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17章 这醋吃的没道理
  “夏老已经着手去办了,澳门赌博网站:准备把人安排到宁和县。条件允许的话,就放到雁栖公社。”盈芳轻声说。

  “那感情好!有什么事,照顾起来也方便。”

  “嗯啊……”

  娘俩正说着,大宝贝醒了,皱着粉嫩嫩的小脸蛋,嗯啊嗯啊叫着要奶喝。

  姜心柔不慌不忙地抱起他,先给他换尿布,拾掇干净了才放到盈芳怀里。

  盈芳低头瞧着软萌可爱的大宝贝,心头的柔意浓得能滴出水。

  给大宝贝喂完奶,二宝贝也醒了。照例换了尿布喂奶,可惜刚被大宝贝吮了个十之七|八,没几下就空了,使了半天劲,小脸憋得红成了个猴屁股,也不见奶水出来,急哭了。

  “暖暖乖,姥姥的乖囡囡,怪你哥哥力气大,害你没吃饱是吧?不着急不着急,姥姥泡奶粉给你喝啊……”

  最后,二宝贝躺在姜心柔怀里,又喝了30ml的奶粉才哄熟。

  “得使劲下奶才成。”姜心柔看了眼闺女,“总不能让我外孙、外孙女饿着。”

  盈芳一脸无奈。红糖水、蜂蜜水都上阵了,还能怎么下啊?

  说实话,她的奶水其实不算少了,没见大宝贝猛吸一通直到睡着都还有的剩。可要喂饱三个娃,就难了。

  “奶粉还是得备着。”姜心柔拍板道,“一会儿你爸来了,我去邮局给周珍挂个电话,看她有没有办法再弄几罐来。多花点钱不打紧,可不能断了三个宝贝的粮。虽说很多人家都喂米糊,可这么小的娃,一点米糊哪够营养啊,尤其是晏晏,出生还不到四斤,必须得好好喂养。你也要多加油,福嫂今儿开始每天给你炖鱼汤,嫌淡就当水喝,腥也没办法,为了宝贝们能吃饱,你个当妈的必须做出点牺牲。”

  盈芳咬着被角嘤嘤嘤。有了宝贝蛋,爹妈的眼里只有他们、没有自己了。

  中午,向刚提着福嫂炖的野生鲫鱼汤,来接丈母娘的班。老丈人跑市区借车子去了还没回。明儿盈芳出院,不舍得闺女吹冷风,面子值几个钱?一家人平安康顺才是正理。

  盈芳眼泪汪汪地逼自己灌下两碗淡到无味的鱼汤,捶打坐在床沿逗弄吃饱喝足且还没睡着的宝贝蛋的男人:“你也只疼孩子不疼我。”

  挨捶的男人一头雾水。

  待搞明白她纠结的原因,哑然失笑,捏捏她鼻尖:“这也值当生气?好嘛,气就多捶我几拳。”

  横竖他皮糙肉厚不怕捶。媳妇儿高兴就好。

  盈芳真扑上去捶打了他一通。

  尽管自己也发现,生完娃变得比以前矫情许多。

  向刚却像发掘了她的另一面,乐不可支地抱着她,两颊各亲一口,宠溺地说:“没事儿,爸妈疼孩子,我疼你。这样,还没人跟我抢了。”

  盈芳脸颊飞霞,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嘴上却犟道:“你是他们爹,还能不疼他们?哄我的吧?”

  “怎么会!”向刚干脆搂着她,一起靠在床头,把玩着她百摸不腻的小手,说道,“孩子怎么来的?不就是我俩恩恩爱爱的产物吗?你说我疼你多还是疼孩子多?”

  这荤腔开得有点高,盈芳一时羞得接不上话。

  向刚轻笑一声,低头咬了一口她粉嫩的耳朵尖,“你是孩他娘。孩他娘、孩他娘,孩在前,娘在后,重心绝对是娘而不是孩子。懂我意思?”

  “别说了,我知道了。咋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盈芳嗔睨他一眼,捂住他嘴不准他继续往下说。

  总觉得再往下说,病房妥妥滴成洞房了。

  这时,门外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向刚拉下她手,淡定地亲了一口媳妇儿的手背,镇定地起身,从床底下拎出竹壳热水壶,佯装要去打水。

  护士端着消毒盘经过门口,探头说了句:“16床,可以去观察室抱宝宝了哦。”

  “这就去。”向刚头一点,脚步一拐,搁下暖水壶先去观察室。

  护士看着他伟岸的背影,笑着朝盈芳眨眨眼:“你男人长得真好看,难怪把咱们科几个没结婚的小姑娘吸得眼睛都直了。”

  盈芳噎了一下,心头直泛酸泡。尽管自己也知道这醋吃得实在没什么道理。男人长得俊、气质好,吸引了诸多未婚小姑娘眼光,总不能怪到他头上吧?可就是有点酸溜溜。

  护士开了句玩笑,转而说起正经事:“明天可以出院了哦。”

  “好的,谢谢护士同志!”盈芳微笑着冲她点点头。

  “你们家的三个宝贝都好可爱,承袭了你们夫妻俩的优点,瞧瞧这睫毛,又黑又长;瞧瞧这小鼻子,又高又挺;别看皮肤这会儿红红的,过几天就白起来了,刚出生越红,长大了就越白……”

  护士不知第几次夸盈芳家两个宝贝蛋了,要不是手头有工作,指定围着病床不走了。

  说真的,刚出生的娃,盈芳怎么都没瞧出鼻子哪里高、哪里挺,皮肤哪里白哪里好,睫毛倒的确挺长的,又黑又浓密,和扇子似地罩着眼帘。

  谢过护士的美言,盈芳微侧身、撑着床头欣赏宝贝们的“花容月貌”。

  “有人偷孩子——”

  蓦地,走廊里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叫。

  随即是一串慌乱的脚步,似乎有人慌不择路地跑,又有人奋不顾身地追。

  一时间,叫喊声、呵斥声、打斗声,充斥走廊尽头。

  盈芳撑坐起身,护着两个娃,心慌得不行。

  向刚怎么还不回来?不就是去观察室接下小宝,能花多少时间?

  会不会、会不会……

  越想越慌,又不敢离开病房,眼下就她一人,两个娃都在睡觉,她要是走了,娃被偷抱走都不知道。只得双手合掌,不断祈祷老天。但愿没事,但愿没事。

  其实就过去了三五分钟,盈芳却觉得好似过了很久。手心都是个汗,指头掐着掌心,感觉都发麻了。拿起床头柜上的手帕正要擦,门开了。

  向刚抱着小宝进来。

  盈芳鼻头一酸,两行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