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52章 作死!
  李苍竹低头看看被无视的一满车东西,澳门赌博网站:风中凌乱。

  你们好歹帮忙把车推回去啊,宝宝力气不够大。

  燕子没追上向九,气喘吁吁地回来帮他推车:“快!咱们也快去!不能让老虔婆得逞了。”

  结果车子载货太多、太沉,燕子一个姑娘家没这么大力气,两人站在桥头大眼瞪小眼。

  末了还是向二叔扛着一张圆台面过来,才帮忙把板车推回去。

  向家院子里,舒老太面对这么多张义愤填膺的面孔,以及大步朝她走来、大有一副要和她好好叨叨的架势的大孙囡,忽然有点发怂,混沌的眼珠骨碌一转,两手一扯头发,往院子中央的石板上一坐,先下手为强地撒泼起来:

  “俺苦命的建军啊!娘对不起你啊!你千辛万苦拉扯大一捡来的赔钱货,到头来是个白眼狼啊!要是儿子也就算了,一笔写不出两个舒字。可一个赔钱货,而且还嫁出去了,还死死霸着你留下的房子不让。俺和你弟却只能可怜巴巴地窝老宅,这是想把俺们老舒家的财产霸成她向家的啊,俺可怜的儿”

  盈芳看到这阵仗,早就见怪不怪,只是好想翻白眼。骂来骂去那几句,就不能有点新意?

  舒老太见盈芳没吱声,以为把她震住了,心下暗喜,扯高嗓门继续嚎:“你们给俺评评理啊!俺们家又不是绝户,凭啥好好的屋子给个赔钱货?赔钱货生的娃,又不跟俺们舒家一个姓。倒是俺们宝贵长大了,会记得他大伯的。”

  她这次着实被小孙囡的满身红疹吓坏了。

  听说会传染,真恨不得把那小贱蹄子扔出家活埋。可儿子死活不肯,非说治愈了。

  老太太哪肯信啊,治愈了怎么脸上还坑坑洼洼的?会不会春风吹又生地复发啊?

  生怕受小孙囡连累的舒老太,一边见天地骂舒彩云,骂她怎么不去死啊,得了这么个怪病,天天躺床上混吃等死,倒不如死了干净;一边挖空心思地想把老大家那屋子拿回来。

  老屋实在太挤了。舒彩云得病后不仅独占一个屋、还独占一口锅、一个盆、一副碗筷……但凡她碰过的东西,舒老太都不敢再碰。一旦碰了舒彩云用过的东西,就毛骨悚然,生怕隔天就发红疹。

  除了担心她自个,还担心宝贝孙子。宝贵的身体一向弱,要是被传染了出点啥事,那舒家真要绝后了。

  这么一想,更加打定主意要把老大那屋子抢回来。

  哼!一个捡来的赔钱货,也配霸占她儿的屋!

  至于曾经在屋里见到的蛇,老太太给自动屏蔽了。觉得都过去那么久了,再者赔钱货不是把人安排到那屋住了吗,有蛇的话还不吓死啊。至今都没听说有蛇咬人的事发生,可见早就游走了。

  盈芳环臂抱胸,冷眼看舒老太作天作地。

  她让二狗子找书记报信去了,在书记没来之前,实在提不起兴致和不讲道理的人吵架。反而是旁人听不下去,七嘴八舌地吐槽:

  “我说建军娘,你好歹弄弄灵清再来哭啊。我咋听说盈芳家那大娃姓舒?将来要给建军俩口子扫墓的。”

  “我也听说了,盈芳三个娃,大娃姓舒,特意给建军家留后的。这么好的闺女,哪怕是捡来的又怎样?我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就是就是……”

  “……”

  在场的没有一个不是人精。

  一则舒老太的人缘实在不咋地,打从舒家搬来金山坳这些年,除舒老头和舒建军俩口子在世时,和乡里乡亲还算有些交情,这几年,都快把人得罪遍了。谁会站出来帮她说话?

