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14章 丈母娘派的甜蜜任务
  “那乖囡我们回去了,小向你要是困,趴着打个盹。早饭我会带来的。”姜心柔见丈夫有意如此,只得由他。

  “好。”

  走之前,俩口子先去了趟观察室,可惜护士不让进,只能趴在窗外远远看了会儿安静地睡在医院提供的睡袋里的小宝贝,见没啥情况,也就放心了。

  姜心柔又把向刚喊出去,翁婿俩嘀嘀咕咕不知说了些啥,总之几句话就让向刚一个大男人红了脸。

  “别想歪,这可是很严肃的事。”姜心柔瞪了女婿一眼,叮嘱女婿,“下不来奶,你三个娃以后顿顿只能喝奶粉,没奶粉了只能喝米糊。到时别人家喝奶的孩子长得又高又壮,你别眼馋。”

  “妈我这就灌热水去。”

  “这就对了!”

  送走丈人、丈母娘,向刚提着两个热水壶回到病房,见媳妇歪头瞅着他,一弯剪水秋瞳,盛满柔情,不禁莞尔一笑,把水壶放到床脚底下,拉过一条方凳挨着床头坐下,握着媳妇儿软软的手柔声问:“怎么这么看着我?”

  “感觉像梦一样,不,做梦都想不到,我居然一口气生下了三个娃。之前一直以为是双胞胎。”盈芳盈盈一笑,神色间说不出的满足。

  向刚哑然失笑:“你这口气可真够长的,前后都快赶十个钟头了。”随即拉起媳妇儿的手,贴到自己脸颊上,轻柔摩挲着,“辛苦你了。”

  “你已经说过了。”盈芳笑睨着他,“知道女人生孩子辛苦吧?以后可要对我和宝宝们好点哦。”

  “嗯。”低沉的嗓音有力地应下这个承诺。

  小俩口头挨着头腻歪了一阵,想起丈母娘先前说的话,向刚轻咳一声,问媳妇:“妈给我派了个任务,让我给你敷一敷那个,说是热敷下奶快,你想这会儿敷,还是睡一觉醒来再敷?”

  或者她睡着、他来敷。

  不过第三个方案他没好意思讲出口,媳妇儿怕是不会同意。

  盈芳脸一红,瞅了眼隔壁床,见床上的产妇始终背对着他们躺着,她丈夫似乎坐不住,陪了一小会儿就出去了。

  暗松了口气,嗔睨了男人一眼,却也没反驳他的提议。知道这么做是为她好。下不来奶,怎么喂孩子?奶可是娃的口粮,缺啥都不能缺口粮。

  习惯囤货的盈芳,真是何时何地都想着屯粮。红着脸支吾:“我还不困……”

  “那就现在敷。”

  向刚从床底下拿出脸盆,倒上热水,拿干净毛巾浸着热水泡了会儿,不那么烫手了,把毛巾绞成八成干,拉高盈芳的上衣,敷了上去。

  盈芳忍着娇羞,别开头任他专心致志地热敷。

  护士进来提醒他们注意新生儿的胎便,看到热水、毛巾,以及盈芳娇羞的脸色,了然笑道:“这是对的,得赶紧下奶,要不然宝贝儿子、闺女睡饱了醒来要饿肚子了。三个娃奶水怕是不够,趁早熬点米糊,免得娃哭闹了接不上趟。”

  护士不知道盈芳家准备了奶粉,以为孩子从出生到这会儿还没醒过,说道:“孩子醒了让他们多吮吮,多吮吮就来奶了,哭几声也不打紧的。”

  “谢谢护士同志。”

  “为人民服务,应该的!”

  护士查完16床,接着问隔壁床产妇:“你男人呢?生完就回家了?孩子要是醒了谁照顾?”

  女人带着鼻音低声说了句:“我自己会弄的。就是得麻烦护士同志,帮我打两壶热水来行吗?”

  护士帮忙打来热水就去其他病房了。

  盈芳见女人吃力地撑坐起来,大概是想倒杯热水喝,忙让向刚过去搭把手。

  女人感激地道谢,捧着茶缸喝了两口热水,这才苦笑道:“是我自己肚子不争气,连着三胎都是闺女,公婆不高兴,他夹在中间难做人。平时待我还是不错的……”

  顿了顿,朝盈芳笑笑,羡慕地说:“还是大妹子你能干,一生生仨,而且还子女双全。我要是像你这样,头胎就生个儿子,不知该多好……可怜我两个闺女,如今三个了,跟着我一起受苦……唉……”

  盈芳听得心头阵阵难受,有心想宽慰她几句,又不知从何劝起,最后说道:“大姐,你肚子饿吗?我这有吃的,就是冷掉了。你要不介意,搁茶杯盖上捂一捂,垫垫肚子。”

  女人其实早就饥肠辘辘了,可家里始终不给她送吃的,她一个刚生完孩子的产妇能做什么?只能干熬着。摆着手客气地说不要。

  盈芳给向刚使了个眼色,让他把剩下两张鸡蛋饼拿过去,又从保温桶里分了一碗红糖水给她。

  “大人饿一顿没事,可你才生完,饿了怎么奶孩子呢?”

  女人闻言,快速抹了抹眼角,迭声道着谢收下了小俩口的这份心意。

  如此一来,双方的话匣子打开了。

  女人也是镇上居民,不过公婆原本没打算送她上卫生院生产,偏巧能找的产婆都出去接活了,什么时候回来算不准,而她羊水破了,再不生怕是要难产,她男人当机立断送她来了卫生院。

  上医院生产要花钱,为此把公婆惹得很不高兴。倘若生的是儿子,或许还会给她个好脸色,谁知又是个闺女,等出院回家指不定要怎么骂她呢。

  女人事无巨细都说了,盈芳不说点啥,岂不显得自己很高冷?于是刚想开口做个自我介绍,对方腼腆一笑,说:“我知道,你男人是部队的,你父母还是京都来的高官。”

  “啊?”

  盈芳和向刚面面相觑。

  她男人是部队的不假,可爹妈是京都来的高官,这就言过其实了吧?

  “大姐你是听谁说的呀?”

  “很多人都这么说。你家那几口人,镇上居民大部分都认识了。先前老林,哦,就是家住街心巷口的林世强啦,他媳妇和你们是不是有点瓜葛?”

  这话大姐还委婉说了,事实上,镇上居民说起借屋子的京都人,都是称呼“老林媳妇的亲家”的。

  盈芳和向刚听了,眼里满满都是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