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38章 那也是爷女婿!
  正月初一拜年忙。

  萧家来霞山镇的时间尽管不长,但架不住老爷子身份重——开国元勋之一,退下来的年数也不是很多,因此哪怕不在京里了,记得他的高级干部仍不在少数。

  关系亲厚的,从夏老那打听到萧老爷子的住处,腊月前就邮来了丰厚的年礼。距离近的,初一这天还驱车登门拜年;路途远的则拍封电报贺新春。

  饶是如此,前前后后也迎来了五六波人马。

  霞山镇的居民见状,纷纷怀疑是不是有领导干部下乡视察,怎么动不动就有小轿车滴滴叭叭地开进来?

  幸亏年前那阵子,通往市区的道路铺上了柏油,不再是先前坑坑洼洼的黄泥路和石子路了。要不然这些领导干部不得被颠得晕头转向啊。

  送走最后一拨拜年的客人,萧家老二萧致文携妻儿孙子赶到了。

  看到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的萧大,萧致文含笑点点头:“老大看上去过得不错。”

  “是不错,澳门赌博网站:乖囡开了个药膳方子,天天茯苓粥、石蛙煲地伺候,要还是那副蔫头耷脑样,早把他撵京都去了。”萧三爷说起萧大,一脸嫌弃。

  萧二拍拍他肩:“小三,我知道你嘴硬心软。”

  “谁心软啊,老子说真的。”萧三爷脖子一梗,粗声粗气地道。

  “行了吧,二哥二嫂难得过来,你使什么性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过不多久,我看外孙、外孙女都赶上你了。”姜心柔横了他一眼。

  “对对,老三,你快带我们看看三个宝贝去。”萧二伯娘笑着催道,“那天接到弟妹的电话,可把我们欢喜的。早就想来看看乖囡和小宝贝们了,可你们也知道,老萧那位子,越近年关越抽不出空,紧赶慢赶地处理完手头的事,年三十中午上我妈那吃了顿团圆饭,就领着孩子们来了。一路上都在说你家的三胞胎,可把鼎华俩口子羡慕的。”

  “能不羡慕嘛!”方周珍笑着接下婆婆的话茬,“别说三胞胎,让我生个双胞胎都千恩万谢了。”

  “要谢也是谢我,俩口子之间,千恩万谢干什么!”萧鼎华凑过来挤挤眼,被方周珍嫌弃地一巴掌拍开。

  大伙儿愉悦大笑。

  随即,几个女人跟着姜心柔去月子房看盈芳和三胞胎。

  盈芳还是头一次见萧二伯娘,欲起身招呼,被萧二伯娘按住了。

  “坐着说话就好,女人坐月子不比得平时。何况都是自己人,没那么多讲究。原本敏姝也想来看你的,正月里的假都请好了,谁料廿九那天临时被叫去集合,说是有什么任务。只能让我代她向你问好。”

  说着,萧二伯娘把带来的礼物拿出来。有红糖、挂面、麦乳精,完了还有一个包装特殊的小纸包。

  “敏姝那孩子大大咧咧的,说不晓得女人坐月子送什么好,索性托人从东三省搞了半斤蛤蟆油过来。误打误撞的倒也应景。具体怎么吃你妈晓得的,回头让她教你。”

  姜心柔点点头:“让敏姝破费了。”

  蛤蟆油是个好东西。古代时还被誉为“八珍之首”,营养成分不亚于人参、燕窝。产后喝几天蛤蟆油煲的汤,一准下奶。

  以前家里也弄到过几两蛤蟆油,自己不舍得吃,都送了萧敏静。当时哪想到那根本就是一只喂不熟的白眼狼。

  “妈?你咋了?”盈芳见她娘脸色不好,蹙眉问,“是不是昨晚守岁没睡好?要不去躺会儿?”

  听闺女提及昨晚,姜心柔的脸不由红了,忙说:“哪有什么不舒服。是我衣服穿得多,这屋里不透风,闷得人难受,出去站会儿就好了。你们聊着,我去给你们煮点心,周珍喜欢吃什么?甜口的糖心蛋,还是咸口的粉丝年糕?”

  “别忙了,咱们聊几句就出去,中午饭我和你一起弄吧。这么多人呢。”萧二伯娘说道。

  干脆妯娌俩去了灶房,方周珍留这陪盈芳说话。

  “之前b超做出来是双胞胎,都兴奋的不行,没想到生下来是三胞胎。小婶给我打电话时,我都激动坏了。回家和鼎华一说,他也乐的不行。要不是年前事情多,真想当时就过来看你。”方周珍小声地说着,探头瞅了瞅熟睡中的三胞胎。

  “乍看像你,细看也有小向的影子。你们俩口子长得都好看,小家伙们大了一定很俊。”

  盈芳轻笑了一声,也凑过头看仨宝贝。

  不知是觉察到了大人们灼灼的目光,还是睡饱了,三个小家伙嘁嘁咔咔地相继醒来。

  “我来给他们换尿布吧,完了你给他们喂奶。”方周珍抱起老大,熟练地解开尿布兜,一边自我打趣,“还好还好,手法没生疏。”

  又问盈芳奶水够不够。

  盈芳低头看了眼自个的胸:“喂饱三个娃还是吃力了点,不过两个没问题。”

  “那奶粉还是得长期备着的,起码喂到六个月。再往后就能喂米糊、面疙瘩了。你放心,奶粉厂那边我打好招呼了,有这种瘪罐的都帮我留着。你放心大胆地喂他们喝吧,我会不定时的给你邮来。”

  “谢谢嫂子。”

  “一家人说什么谢。”

  ……

  外边堂屋,男人们围着炭盆坐着,烤着火唠家常。

  “小叔,听说家里还养了几只小动物?猫啊狗啊的不稀奇,怎么还养上猴子了?”萧鼎华四下看了看,除了窗台上懒懒打盹的喵大爷,其他小家伙没看到嘛。

  “年前下了一场大雪,雪深的地方没过了膝盖,在家关了几天,这不,今儿放晴,没等扫干净院子,就窜出去撒野了。”福嫂提着茶壶过来给他们倒水,顺嘴解释。

  萧三爷点点头:“那几只家伙,乖乖,机灵得不行。”

  掰着手指,列数了一串年前帮家里囤的山镇野果,末了说,“咋样?老二,羡慕不?你在京都还不及咱们这吃的好吧?”

  萧致文瞥他一眼:“你也是托了你女婿的福。”

  “那也是我女婿。”萧三爷嘚瑟地翘着二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