  其次,上门来贺喜、吃满月酒,脑子被驴踢了才不帮主家帮欺负上门的舒老太。

  因此,场面可以说是一边倒。

  舒老太一看情况不对,咋都不按牌理出牌啊?一时有点傻眼。

  向刚、萧三爷和书记、社长前后脚进来了。

  “你怎么出来了?没事吧?”向刚见媳妇儿也在院子里,上前拉过她,上上下下打量。

  “没事。我出来到现在,她一直坐地上嚎。”盈芳指指还在哭天抢地的舒老太。

  向刚这才听清老太婆的指控,脸一黑,欲要上前理论,被同样黑脸的萧三爷拉住了。

  “和这种人有啥好说的!直接扔出去!小刘!”

  “有!”

  夏老派来给他们送口信的警卫员小刘出列。

  “帮忙把我那柄特制的大火钳拿来,你力气大,把这嘴角不干净的东西叉出去!然后烧盆火搁院门口,咱们每个人都跨一下,免得好好的喜日子被什么脏东西祸害了。”

  “是!我这就去。”小刘憋着笑,转身进屋找火钳、火盆。

  舒老太气了个倒仰。

  一边恼羞成怒,一边又担心不会真要叉她出去吧?干脆眼白一翻,装晕了。

  萧三爷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真晕我都有办法治,别说只是装晕。

  “小刘啊,顺便再提桶冰水过来。我看有些人脑袋被浆糊捣住了,得泼桶冰水清醒清醒。哦,这大冬天的,冰水一泼冻伤风了咋整?让福嫂腾出锅子烧桶热水,沸腾的那种,冰水泼完了赶紧拿热水浇,这样就不会冻着了……”

  舒老太的眼皮子抖了三下,憋着气愣是没动。

  “水来了!”小刘极配合地拎着一桶冷水大步流星从后院过来。这水不是井里打的,也不是河里舀的,而是天落水再加背阴处挖的冰碴子,称冰水毫无疑义。

  “妈呀”这下,舒老太憋不住了,吓得一个哆嗦,哪里还敢留在这装晕,连滚带爬地逃出向家院子。

  “哈哈哈哈哈”

  大伙儿一阵哄笑。

  萧三爷心下冷笑:跟老子斗,再修炼个百八十年吧!老子从不承认不和女人斗那就是善茬。

  随即朝大伙儿拱拱手:“让各位乡亲父老看笑话了。我这人一向恩怨分明,待我闺女、女婿好的,我会十倍、百倍回报;待他们不好的,有本事别让我撞上,撞上了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我闺女的命是建军兄弟救下的,这份恩情我萧延武永世不会忘记。我闺女、女婿也都是感恩的人,愿意把他们头一个降临人世的孩子取名姓舒,将来继承舒家烟火!”

  “好!”不知谁带头高亢地喝了一声彩,大伙儿都热情地鼓掌报以支持。

  书记和社长互看一眼。委实没想到,盈芳俩口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长子随女方姓。

  这在他们看来,是匪夷所思、倍感震惊的事。

  子孙后代男丁多的人家,随女方姓的不是没有,但一般都是老二、老三,甚至排序更靠后的儿子。

  长子那是要顶门立户的,意义非同一般。

  “刚子俩口子牺牲大了。”书记喟叹。

  “可不是。”社长也有感而发,“建军福气不错,收养的闺女,寻着了身生父母,还这般记挂他……长子随女方姓,我连想都不敢想。”

  “那也是刚子大气。他要不同意,盈芳丫头纵然有那份心,怕是也没那份力。”

  “……”

  大伙儿围着“三胞胎老大姓舒不姓向”的论点,叽里呱啦说开了。

  这么一来,萧三爷怼舒老太的影响,倒是降到了最低。

  甚至很大一部分人,纷纷朝萧三爷竖大拇指。

  嘴上不说,心里都夸他怼得好!

  就该这样狠狠怼,怼得那死老太婆今后再不敢冒头。

  盈芳的大儿子冠舒姓、从此算作舒建军俩口子的亲孙子这个消息,也像长了翅膀似的,转眼传遍了整个雁栖公社。以后谁也不能再说建军家绝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