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42章 华夏第一支特种兵雏形
  陈平懊恼地想撞墙。

  然而让他更想撞墙的事还在后头。

  等向刚正式调离七一三,又下来了几份红头文件,这次是关于秦益阳、孟柏林、潘新苗、王小虎等四名同志岗位调动的通知函。

  陈平看完简直要吐血。

  潘新苗、王小虎也就罢了,毕竟一个是从炊事员选到通讯连不久的新兵,一个则是军属大院站岗的卫兵。这样的人,抽走就抽走呗,有的是新鲜血液注入。

  可秦益阳、孟柏林怎么回事?这两人可是七一三的台柱,履历虽没有向刚漂亮,却也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

  调走向刚一个不够,还把另两个原打算重点培养的苗子也一并给挖走了,这是要亡他七一三吧?

  呸呸呸!

  七一三怎么会亡呢!怎么说也是正儿八经的在编部队,不可能撤的。既如此,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从他这里抽调人员?且抽走的不是精英就是潜力股,特么耍他玩呢!

  陈平想了几宿都没想明白,被上头点到名的几位同志,则已包袱款款地找向刚报到去了。

  因家庭关系选择留在七一三奋斗的林大兵和吴奎,请了个假送他们上火车,临别前捶捶秦益阳和孟柏林:“你俩跟着刚子好好干,没准哪天咱们会在哪个演习场碰到。”

  秦益阳嘴角噙着笑,眼神却异常坚定:“放心吧,路是我们俩自己选的,不好好干都对不起我们自己。”

  孟柏林也说:“就是,路是自己选的,好赖都要坚持到底。不过说真的,我相信刚子,倒不是说留在七一三不好,可和刚子搭档,我做什么都特别安心。老大,本来你和铁头一起来该多好。咱们五个强强联手、大杀四方。”

  吴奎和林大兵对看一眼,皆是无奈苦笑。

  家里得知他们的想法,第一反应是为啥要舍弃正规部队、去劳什子山里建设基地?好不容易升营长,才享受几个月的正营级干部待遇,就要从头来过?同意调岗的人是不是傻?

  二话不说来信劝止,还说要是真正在乎家人的看法,那就留在七一三。凭他们的实力,熬上三五年,很可能就是团级干部了。去了山旮旯,谁晓得会怎么样。

  炮轰似地来了无数封信,澳门赌博网站:就差从老家赶来面当面劝了。

  吴奎和林大兵都是家中长子,一直以来都很遵从父母的意见,家里既不支持,他们也只好歇了这个想法。

  秦益阳和孟柏林也去信探了家人的口风,不过他们两个都是家中幺子,虽然结婚了,也有了孩子,但媳妇比较明事理,来信说只要是正道、只要于国有利就行,具体选哪条路她们不是很懂,自己拿主意即可。

  这话说到了两人心坎上,深思熟虑之后,决定放手一搏——跟着向刚去宁和建设新基地。

  此时的两人,浑然不知这样一个决定,让他们的大名载入了史册——

  若干年后,华夏第一支特种兵部队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姿态傲世雄起,无数热血男儿争先恐后想要挤进这支队伍。却不知建设初期,这支队伍曾遭受过世人无尽的白眼和鄙夷。

  那是后话了。

  眼下,秦益阳四人,与前来送行的吴奎和林大兵一一握手告辞,转身跳上驶往宁和的列车。

  向刚携家眷早已先他们一步回宁和老家。

  一来是宝宝们的满月酒要准备;其次,夏老接来了南阳山的老教授。老教授面上还是“戴罪之身”,跟着他们坐火车不方便,索性多派了两部车,亲自送他们去宁和。

  想着搬家行李多,单光三个宝贝蛋就需要三双手全程不落地抱着,另外还有摇篮等大件;盈芳又才出月子,天没回暖,不宜吹风,挤火车确实不方便。

  于是,一行人分别坐上夏老派来的两部吉普、一部小型的厢式卡车,连人带行李满满当当的走公路回宁和。

  有了厢式卡车,盈芳小俩口干脆把自己添置的家具、椅子等琐碎家什都搬来了。

  向刚离开了七一三,分给他的家属房理论上也被收回去了。将来还会不会回霞山尚是个未知数,不带走留着干啥呢。都是精挑细选花钱、花票、托人情买的,连走廊上那口水缸都被男人舀干净水扛下来搬上卡车。缸里放米面口粮,倒是没浪费空间。

  萧家退掉了借住的农家院,自己添置的那部分物品,能带的也全都带上了。不方便带的送给了李双英和王玉香。

  老金几只小动物,在行李放好后,鱼贯跳上车厢,乖乖地排排坐。

  即便是最停不下来的金毛,这会儿也乖得很。

  盖因向刚警告过它:要是不乖、在车上东攀西爬,一旦滚下车,他们是不会停下来等它的。到时追不上车,它就成一只无家可归的野猴子了。

  金毛习惯了和盈芳一家热热闹闹的合居生活,才不愿回归以前孤零零的日子。更重要的是,舍不下美味的麦乳精。这不除了眼珠子上下转圈,愣是克制自己没乱动。

  该庆幸省城至宁和县通了铁路,公路相对比较空敞。尽管有些路段坑坑洼洼的不怎么好走,但中途没什么停顿,除了简短的下车透气兼方便,几乎一路都在行驶。因此抵达宁和时,比列车到站还要早。

  “哦哟!总算到了,坐得我骨头都酥了。”

  车子到码头前刚挺稳,姜心柔捶着腰呼了一口气。抱着孩子都没法调整坐姿,这么一路下来,真够受罪的。

  “等下还要坐船,到家就好了。”盈芳一手抱着娃,一手帮她娘揉腰。

  “行了,我就说说。你自己也累了,不用管我。等下了车走动走动就好了。倒是福嫂,还难受不?要不要再含一口薄荷膏?”姜心柔换了个手抱孩子,转头问身侧的福嫂。

  男人么还好,三位老爷子平时坐车的频率不低,年轻的身体素质好,因此没人晕车。

  三个宝贝蛋也挺好,坐车上抖抖抖的,就像躺在摇篮里,除了中途喂了一顿,几乎睡了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