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27章 坑爹的大宝贝
  燕子见她娘气势腾腾地回来,好似手里端着的不是洋锅,而是剿灭鬼子的冲锋枪,不禁担心地瞅了向九一眼。

  悄悄拽了拽他的衣摆,拉他到一边,小声耳语:“我妈她怎么了?没凶你吧?”

  “没……”向九刚要说,被罗胜男打断了。

  “燕子,你吃过饭就收拾,明儿一早跟着阿九回你爷奶家。不是说公社要磨豆腐吗?正好早点去筹备起来。”

  “啊?”燕子傻眼,她娘别不是气急攻心,胡言乱语了吧?

  “啊什么,你不是一心想嫁他吗?妈给你机会还不好?”罗胜男瞪了闺女一眼,“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人是你选的,回头要嫁的不好,别跑娘家来哭诉。”

  “我才不会。”燕子鼓着腮帮子义正言辞。

  “婶儿你放心。”向九见未来丈母娘松口,欢喜得不知说什么好,克制住蹦起来欢呼的冲动,举掌立誓,“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给燕子好生活,不会让她有后悔的一天的。”

  “那就最好!”罗胜男瞥了他一眼,随即佯若无事地招呼道,“坐下吃啊。怎么?嫌我做的菜不好吃?”

  “吃吃吃,有什么等吃完饭再说。”张岳军高兴地居中斡旋。

  放学回来的张海洋,冲他姐挤眉弄眼。

  燕子往他碗里夹了块油豆腐:“吃你的菜!”

  “姐你不会是害羞了吧?艾玛,姐你也会害羞啊!”

  “臭小子!找抽啊!”

  “哎哟喂,姐夫救我——”

  “……”

  臭小子改口倒是快!

  燕子哭笑不得。

  看着眼前和乐融融的一幕,澳门赌博网站:罗胜男也不由弯了弯嘴角。

  张岳军捏捏她手背,一切尽在不言中。

  次日,燕子连同打包好的行李,被罗胜男撵回老家。

  “豆腐厂的工作回头我给你辞了,你安心陪你爷奶住一阵,我和你爸放假了就回去商量结婚的事。”

  俩口子昨晚商量了一宿,决定还是让闺女回老家避避风头。

  万一城北那小子追过来缠七缠八、胡说八道,岂不是坏了闺女的名声。

  于是,燕子跟着向九回了老家,以向九未婚妻的身份。

  ——听完向刚的细细转述,盈芳总算放下了心头大石。

  “是阿九叔就好,我还怕师嫂不同意,燕子又认定了阿九叔不松口,娘俩个打起来呢。”

  “差点是打起来了。”向刚给她掖紧棉袄领子,温暖干燥的手掌,包裹住她微凉的小手说,“昨儿妈打电话去,他们请假没上班是去和介绍人理论了。那介绍人吃了男方送的蹄髈,又没牵拢这桩媒,怨上了师兄、师嫂,背后传了些难听话,被师嫂知道,冲上门质问,惊动了居委会。这么一闹,事情搞大了,师兄、师嫂和介绍人都被叫去谈话。”

  “那后来怎么样?解决了吗?”盈芳仰头看他。

  向刚顺势在她嘴角亲了一口:“介绍人向师兄师嫂道歉了,完了把先前收下的纸包都送还了。”

  他原本是想从严惩治的。尽管事情没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但那是因为运气好,要是没被师兄师嫂撞破,这桩婚事很可能就成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如今也是有闺女的人了,设身处地一想,要是自家闺女将来长大了遭遇这样的坑骗,恨不得把身为罪魁祸首的媒婆和男方父母,狠狠削一顿,非要让他们记住血的教训才行!

  可媳妇师兄俩口子考虑得比较多。

  一来介绍人和俩口子一个单位,抬头不见低头见,介绍人的表叔还是张岳军的直属领导。这也是事发当天罗胜男想多一事不如少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因。横竖燕子下嫁农村,以后回省城就是走娘家了,影响可以说降到了最低。

  二来男方那边托了电厂领导,摇电话到水利局和居委会,大抵意思是希望和解,男方愿意多赔点钱,并且写下了保证书——以后再不欺瞒相亲对象。

  “……所以师嫂同意和解?”盈芳听明白了。

  “嗯,要不然我怎么可能这么轻飘飘地放过他们。”向刚说。

  盈芳闻言,双臂环上他脖颈,笑盈盈地夸他:“是,你最厉害。”

  向刚捏了捏她的鼻子,愉悦低笑。又说:“师嫂把男方的赔礼,都添到了燕子的嫁妆里。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因祸得福,师嫂吃了个大亏,算是松口了阿九叔和燕子的婚事。要不然,他们俩还不晓得要拖到什么时候去。”

  “可不是,再耗下去,黄花菜都凉了。”盈芳唏嘘,“我看得都替他们着急。”

  “现在放心了?”向刚宠溺地看着她笑。抓起她的手,搁唇边来回摩挲了一阵。视线扫到她前胸,顿了顿,不安分的大掌,顺着她衣摆伸了进去,声音听上去有些喑哑:“得知你生了三胞胎,师嫂把订着的蹄髈送咱们了,让你多下点奶……我怎么觉得你胸又大了?蜂蜜水真这么管用?”

  不禁琢磨要不要领着金毛再上山找找野蜂巢,多割些蜂蜜来喂媳妇儿。

  盈芳俏脸一红,咬着樱唇,忍下四肢百骸传来的舒坦感觉,娇嗔道:“你手干啥呢!快别捏了!”感觉要捏爆了。

  “哇——”

  躺在近旁的大宝贝突然放声嚎起来。

  向刚意犹未尽地收回手,任命地抱起儿子,换尿布、喂奶。

  见小屁股有点红,兑了点温水给他擦洗,顺手轻拍了一下:“坏小子,这么小就跟你老子作对。”

  盈芳扭头,不忍直视。

  三胞胎像是约好了似的,大宝贝醒后没多久,二宝贝、小宝贝也跟着醒了。

  好在一听到宝贝的哭声,姜心柔就进来了。要不然向刚还真忙不过来。仅是给两个宝贝换了块尿布兜,就热出了一身汗。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似乎就眨了下眼的工夫,小年来到了。

  刚出生的娃,套句俗话叫“见风就长”,满打满算才十天,宝贝蛋就大变样了。

  脱去了出生时的红皱皮肤,头顶卤门处的黄褐色胎斑也有所剥落,头发黑了长了,皮肤白了饱满了,身子骨也展开了。

  姜心柔甚至夸张地说:十天工夫,包被就显得不够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