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23章 蹄髈哪来的
  盈芳看到两金如出一辙的举动和表情,哭笑不得:“你们快下来,尤其是金毛,掉下来怎么办?宝宝醒了我抱着他们给你们看好不好?”

  金牙喝完了肉汤,扒着床沿瞧热闹,听盈芳这么说,“嗷呜嗷呜”地表示自己也要看。

  “好好好,还有你。”

  正说着,姜心柔端着俩馒头进来,看到三金齐聚一堂,讶然道:“怎么都在这儿?快出去,这屋里可不是你们能来的。”

  盈芳也说:“出去吧,宝宝们醒了我会喊你们的。”

  三金这才齐溜溜地鱼跃出门。

  姜心柔咂舌道:“这几个小家伙,简直一个比一个精。”

  盈芳笑笑,刚想问向刚回来没有,院子里传来她爹的大嗓门:“小向回来了!哟!还拎了个蹄髈回来?哪弄的?”

  她激动地想要下床,被她娘按住了:“你不会还想出去吧?外头那么冷,就在这躺着!我出去看看,等小向烘暖了,让他进来看你们娘仨。”

  姜心柔掀起门帘一条缝,矮身钻了出去。

  盈芳只得无赖地靠躺在被窝里,垂眼看着熟睡的宝贝蛋,竖着耳朵听堂屋的动静。

  向刚脸上挂着笑,把蹄髈送到灶房,接过福嫂给他绞的热毛巾,一边擦脸一边解释:“蹄髈是小芳师兄送的,燕子的亲事定下来了,这阵子忙得紧,得知小芳生了,非让我捎个蹄髈过来,他们等休息天就过来看小芳。”

  萧老爷子等人对张家了解不多,只晓得老张大夫是盈芳的师傅,省城水利局的张岳军是盈芳的师兄,是以听向刚这么说,笑呵呵地送上几句祝福,并叮嘱他别忘了回礼。

  送月子送蹄髈,那是搁亲兄弟、亲姐妹之间也是顶顶重的礼了,说明张岳军一家是真心拿盈芳当亲妹子看待。

  “没事就好,你这一走啊,乖囡一直提着心,这不刚听到你回来,还想出来迎你呢,你赶快吃饭,吃完了进去看看她们娘仨,好让她安心。”姜心柔笑着说,一边给向刚盛了碗饭。

  向刚惦记着媳妇儿,等萧老爷子等人开动后,往碗里舀了几勺雪菜蘑菇汤,三两口就把一碗饭解决了。

  “爸妈、爷爷、大伯、李哥、福嫂,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我进去看看小芳。”

  “去吧去吧,就知道你心思不在饭桌上。”萧三爷咧嘴笑着摇头,“一会儿出来再吃一碗。”

  向刚耳朵尖微微一颤,在大伙儿戏谑的笑声中,掀帘子进了媳妇儿的月子房。

  扑面而来的热意,让他不仅耳朵尖红,脸和脖子都烧红了。

  抬眼见媳妇儿偏着头眉眼弯弯地瞅着他笑,刹那间,不仅耳朵尖发烫,脸和脖子都止不住烧了起来。

  轻咳一声,走到床沿坐下来,把她放在外面的手塞回了被窝:“怎么把手放在外面?不冷吗?感觉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盈芳笑睨他一眼:“能有什么不舒服?爸妈把屋子收拾得这么舒服、暖和,被窝里还有汤婆子,比在医院好多了。倒是你,那蹄髈真是师兄家送的?还有燕子的婚事,到底怎么回事?真的和阿九叔定下来了?师嫂同意?”

  “知道瞒不过你。”向刚哑然失笑,本来就打算和媳妇儿坦白,于是给媳妇儿垫高靠枕,搂着她娓娓道来——

  原来,罗胜男对向九的农村户口始终耿耿于怀,无论燕子怎么哀求,她就是不松口。倒不是说向九这人不好,而是不愿闺女嫁去农村吃苦。

  本来想托盈芳介绍个当兵的,可上回来大院,着实被军嫂间明里暗里的勾心斗角和于光辉、杜亚芳整出来的幺蛾子吓到了,再者近距离接触之后,发现并不是个个当兵的都像向刚那么年轻有为,和他一个级别的都结婚了,没结婚的则还在底层奋斗。要公房没公房,津贴也就比工人多一点,工作性质却那么危险……一连串的现实,瞬间打消了找个军人女婿的念头。

  回到家后,就开始四处托人找媒婆,盼着年前能把燕子的亲事定下来。

  然而燕子姑娘却坚定不移地要嫁向九,当着她娘的面吼道:“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喜欢乡下生活!你嫌弃他是农村户口,我还嫌弃城里户口呢!一个破豆腐厂都成天勾心斗角,真是受够了!我宁愿面朝黄土背朝天地下地干活,也不想再和那些心思阴暗的人处一个车间!”

  罗胜男见状,更加着急想把她亲事定下来。瞧瞧!国营单位这么稳定的铁饭碗都嫌弃,可见一定是被向九洗脑了,三令五申不许她再和向九联系。燕子姑娘却依旧我行我素,该咋咋地。

  罗胜男见她那横样,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盼着介绍人尽快找到一家门当户对的,赶紧把她嫁出去。

  就在燕子给向九寄出一封吐槽信后不久,介绍人那边传来口信,说找到了一户好人家,父母都是城北供电厂的职工,家里就一独苗,初中凭,大小也是个知识青年,毕业后跟着爹妈在电厂打杂,过几年肯定能顶替父母的职务,妥妥滴国家工人。

  罗胜男抚掌称好,就看男女双方的意思了。

  可燕子这丫头还一根筋地认定向九,让她去相亲,指不定捅出什么乱子。正发愁,介绍人笑吟吟地说:“依我说,你们当父母的出面碰个头商量一下得了。姑娘家家的面皮薄,就算相看了也说不出什么。再说,古时候不都是盲婚哑嫁?多的是恩恩爱爱、白头偕老的夫妻。只要你们当爹妈的眼光好,还怕姑娘嫁过去了不满意?”

  罗胜男一听也对,反正男方家的家底摆在那里,自己姑娘吃不了亏。

  于是千谢万谢地送介绍人出门,还允诺了一只大蹄髈。事成了,谢媒礼自然少不得。老家公婆九月份捎上来不少肉食,让她攒下了几个月肉票,又走关系又托人的,好不容易订到了一只蹄髈,就等着闺女的亲事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