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53章 不仅难生,澳门赌博网站:还难养
  舒老太一路骂骂咧咧地回到家,掸着滚地上时沾到的尘土,尖着嗓门骂起她眼里的罪魁祸首:“彩云你个贱蹄子!病好了就给俺滚回牛棚去!”

  “阿奶,你不是说给俺拿好吃的去了吗?好吃的咧?”

  听到舒老太的大嗓门,舒宝贵玩得一身泥地从屋后跑出来,拽着舒老太的衣袖讨吃的。

  搁平时,舒老太早就一口一个“乖孙子”地把人抱起来哄了,今儿实在被气得不轻,加上去之前思忖好的主意一个都没得逞一没抢回房子、二没讨到肉菜,心情差的要死,对孙子自然也没了往日的耐性。

  没好气地推开孙子:“吃吃吃,成天就知道吃。俺们家都快被你们两姐弟掏空了。”

  末了继续朝屋里喊:“舒彩云你个败家货!还不给俺死出来!见天地躲屋里,当自个是千金小姐啊!还不快滚回牛棚去!老娘不伺候了!”

  舒彩云好不容易从牛棚放出来,哪肯再回去,躺床上翻了个身,理也不理窗外吼得起劲的舒老太。

  她心里门清,老太婆害怕她身上的红疹会传染,一次都没踏进过房间。

  至于吃的,她爹下工回来会弄给她吃,没吃饱就趁晚上大家都睡着后,偷摸去藏口粮的地方顺几个红薯生啃。

  这些红薯要藏到青黄不接时才吃,因此舒老太还没发现。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舒彩云又翻了个身,盯着颓旧的房梁思对策。

  窗外,舒老太从小孙囡骂到了大孙囡:“……一个个全是白眼狼……难怪省城待不长,肯定得罪了什么人,一年不到就被撵回乡下来了……要不然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还赶着回来?……以为拉出个老大姓舒,就能霸占俺们老舒家的房子了?呸!迟早让你们倒霉!……”

  舒彩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趴到窗户前捅破窗户纸,朝院子里喊:“奶!你说大堂姐回来了?那她亲生爹妈有跟着一起来吗?”

  “怎么没有!”不提还好,一提到萧家人,舒老太更没好气,“人家大方着咧,头胎生了三胞胎,今儿大办满月酒,鸡鸭鱼肉、一样不缺,去的人还有红鸡蛋分……话说回来,你喊她那么亲热干啥?她根本不认俺们一家。你喊得再大声,她也不会来请你上桌。瞧瞧你这身病,出去被人打死了别喊冤……”

  舒彩云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想着怎么说也是堂姐妹,哪来那么多隔夜仇。只要大堂姐肯原谅自己,然后替自己在书记面前讲几句好话,还用关牛棚吗?

  再从她奶口里听说,今儿向家办满月酒,鸡鸭鱼肉随便吃,口水吞咽得快发大水了。

  麻利地从柜子里翻出一件相比还算新的棉袄,就是短了点,这两年她抽条了,往年的衣服穿着吊手吊脚的,本想换下,转念一想:这才显得自己可怜嘛。到时再掉几滴猫尿,说不定会送她一身新棉袄。

  换上短一截的棉服、随便梳了几下辫子,舒彩云一溜烟地跑出家门。

  舒老太这会儿正好在柴房扒拉柴禾,倒是舒宝贵瞧见了,贼头贼脑地跟了上去。

  此时,盈芳家客人们都到齐了,六桌坐满还有多,和盈芳交情好的姑娘、媳妇们,主动说下桌再坐,陪盈芳到房里照看三胞胎。

  昨儿向二婶又帮他们借来一只摇篮,三只摇篮并排摆在床前空地上,离床踏仅一步之遥,晚间醒来喂奶、换尿布什么的挺方便。

  不过摇篮只是过度一下,等娃们能爬能坐,摇篮就不够睡了,而且不是那么安全。万一娃醒了没叫大人、自己爬起来了,摇篮一晃,从上面掉下来咋整?

