。这种体会让人鼻子发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