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08章 女人就是爱八卦
  “还有咧,澳门赌博网站:雁栖山被政府征用这事儿你们听老张大夫讲起了吧?征用之后,把咱们不敢进的深林用荆棘穿插钢丝围了起来,说是要建军事基地什么的,山路也给整修了一番,如今上下山方便了很多,而且只要不闯荆棘墙,外围的林子随便进,不用担心会不会有狼突然窜出来。村里人胆子大了不少,比往年多捡到不少山货。这不,二嫂让我给你们捎了一袋来,山木耳、菌菇啥的,家里还晒了很多,吃完了再给你们捎。”

  盈芳探头看向阿九叔拆开的麻袋,还真是满满一袋山货。她今年大着肚子不方便上山,就向刚每次去捎点回来,因此木耳、蘑菇之类的,囤的不是很多,就平时家里吃吃还行,过年就有点捉襟见肘了。有了这一麻袋,过年何愁没菌菇吃啊?

  “谢谢阿九叔!”

  “谢啥,都是我二嫂整的,我就出了点力气,你要谢谢我二嫂去。”向九被谢的难为情了,红着耳朵根低头掀开竹筐盖。

  特大号的竹筐里,挤着两只鸡、两只鸭。

  “再多我带不了,老张大夫就留下了两双母鸡鸭。说是多养些日子也好,你正月不是要生了吗?老俩口商量好了,到时让你师兄他们捎来。产后喝点老母鸡汤,大补啊。”

  盈芳促狭地打趣他:“我师兄你该喊啥啊?”

  “咳咳咳!”向九被自己口水呛到了,顾左右而言他,“哎呀,鸡鸭的翅膀和爪子绑的时间有点长,得赶紧解下来。瞧瞧这蔫头耷脑的,不过没事儿,放出来就好了。你们这有窝棚吗?最好先放窝棚里让它们适应适应,而且院子里一放,保管一地屎。离过年还有些日子,可以再养上几天,过年宰了吃肉更肥。”

  “窝棚有,屋后就有个旧的,前两天收拾干净了堆杂物呢,我去把杂物清出来,给它们住吧。”姜心柔端菜上来,顺嘴接道。

  向刚就和丈母娘一起,把窝棚整空了,棚顶铺上稻草和棕榈皮,保暖又防水。

  内里简单隔了一下,鸡和鸭分开关。

  鸡窝铺了一层厚实干燥的稻草,倘若下蛋也不会磕破。鸭窝则少不了水槽,靠角落也铺了一层稻草。

  “凑合着住吧,反正过不多久就杀了。”姜心柔看着鸡鸭获得解放、欢天喜地地啄着小米粒,拍拍手说道。

  向九笑着道:“这话以后可不能当着它们的面说,尤其猪羊跟前,会闹绝食的。”

  姜心柔咂舌:“还有这样的说法?”见大伙儿齐点头,抽了一下嘴,“得,那我以后避着它们说。绝食可不成,闹瘦了咋办?骨头可没肉好吃。”

  大伙儿都笑了。

  “开饭咯!”福嫂从灶房窗口探出头,笑吟吟地唤他们。

  “走走走!吃饭去!吃饭皇帝大!”

  “向兄弟饿坏了吧?敞开肚子吃,吃饱点!吃完了再和我们说说老家的事。”萧三爷哥俩好地揽着向九的肩说道。

  盈芳和向刚相视一笑,跟着往屋里走。

  哪还用等吃饱喝足啊,向九边吃边给大伙儿讲这几个月公社发生的大小事。

  “……隔壁公社的鱼塘起底,网到一只大老鳖,按理说是好事儿啊,像咱们公社那两条河,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鳖,搞不好成精了都。结果隔壁公社的人,你们猜怎么着?为怎么个分法闹了一场,搞得大伙儿都不愉快,最后那大老鳖还给溜了,哈哈哈……”

  “哦对了,刘继红结婚了。”

  “啊?”

  这个消息比隔壁公社网到大老鳖更令盈芳吃惊。

  她的印象里,刘继红是那种宁愿孤独终老也不愿将就嫁个农家汉子做乡下媳妇的知青。对乡下人的厌恶,是从骨子里一直散发出来的。全公社的妇女同志,经上次那件事,怕是没一个不认清她的。居然还会结婚?能不让人意外嘛。

  “她嫁的可不是普通农汉。”向九这把八卦小喇叭继续播报,“是在江对岸城里头上班的。据说和刚子一样,军人出身,去年刚退役。回到宁和老家,托关系进了革委会。长得是挺不错的,反正是小姑娘喜欢的型。当然了,跟咱们刚子比起来,那还差得远呢。”

  姜心柔乐了,忍不住插了句嘴:“光看长相可不顶用啊。我女婿的人品比他长相还优秀。”

  萧三爷妇唱夫随,赶紧拍马跟上:“那是!你女婿是你闺女万里挑一选回家的,能不优秀吗?”

  “王婆卖瓜说的就是你们俩口子吧?”来了之后大部分时间都保持沉默的萧大,这时实在憋不住幽幽呛了一句。

  “哟,老大你清醒了啊?”萧三爷乐道,“这才对嘛!一家人聚一起,就该热热闹闹、无话不谈的嘛。”

  “啪!”

  萧老爷子抬手拍了他后背一下,“会不会说话的?不会说就少说几句。”

  萧三爷龇牙扭头,看到老大脸上瞬间收敛的笑容,意识到刚刚那话,想必又戳中老大心事了。提到一家人,保不齐又想到了他那冷血的儿子、不争气闺女,以及被判老改了还死性不改的祝美娣。真是……说句心里话咋那么不容易啊!

  许是察觉气氛有点怪,向九埋头扒了几口饭,直到姜心柔给他夹了块红烧肉,并问他:“咋不往下说了?那知青嫁到县城,婚礼想必很隆重吧?男方家出了啥彩礼?女方家来了多少客人?过江的话,嫁妆得用水泥船摇过岸了吧?”

  “女人就是爱八卦。”萧三爷糗了自个媳妇一句,完了对向九说,“看在她那么想知道的份上,你给我们大伙儿讲讲呗!”说着,往向九碗里又夹了块红烧肉。

  “够了够了!”向九受宠若惊。

  不光有干部级别的萧三爷给他夹肉的因素,更主要的是——他今晚吃的鲜猪肉,比过去几个月吃到的加起来都要多。

  事实上,打从向刚回老家那趟逮到一头猪,大伙儿分分吃了一顿满足的野猪肉大餐之后,大部分人家的饭桌上,几乎没见到过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