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18章 吻到她吐实话就对了
  “怎么了怎么了?”向刚见她哭,吓得差点把手里的娃给扔了,三步并作两步到床边,单手抱娃、单手扶她,见大宝、二宝呼呼睡得正香,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发生什么事了?”

  “我刚听隔壁病房有人喊偷孩子,吓死我了。你又回来得这么慢,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盈芳埋头在他怀里抽噎。

  向刚听是这么回事,松了口气,顺着她背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我这不好好地把小宝带回来了么。刚才确实有人鬼鬼祟祟地走廊打转,我瞧着可疑,告诉了护士。幸亏发现得及时,要不然丢孩子的人家得多伤心。”

  “是你发现的?”盈芳擦着眼泪问。

  “现场不是我发现的,是巡房医生和护士,我就帮忙堵了下门,这不回来晚了。”

  向刚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没说偷娃的人狗急跳墙,还和他干了一架。要不是他一脚踹中了对方的子孙根,疼得蹲身捂裤裆,没准还真得逞了。毕竟他手里抱着晏晏拳脚,拳脚施展不开。

  “下次别这么吓我,好歹把小宝先送回来。”盈芳红着眼眶瞪他一眼。宝贝儿那么小,就被他抱在怀里当了一次父子英雄。

  “晏晏乖得很,醒了也不哭不闹。”向刚轻轻颠颠怀里的儿子,这小子居然又睡着了。

  盈芳惦记小宝贝:“怎么样?医生有说什么吗?”

  “瘦弱了点,好生养着就没事。”

  “让我抱抱。”她胳膊一伸。

  生下来照面都没打一下,就被送观察室了,要说不惦念是假的。

  “妈妈的小宝贝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她在儿子头轻柔地印下一个吻,随即感慨,“幸亏和老大、老二长得像,要不然抱错了都没人知道。”

  向刚揉揉她头,接过儿子说:“这下安心了吧?快躺好,别老坐起来,以后会腰疼。”

  他把老幺放到护士新推来的床,和盈芳一个床是无论如何睡不下的了,只能另外再加一个床。

  既然多了个床,索性把老大、老二也抱过去。三个娃并排躺一处,活像三颗鼓鼓囊囊的大鸭蛋。

  向刚越看越乐。

  盈芳却嘟起樱桃小嘴。

  “怎么了?又谁惹你不高兴了?”

  看到媳妇儿的表情,向刚挨着床沿坐下。

  隔壁床出院了,暂时还没新的产妇进来,向副团长一时没了顾忌,借着拉的床帘,倾下身亲了媳妇儿一口。

  “听说妇产科几个小姑娘爱慕你?”

  “……”

  “不说代表心虚。”盈芳俏眼瞪他。

  反应过来的向副团长表示万分无辜。

  “我压根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你想做什么?”盈芳抬手拧了他一把。

  “嘶”

  尽管不痛,但还是配合地低呼了一声。

  在她转过头来的瞬间,男人顺势吻她的唇:“我想做这个。”

  呼吸纠缠间,盈芳还听到他说:“辛苦了,谢谢你给我生的三个宝贝,我很喜欢、很喜欢……”

  “那是给我自个生的。”盈芳死鸭子嘴硬。

  男人笑而不语,吻到她吐实话就对了。

  小俩口腻歪了一阵,向刚才想起热水还没打呢,忙去水房打来热水,给媳妇儿擦了手、洗了脸,拿出雪花膏让她抹。

  生娃时大概流了不少汗和泪,脸蛋都有点干巴巴的起红了。

  “趁孩子没醒,赶紧睡个午觉。”

  “你也睡会儿吧,隔壁床没人,你去躺会儿。早回去能睡几个钟头啊?”盈芳怕他身体受不了。

  “我不困。”向刚摇摇头,“你安心睡,我会看着你和孩子们的。”

  向刚给媳妇儿掖好被角,挪过凳子,坐在床旁,手里拿了本发黄的小册子贺医生夹在书信里寄来、给他普及女人坐月子以及哺乳期的注意事项。

  看得正专心,大宝贝嘁嘁咔咔地醒了,嘴巴一瘪,摆出一副嗷嗷待哺时的标准哭相。

  未免刚入睡的媳妇儿和还在酣睡中的闺女和老幺被吵醒,向刚忙起身,抱起老大,以别扭的姿势凌空抱着,不自然地哄道:“乖,别哭,你娘他们都还在睡,吵醒了他们我打你屁屁!”

  小家伙不知是因为被亲爹抱着得到了安抚、还是被他爹的话给吓住了,总之没放声大哭,哼唧了两声,好似在说“饿了”、“想吃奶”。

  向刚轻轻呼了一口气,换了个姿势抱着儿子,摸了摸尿布兜,发现还干着,丈母娘走前叮嘱他,要是干着,要立马给他把尿,省的浪费尿布。

  于是抬脚勾来专门给俩娃儿把尿用的小面盆,准备把尿。把完尿了再看媳妇儿醒没醒,澳门赌博网站:没醒的话,就冲奶粉。实在不忍叫醒刚睡着的媳妇儿。

  “你娘昨晚折腾一夜,就是为了生你们。你是哥哥,更要乖乖的啊,咱们先尿尿,尿完爹给你冲奶粉……”

  “粉”字刚出口,一股黄灿灿的液体直冲他门面。

  臭小子不等他抽掉尿布兜把尿,就直接开撒。

  盈芳在医院哪里睡得熟,稍有动静就醒了,睁眼看到男人手忙脚乱一脸狼狈,额的发梢,滴滴答答淌着黄液,再看向他怀里那遛着“鸟”的懵懂傻儿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忍着笑伸出手:“儿子给我吧,你去水房收拾收拾。”

  “臭小子!”向刚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儿子粉嫩的小屁股,重新塞尿布兜,交给了媳妇儿。

  一到盈芳怀里,嗅到母亲味道的小子,虽然仍闭着眼,却咧嘴笑了。

  都说刚出生的娃儿根本不懂笑是什么,据说是下意识的行为。可就是这样的行为,让盈芳看得心都化了。轻柔地哼着从收音机里听来的优美旋律,抱着儿子喂起奶。

  等向刚从水房回来,老二、老幺也彻底醒了。

  此起彼伏地嚎叫起来。

  病房里一团乱,小俩口一阵手忙脚乱。

  好不容易把仨孩子哄熟,重新坐回床边,夫妻俩互看一眼,不约而同舒了口气,随即双双笑了。

  每次给娃换尿布、喂奶、就像是一场革命。娃多了也是种甜蜜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