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25章 田螺小伙儿
  幸好是砸在门板上,要是砸到人脑袋,事儿大条了。

  对方俩口子又气又急。气的是儿子不成器,急的是谈妥的婚事怕是告吹了。

  这还用说嘛,罗胜男虽说很看中男方家底,可毕竟是亲妈,明知男方这么渣,还把闺女嫁过去,这不坑闺女么。

  正好,这时候介绍人回来了,面带笑意地迎上来问谈得怎么样,罗胜男冷冷回她一句:“你做的介绍你来揩屁股!我们家反正不同意这门亲。”

  说完拽过丈夫,大步流星地迈出大门。

  “怎么了这是?”介绍人起先还一头雾水,澳门赌博网站:扭头看到男方家儿子酒气冲天,一口一个“死老太婆”、“老不休”,暗道了声“搞砸”,跺跺脚,朝张岳军俩口子追去:“小罗啊,你听我解释,那啥,我也才知道,那户人家儿子那么不成器,正想找你说咧……”

  罗胜男讥诮地瞥了介绍人一眼,脚下依旧健步如飞:“刘大嫂,你牵线做媒,难道不事先打听清楚双方为人的?男方那什么德性你都看到了,这样的人家,别说五百礼金,五千、五万我都不要。我着急闺女的亲事不假,但不代表是个男的我就会答应。照你的眼光,我手头大好青年一大把,还是不麻烦你了。”

  介绍人缠过小脚,小跑都赶不上罗胜男,气喘吁吁地追在俩口子后头,倒不是求他们原谅,而是希望他们别把今天这事说出去。

  “我晓得的,你怕后续没人再找你做媒嘛!”罗胜男冷声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么做不怕遭天打雷劈啊?亏得今儿被我们发现,没酿成大祸,要不然我闺女被我害惨了,嫁给那么个货色……”

  “小罗,我实话和你说了吧,男方那副德性,我也是刚知道,先前只是听我嫂子说有点好吃懒做的毛病,我琢磨着问题不大,从小宠到大有点小毛病也正常不是?你家燕子漂亮又能干,到时把人看住了,婆家的东西不都是她的?小罗……”介绍人一张嘴说的飞快。

  “刘大嫂你不用再说了。”罗胜男打断她,不管是真不知情、还是假不知情,这门亲说什么都不会同意,“今儿这事就到此算数。我不往外说,你也别坏我闺女名声,就当双方没谈拢,就这么算了。之前送你的纸包就当给你的辛苦费,不过以后这样的介绍别做了,真的,祸害了好人家的闺女,你心里不会不安吗?”

  刘大嫂嗫嚅了一下嘴,还想再辩解几句,开往市中心的车来了,俩口子不再理她,跳上就走。

  车开出城北区,罗胜男才松了一口气,庆幸之余不免自责,怪自己太性急了,听介绍人说什么就什么,都没想过找人去城北打听打听,活该被蒙骗。

  发了一通牢骚,人冷静不少。

  “老张,你说这事儿应该算完了吧?咱们一没收男方彩礼、二没往外说开,对方不会来纠缠咱们吧?”

  “难说。”张岳军无奈地摇摇头,“他们那个儿子,要是迟迟找不到对象,没准会来纠缠燕子。”

  “凭什么!他找不到对象关我们燕子什么事!”

  “你也看到了,那种德性的人,横起来天王老子都不怕,油盐不进的最难缠了。谁让咱们都到谈婚论嫁这步了。”

  “那你说咋办?”罗胜男急得快哭了,恨不得时间倒退回半个月前,从没和城北那户人家有牵扯才好。

  张岳军想了想说:“要不另外给燕子相看个对象,有了婆家,他总不敢乱来。”

  “要是有合适对象,我至于这么愁嘛。”罗胜男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张岳军张张嘴,想说现成的人选不是没有啊,向九就挺好的。可媳妇儿的心思他懂,就是不想闺女嫁去农村,觉得委屈了。唉……

  再说家里边,张海洋等爹妈出门后,又悄悄溜回家,隔着房门叫阿姐:“阿姐阿姐,爹和娘刚走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办的没?”

  燕子呼啦一下从床上坐起,扒着门板对弟弟说:“海洋,你马上给爷奶写信,不!拍电报!加急的那种!告诉他们我被爹妈关起来了,非要我嫁给一个电厂双职工的儿子,听着好听,可我不喜欢,不喜欢的人怎么处一辈子嘛……”

  张海洋连连点头:“阿姐你放心,我这就去邮局拍电报。”跑出去又跑回来,垂头丧气地说,“阿姐,拍电报要钱,可我没钱。”

  燕子急得团团转,她身上原本倒是有不少钱,可那天收拾行李被她娘发现没收了,也不晓得被她娘藏在哪里。

  就在姐弟俩隔着门板愁眉苦脸思对策时,向九扛着给未来丈母娘家的年货登门了。

  搁燕子眼里,简直如天神临世。

  向九找来起子,三下五除二撬开门锁,救出了被关两天的心上人。

  燕子红着眼眶,扑进他怀里,放声痛哭。

  “那个九叔公,”张海洋眨巴着眼睛,崇拜地看着向九,“你好厉害啊,这么快就把我姐救出来了。”

  向九揉揉他脑袋,问清楚来龙去脉,低头看着虽止住了嚎啕却仍不住吸鼻子的姑娘,心疼又自责:“委屈你了。”

  燕子红着眼睛摇摇头:“我知道我妈是盼着我好,可她不明白我想要什么。我不怕吃苦,只要和你一起,再苦再累我都愿意。”

  被强迫喂了一顿狗粮的张海洋,双手捂住脸,阿姐啊,你咋这么不知羞咧!

  吐槽之余,悄悄撑开手指缝,眯眼偷觑相拥的两人。直到他姐眼角余光扫到,瞪了他一眼,恼羞成怒道,“还不去上学!”

  张海洋:“……姐,你过河拆桥!”

  “我就过河拆桥了怎么着!”燕子姑娘两手叉腰,底气十足。

  张海洋被撵去上学后,燕子和向九先是把年货归整好,然后动手把家里打扫了一番。

  看着窗明几净的屋子,燕子调侃他是田螺姑娘。

  向九无奈又好笑:“我怎么可能是田螺姑娘,明明是田螺小伙儿。”

  燕子笑呛了,笑着笑着,鼻头泛酸,神色逐渐严肃,盯着向九看了半晌,忽而道,“阿九,要不咱们私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