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35章 爱上柿饼的甜
  吃过午饭,澳门赌博网站:大伙儿开始轮流洗澡。

  灶火烧得旺旺的,两口大锅一起开工,一锅锅地烧水。烧开后浸入清洗干净的柚子叶。

  柚子叶洗澡,寓意着去年的霉运统统洗去,新的一年时时行好运。

  先是老爷子,再是妇女同志,最后是几个大老爷们。

  就连金牙几只小的也被扔进柚子叶煮的水里洗刷刷,完了裹上碎布头缝的大浴巾擦干,让它们围在炭盆边烘烤。

  总之一只只都刷洗得相当干净,这不马上要除旧迎新了,家里谁也不能扯后腿。

  除了盈芳。她一个月子里的妇女同志,依旧只能擦擦澡、不洗头。头发再油再难闻,也要熬到出月子。

  一家老小洗白白之后换上新做的棉衣、棉鞋,除夕夜终于降临了。

  街巷一片空旷,人们都在家里,围着火炉、炭盆,包着饺子、炸着年糕、烤着红薯,享受一年到头难得的团聚。

  鹅毛般的大雪在静谧的天地间,纷纷扬扬地飘落。

  “下雪了,这场雪看来会比较大。”向刚掀帘子进来,给媳妇儿送点心。

  “晚饭还要再等会儿,你先吃碗红薯羹垫垫肚子。”

  给盈芳的红薯不是烤的,而是切成丁,和苹果肉、橘肉、年糕一块儿煮的甜汤,快好时拌入豆粉勾芡。

  之所以这么吃,是贺医生建议,坐月子要适当吃点水果蔬菜,别一味的鸡汤、鸭汤、鱼汤。有条件的水果要每天吃。

  可大冷天的,就算家里水果不缺,可谁爱啃冷冰冰的果子呀,又不是金毛。

  福嫂灵机一动,把果肉切成了丁,煮成汤羹给盈芳吃。

  家里水果确实囤了很多,有在供销社抢购的,有亲戚朋友上门探望时送的,也有在山里摘的野果子。

  说到山里摘的野果,盈芳不禁想吃柿饼了。

  当时新鲜柿子摘回来之后,担心坏掉,反复堆捂、摊晒,制成了柿饼。嘴巴没味儿时,咬一口甜甜糯糯的柿饼,好吃得人心情都愉快起来。

  “番薯羹还不够甜啊?”向刚见媳妇儿难得一副馋相,好笑得刮刮她鼻尖,给她拿来一颗柿饼,“冷冰冰的,别多吃,咬两口甜甜嘴就行了。”

  “我倒是想吃热乎乎的烤羊腿肉,可你们都不让。”盈芳白了男人一眼,忍不住吐槽。

  烤羊肉易上火,她娘和福嫂都不赞同她吃。不仅烤羊腿没她份,灶膛煨熟的烤红薯也只给她吃一点点。喂奶期间,当妈的饮食习惯,紧密关系着宝贝蛋的健康。为了娃们的健康,当娘的不得不做出点牺牲。

  向刚搂了搂媳妇:“等出了月子,我想办法再弄点羊肉来,烤给你吃。”

  “这还差不多。”盈芳鼻息哼哼。

  向刚失笑,捧起她脸亲了一口,不知是不是刚吃了一口柿饼的缘故,总之甜得他快醉了。

  浅尝辄止哪够啊,恨不能吻到天长地久。

  “好啦。”盈芳双颊微醺,轻捶了捶男人的胸膛,“别把宝宝们吵醒了。”

  男人只得意犹未尽地松开她,舔舔了嘴角的甜味,似乎是从媳妇儿唇上蹭到的柿饼霜,这一刻起,他想他也爱上了柿饼的味道。

  “小向,快来快来!羊腿肉烤好咯,咱爷们几个喝一盅。”

  萧三爷捧着片下来的烤羊腿肉在堂屋喊。

  人多喝酒才有劲嘛。

  “你去吧,好好陪爸他们热闹热闹。我这儿需要你帮忙了再喊你。反正就隔了一道帘子,方便得很。”

  盈芳推了男人一把,示意他赶紧出去。

  嘴唇火辣辣的,别不是被他啃破了吧?但愿爹妈别进来,要不然羞死了。

  向刚笑盈盈地捏了捏她的脸颊,出去陪丈人几个喝酒了:“没人吵你,你打个盹,孩子们醒了想睡也睡不了。”

  “知道了。”可知道没用啊,一时半会哪睡得着。没事可做,先是捧着茶缸喝了几口热水,接着把数学书拿出来翻了几页。

  因生产提前了二十天,以至错过了学校的期末考。放寒假前班主任上门看她,说等开年后报到了再考也一样。只要知识点掌握了,特殊情况学校能照顾还是会照顾的。

  不过开年后她要回宁和去了,意味着这次期末考即便延后也考不成了。再者,家里一下多出三个宝贝蛋需要照顾,未来的路怎么走,还得再仔细想想。

  盈芳坐在被窝里,背靠着墙。眼睛盯着书页,脑海里却天马行空。

  这时,金毛贼头贼脑地探进脑袋,冲她“吱吱”两声。

  盈芳回神:“怎么了金毛?”

  “吱!”

  它藏起来的宝贝美酒不见了!

  找遍所有屋子都没看到,就剩女主人的月子房了。

  无奈月子房一塌刮子这么点大,除了一张临时搭的门板床,再就是一口从卧室挪来的搁搁茶杯、放放碗的床头柜,就再没其他家具了。能藏东西的地方也有限,要么床底下,要么床头柜里边。

  金毛两处都找了,都没有它偷藏起来的美酒,急得上蹿下跳、挠头搔耳。

  “嗷呜——”

  金牙从帘缝里挤了进来。

  它最近跟着盈芳着实喝了好几天的骨头汤、啃了三五条大骨头,再加上萧大伯三不五时的麦乳精投喂,一身毛发油亮亮的。跑起来,胖乎乎的身体活像一颗滚动的球。

  只见它费劲地拖着一个空酒坛挤进厚重的门帘,颠颠地跑到金毛跟前,指指酒坛,又指指优雅地跳上窗台、斜着眼角看好戏的胖橘猫,似乎在打小报告:别找了!你的酒被喵大爷喝了。

  金毛瞅了酒坛,的确是自个藏起来的那个,顿时萎靡。

  丫的它打不过喵大爷!

  论战斗力,它妥妥就是个渣啊。

  “怎么了这是?”姜心柔端着茶盘给闺女送晚饭——鸡汤打底,蛋饺、腐皮酥卷、蟹棒、肉圆、蔬菜、粉丝为料的鲜美头汤。不过产妇吃的口味较淡,给盈芳的盛起来后,再按大伙儿的口味加盐、加辣。

  盈芳先前刚喝过一碗红薯羹,还不怎么饿,因此姜心柔也没给她拿馒头、窝头,一会儿饿了再热就是了。月子期间运动量少,吃撑了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