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06章 产前的收获
  话是这么说,可心里到底存着一桩事。

  看了看天色,差不多是饭点了,陈平吩咐司机往家开。

  师长夫人看到丈夫回来,愣了愣:“回来吃咋不提前吱一声?都没买什么菜。”

  “我也是临时决定的,囫囵对付一顿得了。”陈平神色郁郁地在饭桌前坐了下来。

  看丈夫脸色不佳,师长夫人盛来饭,把临时煎好的荷包蛋,夹到了丈夫碗里,试探性地问:“怎么了这是?早上出门我看你心情还挺好的,半天不见就臭着个脸了,部队出啥事了吗?”

  “呸呸呸!乌鸦嘴!部队能出啥事?这不有事烦着呢。”陈平和他媳妇感情还不错,丈人丈母娘都是机关干部,他夫人读书虽少,单架不住性格脾气好,因此有点什么事,也愿意拿出来和她商量。

  于是把刘永海吩咐他打压向刚、以及夏老萧老等人轮番上门说情的事大致说了一下,末了苦恼地问夫人:“你说接下来萧家那边会出什么招?我到底是听参谋长的呢,还是依夏老几个的意思,把向刚调回一团?”

  师长夫人心里门清,睨了丈夫一眼:“你都迈出那一步了,再回头怕是两头不讨好。”

  “那依夫人的意思?”

  “找个时间和小向谈谈,就说调他去筑路队,也是组织对他的一种考验。言语间多透露些想提拔他的讯息,只要他心里没疙瘩,相反还积极主动地投入到筑路、修路,夏老他们想来也不会站出来说什么。”

  “对啊!”陈平眼睛一亮,拍了拍大腿,夸媳妇:“还是夫人想得周到。就这么办!”

  于是,当天晚上,陈平赶回霞山镇,兴冲冲地派一团长找来向刚,约在办公室里谈了小半宿。

  言谈举止,除了对向刚殷切的期盼和鼓励,还有他目前所处位置的为难之处。

  倘若换成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兵,怕是真的会受宠若惊,从而对陈平这个师长推心置腹。从此无话不谈,妥妥滴视他为偶像,执行起他的命令热情洋溢、毫无二心。

  然而向刚不是。

  他从小经历诸多的白眼和冷嘲热讽,打拼到现在,一颗心已然刚硬如坚石。别说陈平前后两幅面孔令人疑窦丛生,哪怕一开始就持这样的态度,心里也门儿清。如今不过是看得更透了。

  因此回到家,盈芳问他师长找他干什么去,他哂然一笑:“没啥,就是怕我想太多,给我颗糖安抚安抚。”

  爷爷和丈人上午刚找师长谈事情,晚上师长就找他去谈话,要说两者间没有任何关系,打死他都不信。

  盈芳一想,也明白了:“师长可有说几时调你回一团?”

  向刚摇摇头:“短时间怕是够呛。”要不然就不会给他糖安抚了。

  甩甩头,“不说这些了,很晚了。”搂过媳妇儿,低头亲了她一口,柔声道,“让你先睡你不睡,明儿当心起不来。”

  “起不来就睡个懒觉好了。你要上工都还没睡呢,我一个成天待在家除了吃就是睡的,有啥好担心的。你不觉得我都快成一头小猪了吗?”盈芳笑着自我打趣,完了偎入男人的怀抱。天冷了,男人就是个移动的暖手炉啊,偎在他怀里,丝毫感觉不到空气的冷。

  被需要的向副团长,一脸满足地拥着媳妇儿进入梦乡。

  ……

  随后几天,萧家人当不知情似的,看陈平时不时地拉向刚到他办公室联络感情,唯独只字不提何时调他回一团的事。大家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盈芳拿先前囤的茯苓,变着花样给家人加餐,什么茯苓饼、茯苓煲、茯苓粥……都拿出来尝试了一遍。

  当然,主旨是给大伯调理身体,只不过大伙儿都跟着受益就是了。

  礼拜天时,除老爷子以外,所有男人在金毛的带领下,去了趟悬崖石缝。把背去的瓶瓶罐罐都盛满猴儿酒才回来。正不正宗且不去管它,起码味道超级赞不是吗?

  向刚把卖相最好的酒坛盛着的猴儿酒藏了起来,没给丈人、丈母娘瞧见。答应了媳妇儿的事,可不能食言了。

  金毛瞄见男主人悄默默的举动,也跟着把其中一坛酒藏进了地窖——它那暖融融的专属窝后背。

  喵了个咪的,上回领男主人舀回来的那坛酒,以为都是它的,结果一口都没它的份,气死猴子了!

  这次学乖了,先下手为强!一回来就把其中一坛占为己有,趁人不注意藏了起来。这下没人和它抢了吧,嘿嘿嘿!

  除了囤酒,一行人还去后山加固了一番陷阱。盼着落雪前,能再收获几只野味。

  日子在热火朝天的囤冬中,一点点地朝腊月逼近。

  盈芳的肚子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持续变大。

  大到她以为是极限了,结果好像还能再大。

  身边人都没见过这么大的肚子,谁让这是他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双胞胎……的妈。

  尤其是老爷子,每次一看到她,就忍不住担心下一秒是不是说生就生了?

  一个劲地劝她:“快坐下快坐下,别净站着!哎哟喂你老兜圈干啥子咧?不怕兜着兜着娃从你肚子里坠下来啊?”

  盈芳没感觉,反过来劝老爷子:“爷爷,我走得一点不快,不打紧的。而且这是贺医生说的,怀着双胎更要多走走,这样生产的时候不至于难……”

  “啊呸呸呸!说什么胡话哪!童言无忌大风吹去!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爷爷,‘童言’这两字用的不对吧?我要是孩童,能怀孕吗?”

  “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娃,有啥子不对?”

  “……”得!您是老爷子您最大!

  类似的对话,每天不知道要进行几遍。

  大伙儿从一开始的忍俊不禁,到后面的习以为常,渐渐的,适应了家里有个特大号的大肚婆,每天照三餐地捧着肚子在院子里头散步。

  屋檐下,花白胡子花白头发的老爷子,拄着手杖唠唠叨叨,视线却始终不离惬意踱步的孙女儿,生怕她下一秒就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