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10章 发动了
  一家人手忙脚乱地送她到卫生院,产房里正好有个产妇在生产,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楼道。

  姜心柔打了个哆嗦,揪着丈夫的手直担心:“乖囡会平平安安顺产的。”

  “必须的!”萧三爷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当年媳妇儿生产,他不在身边,赶回去时,媳妇儿已经生好了,五官精致的闺女秀气地闭着眼,文静地躺在媳妇儿身边,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从来不知道,女人生产时竟然那么恐怖,撕心裂肺的惨叫,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就这一次,下次不生了,一个家庭两个娃够了!够了!”萧三爷自言自语地说。

  姜心柔抽了一下嘴,被丈夫这一说,焦虑的心情倒是平静不少:“这话你得和你女婿商量,你女婿想要多子多福,你能咋地?对了,小向那儿通知到了吗?”

  “小李去说了。”

  “那就好。也不知道要生多久,我生乖囡那次倒是顺利,进去不到五个小时就生好了。”

  “五个小时?”萧三爷略松懈的心猛地又揪紧,“五个小时还算顺利?”

  姜心柔白了他一眼:“那可不!你以为女人生孩子像拔萝卜啊,使使巧劲就出坑了?要不怎么说是在鬼门关转一圈呢?运气好转得回来,运气不好……唉总之都是这样过来的,你少大惊小怪,没见那边的家属都看过来了。”

  萧三爷张了张嘴,半晌,展开双臂搂了搂媳妇儿:“媳妇儿我错了,我应该再对你好一点的。”

  姜心柔扑哧乐了,拍开他爪子:“好啦,抛开你犯浑时欠抽的熊样儿,大部分时候的表现还算不错啦。行了,别搁这杵着了,到外头看看女婿来了没有,我进去陪陪闺女。看这情形,应该还没到生的时候。要是福嫂提着饭菜来了,你喊我一声,赶在生产之前,我再喂闺女吃几口,吃饱了才有力气生。”

  “行。”

  俩口子分头行动。

  那厢,收到小李同志报信的向刚,扔掉铲锨、脱掉脏兮兮的劳动服,迈开大步就往卫生院赶,赶了几步想起不是有自行车吗?走路哪有骑车快。于是又匆匆回来推自行车。小李看着他奔去又奔回,抽了一下嘴角。向副团长也有智商不在线的时候。

  “爸,小芳生了吗?”一到医院,向刚随手停好自行车,就往妇产科跑。老远看到岳父大人蹲在台阶上发呆,气喘吁吁地上前问。

  “哪那么快啊!想当年你丈母娘生你媳妇,五个钟头还说快的。慢的那些,生上一天一夜的都有。”萧三爷现学现用。

  向刚和他方才的反应一样:“啥?生上一天一夜都有可能?”

  “我是说别人,没说乖囡。你急啥?乖囡的运气一向好,这次也不会差。得,你来了我先进去了,你搁这等着,一会儿福嫂提着饭菜过来,你赶紧送进来让你丈母娘喂你媳妇吃几口,这样生孩子才有力。”

  “哦哦。”傻女婿就这么被丈人老头忽悠着守外头等福嫂。

  交出“接力棒”的萧三爷,颠颠地进去看闺女,结果护士不让他进产房。说是只有女的才能进,而且一家只能进一个陪床的。要是人人都进去,再宽敞的待产室也不够用啊。何况只是乡镇一级的卫生院,待产室本来就不大。

  这么一来,萧三爷只能焦急又无奈地背着手在外头踱步。

  听着产床的妇人一声高过一声的鬼哭狼嚎,萧三爷的心肝脾肺肾,似乎集体悬到了嗓子眼。想到自家闺女一会儿也要这样,就有点发晕。

  “福嫂提着篮子匆匆赶到,被向刚领了进来。

  “爸,福嫂来了,小芳怎么样?”

  “我咋知道!”萧三爷郁闷地吐槽,“护士不让我进。”

  “我送进去吧,男人家确实不适合进产房。”福嫂笑着随护士进了待产室,不过放下篮子就又出来了。

  “小芳怎么样?气色还好吧?”向刚惦记自个媳妇。

  福嫂点点头:“挺好的,还没大发动,你丈母娘喂她吃东西呢。”

  向刚心踏实不少。

  然而没几分钟,姜心柔冲出来喊护士:“护士!护士!我女儿忽然痛得不行,是不是要生了?快快快,你们谁赶紧看看去,她怀的是双胞胎,一步都迟不得的!”

  护士闻言,忙进去看情况。

  萧三爷翁婿俩,脸贴着门玻璃想看清待产室里的情景,可惜玻璃背后挂着天蓝色的布帘子,根本看不清。

  进进出出的护士、医生时不时地冲他们吼一声:“谁的家属?到一边等去!别杵在这妨碍人!”

  翁婿俩尴尬地对视一眼,而后挪了个位置,竖着耳朵继续听里头的动静。

  “到底生没生啊?”

  “应该还没吧,妈还在里头。”

  话音刚落,姜心柔被护士赶出来了,把篮子递给福嫂,拿手帕抹着额上急出来的汗说:“上产床了,但愿顺顺利利的,别耗太久。可惜没吃几口就发动了,生到后面我估摸着会饿。”

  “生完再给她补也一样。”萧三爷说,心思还在产房,没听到和之前那个产妇一样的凄厉尖嚎,倒反觉得不正常,侧头问媳妇,“乖囡咋一声不吭啊?会不会有什么事?要不你进去瞧瞧?”

  “我要是能进去看,还会搁这里站着?”姜心柔白他一眼。方才可不就是被护士撵出来的嘛。

  萧三爷抽了一下嘴:“那要不找个护士问问,咋一点响动都没有啊?”

  向刚扭头看丈母娘,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姜心柔拧拧眉心,感到心累:“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而且你以为大吼大叫就能顺利生娃了?那其实比较耗体力……总之乖囡都懂的,你俩能安静会儿么?”

  翁婿俩默默地对了个眼神,随后不约而同地往产房门口挪了挪,正好碰上个小护士端着消毒盘子出来,硬着头皮上前问:“刚上产床的孕妇,情况咋样?”

  “为人名服务!生完会通知你们的!”

  翁婿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