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44章 虚荣
  “想啥呢?魂不守舍的。”

  门外进来的人,从她手里抓了把瓜子,打断她的天马行空。

  “哎哟,是继红嫂子啊,今儿怎么有空过来?饭吃了吗?”看清来人,服务员热情地招呼。

  刘继红不客气地挑了张擦得还算干净的桌子坐了下来:“没吃才上你这儿啊,给我来碗桃花面吧,饭票一会儿给你。”

  “跟我客气啥啊,这顿我请,难得上我这儿玩。”服务员说着,往后厨吆喝了一声,“一碗桃花面!”

  “那怎么好意思。”刘继红嘴上如是说,手里抓着瓜子利索地嗑着,完全没有要掏腰包付钱的自觉。

  服务员心里瞧不起她,可谁让人丈夫是县革委委员,掌管着自家男人的生杀大权呢。只得自认倒霉地掏了面钱。

  “嫂子你来得不巧,早一步就能碰到主任和刘委员了。”服务员心里吐槽,手脚却殷勤地拿抹布擦了擦桌,递上筷和勺。

  “他们也来这吃饭?”刘继红顺口问。

  “不是,是来招待客人的。你不知道啊,今儿来了一拨外地人,好几个穿军装的,主任把他们送去街口那大宅子了。”服务员巴拉巴拉说起八卦。

  刘继红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也许是上头派人来咱们县视察的,招待所环境太差,把人安排到那住很正常啊。”

  话说回来,刘继红是真羡慕那大宅子啊。

  年前她去街心公园排队放米炮,路过那高墙大院,透过门缝往里瞅了眼,乖乖!简直比街心公园还漂亮,古代高门大户的府邸也就这样了吧。

  要是能搬到那里住,这辈子没遗憾了。

  不过只能放在心里想想,和自己男人都不敢说。她男人事业心重,为了晋升、受表彰,家里被他拘得快没言论自由了。就怕家里人拖他后腿。

  夫妻俩床头亲热时,不留神说几句抱怨话,都要被他训斥一通。倘若被他知道自己还肖想政府手里的好房子,天晓得会怎样待她。

  当初要不是和赵茹那小贱人别苗头,又看他是县革委的,嫁了他,能调到县里工厂上班,打死她都不嫁这样的男人。过个日子一板一眼的,简直快疯了。

  想到这里,刘继红吃着最喜欢的桃花面都觉得索然无味。

  “不吃了!”

  她“啪”地扔掉筷子,起身说了句“走了”,人已出饭店。

  服务员愣了一下,低头看桌上才扒了几口的桃花面,肉痛得心一抽一抽的:有病啊!一会儿吃一会儿不吃的,敢情掏的不是你自个的钱不心疼!

  那厢,刘继红刚出饭店门,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薄呢大衣。这衣服比穿了三年的旧棉袄都冷,可就是舍不得脱下。

  谁让这是新衣服呢,厚呢子大衣买不起,买件薄的应应景。要不然,厂里那帮碎嘴婆,还不逮着机会冷嘲热讽啊。说什么新婚头一年连件新衣裳都不添置。

  说来气人,她男人的工资在宁和县来说不算低了,比起地里刨食的不知道宽裕多少倍。吃着国家米饭平时还有各种票可以领,照理生活应该过得很顺遂。

  可气就气在家里还是婆婆当家、捏着经济大权。不止她男人的收入一分不少地要上交,连她挣的那点工资,都得掏一半出去。每个月留给她五块钱还骂她败家娘们儿。遇到谁家办喜事需要他们家添喜钱,说上说下到最后让她出钱包纸包。特么简直就是只铁公鸡、不,铁母鸡!典型的只进不出。

  腹诽得正欢,迎面碰到认了门正要往码头赶的盈芳一行人,不禁诧异:舒盈芳怎么来了?手里抱着的娃应该就是她孩子吧。瞧着是个女娃,莫非生了个女儿不讨丈夫喜欢,一气之下跑回娘家来了?

  这么想着,无视其他人存在的刘继红,裹紧大衣,抬着下巴趾高气昂地往前迈了几步,快要和盈芳迎面碰时,佯装意外地说:“呀!这不是小舒吗?你不是在省城吗?咋这个时候回老家?不年不节的,是有什么事吗?”

  见盈芳抬头望过来、面露诧色,刘继红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怎么?不认识我了?我刘继红呀,海城人,之前下乡时,户口靠在你们公社的。现在不在那了,县里看在我爱人的面子上,把我调到了钆棉厂。哦,你应该还不知道我结婚了吧?我结婚好几个月了,我爱人县革委的,离这儿不远,趁还没到上班时间,我带你去认识认识?”

  “不用了,我赶下一班船。”盈芳神色淡淡地回道。

  她不是没认出刘继红来,而是特别意外——一个曾经害过她、彼此从来没缓解过、也没准备缓解僵硬关系的死对头,突然间拉着你喋喋不休话家常,这画风,端的叫不正常。

  听盈芳拒绝,刘继红心里松了口气。要真领着舒盈芳去县革委,那才糟呢。男人警告过她,别领着不相干的人去工作单位找他。

  于是顺着盈芳的话往下说:“哦,要赶船回公社啊?那不留你了。以后来县城,可以上轧棉厂找我玩,票不够,也可以来找我换。”

  看到路过的居民投来的各种羡慕眼神,澳门赌博网站:刘继红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横竖舒盈芳不会找她换票或是求帮忙什么的,乐的当好人。

  盈芳被刘继红拉着说话的时候,走在前头的老爷子一行人以为她遇到了老乡,边说着话边停下来等她,完了才继续往前走。

  “继红嫂子,你认识这拨人啊?”服务员不知何时来到刘继红身后,嗑着瓜子羡慕嫉妒地术后,“我可真羡慕你,连这样的大人物都认识。”

  “什么大人物?”刘继红还停留在路人投来的羡慕眼神不可自拔,闻言,愣了愣。

  “就我刚才说的那几个北方口音啊,能被主任鞍前马后招待的还不是大人物啊!”服务员奇怪地瞥她一眼。

  刘继红:“……”

  她完全没看到,光注意舒盈芳、一心想从气焰上打击她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