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15章 害羞是什么,能喂饱娃么?
  “我是听你爹妈的口音猜出来的,先前我自己心情也不好,就没搭腔。这会儿说开了心里好多了。”

  女人顿了顿,继续说道,“大妹子、大兄弟,你们俩口子心眼好,有句话我就算得罪人也要提醒你们:提防着点林家。老林是进去了,可他叔叔同样不是个善茬,他儿子贩卖猫狗听说也是你们家举报的,到现在都还没弄出来,依他那小鸡肚肠的性子,搞不好会对你们家使坏,你们千万要小心……”

  这时,女人的丈夫回来了,手里捏着个布袋,听女人说吃了邻床送的鸡蛋饼已经不饿了,一声不吭丢下布袋又出去了。

  盈芳抽抽嘴,这一刻无比苟同师娘那句话——“嫁人有如二度人生”。

  “要是我这胎是三个闺女,你会不会也是这幅德行?”盈芳捏了捏向刚的手背,磨牙霍霍地问。要是男人敢答个“是”字,绝逼不饶他!

  向刚失笑:“怎么会!我不说了吗?男娃女娃我都喜欢。真要分出个高下,我更喜欢闺女。”

  盈芳白他一眼:“希望是这样。”

  向刚笑而不语。时间会证明一切。

  “我看阳阳醒了,要不让他先吮吮?”

  “那你抱过来。”盈芳耳朵尖颤了颤。

  为了儿子、闺女的口粮,她也是拼了。

  害羞是什么?害羞能喂饱娃吗?哼唧!

  向刚轻轻地抱起儿子,回头见媳妇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不由好笑:“别紧张,阳阳没牙齿,不会弄痛你的。”

  心里补了句:儿子都把她羞成这样了,要是真像丈母娘说的,由他上阵帮着吮,还不得把她羞死过去啊。

  可谁曾想,小子刚趴进媳妇的怀,就又呼呼睡过去了。敢情只是转个觉。

  小俩口大眼瞪小眼。

  半晌,向刚把呼呼大睡的儿子放平、掖好包被,握拳掩唇,轻咳一声说:“要不我来?”

  盈芳脸红红地看他一眼,到底没反驳,只小声说了句:“把帘子拉上。”

  这还用说,就算媳妇儿不提,他也会拉上的。

  拉上床和床之间的布帘子,他匍匐在媳妇儿那对饱满的大白兔跟前,头埋了下去……

  此处省略一千五百字不提。

  等天亮,姜心柔提着早饭来替换女婿,听说闺女通奶了,高兴地说:“这就好,这就好,我还怕你下不来奶,特地给你冲了碗蜂蜜水过来。不过下了也可以喝,奶水更通畅。我的宝贝们能早一点喝上妈妈的奶了,高不高兴啊?”

  小俩口悄默默地对了个眼神,一个将害羞摆在脸上,一个则深埋心里。

  不过说真的,这样的任务给他派一辈子,他都不会腻。

  “我去观察室看看小宝。”向刚每次被媳妇儿瞅一眼,脑海里就止不住出现凌晨那会儿帮她通乳的场景,总忍不住想亲她。未免被丈母娘瞧出端倪,只能避开。

  “那正好把包被拿去,让护士换上。医院的东西,谁知道多少人用过、洗没洗干净。”姜心柔把早上带来的婴儿包被拿出来给女婿。

  昨儿之前,他们都以为闺女怀的是双胎,待产包什么的备的都是双份。所幸小被子做了四条,本来是给两个娃换洗用的。

  “先一人一条用着,回头我和福嫂抽空赶一赶,再做些包被、小衣出来。好在天冷,小衣裳不用天天换。倒是草木灰的尿布兜,还得再缝几个。雨雪天怕是换不过来。”

  向刚忙点头:“回家就去做。”

  带上包被正要走,澳门赌博网站:碰巧护士来查房,顺便问是不是可以把小宝贝从观察室接出来了。

  “观察满十二小时就送来。放心,亏不了他,饿了会喂他奶粉的。”护士笑着打趣。妇产科对神奇的三胞胎稀罕得不得了,亏待谁也不会亏待三胞胎的老幺。再者奶粉是问家属收钱的,又不是白喂,医院大方着呢。

  打趣完开始查房。

  “产妇感觉怎么样?恶露有排出来吗?”

  “有。”问及恶露,向刚有点赧然。媳妇儿排便,是他搀着来的,做的时候心无旁骛,但和提问还是两码事。

  “宝贝胎便呢?昨晚排了几次?”

  “老大排了六次,老二排了四次。”

  向刚一一回答。

  别说打盹,连坐下来欣赏媳妇儿睡颜的时间都没有。帮媳妇儿通完奶、排了恶露,两个宝贝蛋像约好了似的,接二连三地开始排胎便。几乎隔半小时就来一次,一个排完一个接上。中途还得洗尿布,要不然病房里多臭啊。洗完回来才擦干手,下一轮又开始了……让他坐下来缓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头两天就是这样,排干净胎便就好了。”姜心柔拍拍女婿的肩,“看你眼圈都青了,吃了早饭赶紧回家睡一觉。筑路队这几天活不重,你爸替你请了一天假。昨晚熬了个通宵,不补回来身体要亏的。别仗着这会儿年轻无所谓。”

  向刚点点头,从观察室回来,护士已经走了,丈母娘出去打水了,他喂媳妇儿喝了蜂蜜水,又吃了一碗红糖鸡蛋素面,才吃起自己那一份。

  姜心柔打来两壶热水,绞了热毛巾给闺女擦脸、擦手。完了拿出随身带来的雪花膏,给闺女涂上:“大冷天的,可不能开裂了,要不然多疼。手呢?也抹点儿。”

  边抹边说:“趁阳阳、暖暖睡着了,你也赶紧补个眠,别的事儿有妈呢。”

  盈芳搂了搂亲娘的胳膊:“谢谢妈。”

  “谢啥,这不妈应该的么。”姜心柔好笑地睨了闺女一眼,端着洗脸水出去了

  隔壁床的大姐羡慕地说:“大妹子,你家人待你真好。”

  她娘家离得远,可即便近又如何?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生头胎那会儿还揣几个鸡蛋过来看,二胎、三胎都是托熟人捎口信,问声“生了没”、“男的女的”,一听女的,和婆家人一样,没下文了。

  “大姐,你什么时候能出院?”盈芳看她一个人住院、带娃,忍不住问。

  “明天就能出院了。”对方说。

  一般顺产三天都能回家了。前提是在家能好好坐月子。可这位大姐,盈芳估摸着她到家后,没准还要帮家里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