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37章 闺女都生娃了还秀恩爱
  “宝宝们这次睡着,澳门赌博网站:估计要等后半夜了,乖囡你赶紧睡一觉,明儿正月初一,万一谁上门给老爷子拜年,过来看看你和宝宝,精神不振的怎么行。”姜心柔柔声细语地劝道。

  向刚听丈母娘这么说,也不好继续腻在媳妇身边。

  正好丈人喊他打麻将。

  “小向快来,三缺一!”

  他和小李、萧大伯已经围着饭桌坐下了。

  桌底下燃着炭盆、脚边烧着炉子。

  炉上的水开了,噗噗冒着热气。

  左右两面墙上挂着的油灯盏的灯芯挑到了最亮。

  一切都显得那么暖烘烘,不做点什么,很容易打瞌睡的。

  正好,萧家老二年前给老爷子邮年礼,顺便邮了副麻将牌过来,大约也是想着除夕守岁,没事做可以摸两把,好赖能把年守完。

  门外北风萧萧,灯笼被吹得烈烈作响。

  门边的炭盆里,不知被谁扔了几个土豆进去,夹着几颗生花生,烤熟时花生壳发出啪啪的炸响声。

  老金趴在炭盆边取暖,眼睛半睁半眯,好似在打盹。

  小金牙吃饱喝足,钻到他爹的怀里,可性子还没那么沉稳,一忽儿竖起耳朵左顾右看,一忽儿盯着红彤彤的窗花,嗷呜两声。

  金毛丢了一坛宝贝酒,肉痛得无以复加。姜心柔心疼它,从老爷子的酒坛里匀了一碗给它,这才重又活了过来。喝完之后给大伙儿演了会儿杂耍,这个点想必累了,抱着向刚丢给它的靠枕,蜷在角落鼾声不断。

  金橘白天懒洋洋,到了晚上倒是精力旺盛。加上偷喝了金毛的酒,这不勇气可嘉地找金大王挑战。

  一猫一蛇窜出农家小院,奔至山脚大干了一架。

  当然,最终结果挑衅方以失败告终,喵大爷舔着伤口灰溜溜地钻回自己的专属窝。这下不敢瑟了,老老实实地趴在窗台上,兀自神伤。

  特喵的,不是说蛇怕冷、爱冬眠么?玉冠金蛟那家伙咋一点看不出来?喵了个咪的!本大爷不信,上辈子没打败过它,这辈子依然打不过它!玉冠金蛟你给本大爷等着!本大爷还会回来的!

  金大王投给它一记鄙夷的眼神,悄无声息地游回地道,盘起蛇身,闭目养神。

  家中的宝贝们安静地睡着,动物们也都进入了梦乡。

  打牌的几人先抱着红宝书念了一段语录,就辞旧迎新发表了一番积极进取的言论,随即拿出麻将牌开始砌长城。

  萧三爷在媳妇儿的耳提面命下,尽量放轻音量地洗着牌,嘴上叼着根竹子削的牙签,随意地聊道:“老二年前那封电报说,年初一要来给老头子拜年,不晓得明天会不会到。来的话我要好好夸夸他,今晚要没他寄来的这副牌,咱几个指定困死在火炉边。”

  “我记得这副牌还是爸亲手做的,你们小心点别搞丢了。黑灯瞎火的,弄丢一块,明儿爸起来,保不齐吹胡子瞪眼。”姜心柔提醒他们。

  “保证弄不丢!又不是小孩子,打个牌还能把牌打不见。”萧三爷嗤笑一声。麻利地砌好牌,朝媳妇儿勾勾手指头问,“乖囡睡下了?来!坐我边上,看咱俩口子怎么把他们几个杀得片甲不留!”

  “你一天不刺激我,就睡不着是不是?”萧大丢了个卫生眼过来,同时打出一个牌。

  闺女都生娃了,还动不动秀恩爱。真想把他嘴给封上。

  萧三爷露出贱贱的笑,正要打击萧大几句,被他媳妇拧了一把腰间的软肉。

  “嘶媳妇儿你轻点。我不说了行么?打牌打牌!哎女婿,你不会打还是咋滴?怎么尽给你大伯吃子?我才是你丈人……”

  萧大皮笑肉不笑:“刚谁说的‘麻将桌上无父子’?”

  萧三爷眉梢一挑:“别蒙我!老子的酒意早消了。老子明明说的是‘麻将桌上无兄弟’。”

  萧大:“呵呵!”

  这两兄弟真是无时无刻不互怼啊。

  姜心柔无语地抽了一下嘴角。

  身为晚辈的向刚和小李更是无奈。不由盼着新年的钟声早点到来,他们也好熄灯、熄火上床困觉。

  “糊啦!哈哈哈!”

  十二点来临时,萧三爷终于糊了一把,可真不容易。

  大伙儿会心一笑,把充当钱币的炒黄豆数给他,纷纷打着哈欠说:“睡觉睡觉,早就撑不住了!”

  萧三爷却精神大振,好不容易赢一把,这些家伙就撂担子不干了,这哪行!

  “再来一圈再来一圈!”

  “困死了,明儿老二不是要来吗?起不来多不像样。”萧大撂下一句,就回自己屋睡了。

  向刚则钻去了媳妇儿的房间。早就想陪陪媳妇、看看娃了,慢一步都怕被老丈人抓壮丁。

  两个主力一散,牌局自然凑不成了。

  萧三爷黑着一双熊猫眼,愤愤道:“你们这些没良心的,老子难得糊一把,还这么不给面子。下回三缺一别想喊老子来凑数。”

  “放心,就你嚷嚷着打麻将。你不喊,没人稀罕这玩意儿。”姜心柔泼丈夫冷水。

  萧三爷一脸委屈:“媳妇儿,你到底帮哪边?”

  “哪边有理帮哪边。赶紧的洗洗睡吧!”姜心柔像撵苍蝇似的撵丈夫。

  萧三爷忽而想到啥,凑近媳妇儿耳朵咕哝了一句,惹来一个娇嗔的白眼。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事儿。”

  “嘿嘿嘿,这不除旧迎新嘛,努力努力说不定还能给乖囡添个弟弟。”

  “你疯了啊,都这把年纪了……”姜心柔老脸羞得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打从乖囡找回来后,这家伙隔三差五就缠着她亲亲抱抱。说是要把过去十多年缺漏的补回来。都一把年纪了还在床上发涝,臊得她都快没脸见人了。

  萧三爷却大方一笑,趁旁人不在堂屋,打横抱起媳妇儿,去房里恩爱了。

  老房子隔音差,再怎么压抑,也免不了传出些动静。

  过来人一听就明白啥情况了。

  向刚给媳妇掖紧被角、给三个半睡半梦的宝贝蛋安静地换了尿布、喂了奶,才坐下想缓口气,耳尖地听到前半间传来的闷声喘息和床板的压抑摇晃声,不禁抽搐了一下嘴角。

  瞅了眼睡颜红润的媳妇儿,再低头看了眼高耸的小帐篷,再一次盼着满月快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