  所以向刚未雨绸缪地一回老家就托人打床去了。准备打三张既能独立成小床、又能拼接成大床的简易棕绷床。

  届时,靠墙放一溜,三个娃排排躺,估摸着能用到上小学。

  七八岁就得男女分床睡了。到那时,相信自家已经把西边的厢房盖起来了,隔成小两间,给三个娃当睡房。

  原本羡慕盈芳一胎得三娃的小媳妇们,听她这么一规划,那股子羡慕劲消退不少。

  是啊,一下添三个娃,很多东西都得备三份:

  小时候主要管吃的穿的。衣服鞋袜被铺什么的,要么不添,一添就得添三套,要不然会怪你偏心。

  大起来要分床、分房。家里条件好、住房宽裕的还好些,那些兄弟三四个、姐妹六七个挤一窝的,哪有那么多地儿给娃腾地方安床啊。

  这么一想,还是一胎一胎生的好,老大穿剩下的老二穿,老二穿剩下的老三穿;老大用剩下的老二用;老二用剩下的老三用……

  “看来三胞胎不仅难生,还难养。”

  “盈芳福气好,刚子一个人的收入就够养她们娘四个了。看来投胎也看家境的,咱们几家咋不见生个三胞胎出来?偏盈芳头一胎就怀了三个,一准晓得她家有能力养。”

  大伙儿不由被冯美芹的“投胎论”逗笑了。

  盈芳递了一块香糕给她:“别尽说我,你呢?打算啥时要孩子?”

  冯美芹红了脸,扭捏着道:“生孩子哪是我决定的,他不来我有什么办法。”

  盈芳这才想起,村里妇女几乎都不做避孕措施,啥时怀上啥时生,尤其是新媳妇,恨不得一进婆家门就怀上个大胖小子,证明她福气好。

  这么一想,伸手给美芹把了个脉。

  “怎样?我身体没问题吧?”美芹紧张兮兮地问。

  盈芳凝神辨了辨脉象,温婉一笑:“放心,壮得像头牛。”

  “那为什么怀不上?”冯美芹脱口问。

  问完了觉得害羞,脸红得能和金毛那红屁股相媲美。

  看得其他小媳妇捂嘴偷笑。

  盈芳也忍不住笑:“你结婚才几个月?急啥!想我头一胎不也是过了半年才怀上。”

  “就是啊美芹,你满打满算三个月都还没到咧,这么着急干啥?你婆家催你啦?”小媳妇们七嘴八舌问。

  “那倒没有,是我自己着急,万一、万一不会生怎么办?”美芹姑娘害羞又郁闷地对对手指。

  “不会的。”盈芳握着她手宽慰,“怀孕有时也靠契机。你看我和刚子哥不也等了半年才怀上?你要还不相信,赶明让我师傅给你瞧瞧,熬点助孕的草药……”

  “哎呀别说啦别说啦!”冯美芹羞得脸红耳臊,头低得快埋到摇篮里了。

  大伙儿善意哄笑:

  “嫁人不到三个月就着急没怀上的是谁呀?”

  “羞什么呀!都是女人,而且咱们当中,数你最嫩。”

  正说着,燕子掀开门帘给她们送点心来,顺口问:“什么最嫩?”

  几个小媳妇一愣,随即爆笑:“瞧瞧,这才最嫩的。”

  燕子被笑得一脸懵逼。

  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一准在讲男女间那点事儿,羞得跺跺脚,撩起门帘落跑。

  “哈哈哈哈……”

  屋里人还在笑,燕子羞窘地拍了拍发烫的脸,没好意思去灶房,索性跑去门口吹吹风冷静冷静。

  “救、救命啊”

  “踩死你!踩死你个小畜生!”

  咦?谁在喊救命?

  谁又在踩什么东西?

  燕子揉揉耳朵,不是幻听,确实有人在喊救命。

  听呼救声似乎是从桥头传来的。

  “燕子姐姐,你在这干啥?”二狗子几个抓着鸡肉啃着,满嘴油地下桌玩,听燕子一说有人喊救命,都跟了出来。

  舒彩云抱着头,狼狈地东躲西藏,嘴里哆嗦着喊着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