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22章 膈应
  只是万万没想到,未来婆婆这么注重传宗接代。第一次见面,就嚷着要她生个大胖小子,这不打脸么。

  当即脸色十分难看。

  “16床舒盈芳?呀!已经走了呀!”负责该病房的护士进来,发现16床出院了。

  “舒盈芳?”杜亚芳听到这个名字,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

  “是啊,就三胞胎的妈妈。”护士顺嘴解释,“她小儿子昨晚住观察室,喝了三顿奶,结果开单的时候弄错了,多收了她一顿的钱,想过来退给她,既然走了就算了。你们是今儿刚生的吧?大人和宝宝都好吧?……”

  护士关心了几句走了。

  杜亚芳却还愣在那里。脑海里萦绕着护士的话。

  什么?舒盈芳生了?还一口气生了三个,两个是儿子?为什么!为什么好事情都给她摊上了?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这么上进,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一口气三个有什么好,带都带不过来。一下添三张嘴,奶水够还好,不够还要添米糊……大人都吃不饱,哪有多余的口粮喂孩子……还是老大媳妇一胎好,奶水多发点,孩子吃吃仅够了。”

  宋建明的娘嘀咕了几句,随即握着杜亚芳的手,意有所指地问:

  “芳芳啊,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们建明啊?你放心,新房有现成的,就建明原先住的那屋。等他转正,学校肯定给分公房。你文工团的,应该也有房子分吧?依我说,你们俩年纪都不小了,干脆年前扯个证,家具什么的,等公房分下来了再置办……”

  杜亚芳越听越不舒服,怎么搞得好像扯了证两人就算结婚了?三转一响呢?礼金呢?啥都没有就想娶她?

  不悦地瞥了宋建明一眼,语气有些冲地回道:“我妈等着建明发三转一响过来呢。”

  舒盈芳去年嫁给向刚,都有三转一响,另外还有三位数的礼金。杜亚芳牙一咬,在生孩子的事情上,自己已然输了了,彩礼上说什么都要胜过舒盈芳。

  “啥?三转一响?”

  宋家人呆了呆。尤其是宋老太,老大娶媳妇,家里就给凑了三十块钱,买了几件日用家什、扯了几尺最便宜的布,不照样娶了个能干的儿媳妇回来?今年又给宋家生了个大胖小子。小儿子不过迟了两年,就要三转一响了?还礼金?这败家玩意儿!

  宋老太为彩礼的事着实闹了一通。

  盈芳在车上回想刚刚看到的侧影,若没看错的话,似乎是杜亚芳。

  “想啥呢?”姜心柔见闺女盯着车窗走神,顺嘴问。

  “好像看到个熟人。”见呼出的气息晕糊了车窗,盈芳收回视线。和杜亚芳的嫌隙,还没和爹妈讲过,想想也不是什么好事,索性不说了。

  只是杜亚芳来霞山镇的卫生院干什么?她家不是市里的吗?且经上次那件事,还敢来霞山,这脸皮也够厚的。

  想到杜亚芳,就不由想到家里那条失踪的床单……盈芳揉了揉自己的脸,感觉膈应得慌。

  甩甩头,不再去想那些不好的人和事。

  “瞧这天,黑沉沉的,今晚说不定会下雪。”姜心柔抱着外孙,小家伙醒了,和外孙囡近乎一模一样的脸蛋,粉嫩得像刚出壳的鸡蛋,姜心柔越看越稀罕,一忽儿逗逗外孙,一忽儿逗逗福嫂怀里的外孙囡,抽空聊几句天气。

  萧延武专心地开着车,抽空瞅一眼副驾座的闺女:“咋了?脸色瞧着怪怪的,担心你师兄一家?”

  盈芳回过神,对哦,男人去市里了还没回来,昨儿走的时候还说,早上搭部队的采购车走,不出意外晌午之前就能回来,瞧瞧这会儿,都大中午了,还没消息,莫不是师兄家真出什么事了?”

  盈芳的脸色微微一沉。

  姜心柔宽慰她:“别听你爸胡说,没准咱们到家,小向也回来了。跑一趟市里来回确实要这么久。”

  话是这么说,可到了家,午饭都摆上桌了,还不见向刚回来,大伙儿不禁有些着急。

  “乖囡你先吃,福嫂早上焖起的骨头汤,不是说鱼汤喝腻了吗?今儿就喝大骨汤,剩下那几条鱼,养在缸里挺活络的,隔几天再炖给你喝。”

  一早抢购来的大骨头,半天炖下来,汤汁都呈奶白色了,不用啃,骨头都酥脆酥脆的。要是搁点盐,一定很好喝,可惜又是淡的。

  盈芳捧着大洋碗,吸溜吸溜地喝了两口汤,胸部涨涨的,三天汤水不停歇地喝下来,奶水确实充盈很多。

  两相权衡,得!喝吧!觉得淡,就屏住呼吸,当汤药喝。起码没汤药的苦味不是?

  “你慢慢喝,我去灶房看看馒头蒸好没有,一会儿再吃个馒头。”

  姜心柔走后没多久,小金牙灵巧地从镶着兔毛边儿、遮得严严实实的厚布门帘缝里钻了进来,趴在盈芳胖乎乎的棉鞋上,抬着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手里的汤碗。

  盈芳被它乌溜溜的眼睛瞅得喝不下去了,剩下小半碗,往金牙跟前挪了挪:“你的碗呢?”

  小家伙聪明得紧,扭头钻出门帘,不一会儿叼着一个缺口小汤碗吭哧吭哧地回来了。

  盈芳把碗里温了的汤倒到金牙的专属碗里,澳门赌博网站:然后放在地上。

  金牙瞅瞅她,又瞅瞅碗里的汤,抬起前爪,扒着床沿,毛茸茸的脑袋在盈芳手背上蹭了蹭,随后蹲在地上,埋头吧嗒吧嗒喝了起来。

  金毛吱吱地也蹦进来了,后头还跟着迈着优雅喵步的金橘,小小的月子房,一下变得拥挤。

  三胞胎横躺在盈芳里侧。幸好床搭得大,两扇门板拼成的,横幅垫被铺了三层,相当于把十六斤棉花铺在身下,能不软暖么。娃躺在里侧方便喂奶,睡着也不影响她下床。

  因此金毛和金橘,站在床沿旁看不到襁褓里的奶娃儿。

  俩小家伙猜怎么着?一个跃上床头柜,尾巴勾着侧梁柱,带着好奇的目光,倒悬着看床上的奶娃儿。喵大爷更直接,轻盈一跳,跳上被子,贴着墙,从床尾蹭到床头,同样想瞧瞧主人家新添的人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