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03章 又得好东西
  “爸,澳门赌博网站:你们坐了半天火车,又倒来倒去地换车,肯定累坏了,吃碗汤面先去睡一觉。”姜心柔笑着说道,“酒就别喝了,等晚上,晚上咱们整顿好的,给你们接风洗尘。”

  “那感情好!老大,走!咱们吃点心去,吃完睡一觉,醒来咱爷俩下盘棋,战它个三百回合。”老爷子说着,抱起酒坛,生怕小儿子抢似的,抱自个房间藏着去了。

  萧延武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被老爷子抱在怀里的酒坛子,表情别提多幽怨。

  不过等老爷子几个吃完面条,进房间休息,立马恢复正经。

  盈芳抽了一下嘴,敢情她爹是装的。

  “当然装的,老子还不至于馋成那样,又不是你爷爷,咳咳……不说这个,刚你妈说有人上门找茬是咋回事儿?”吃完面条,拿竹签剔着牙,靠在椅背上问闺女。

  盈芳就把她爹不在的这几天发生的大小事都说了。

  萧三爷一听,乖乖!他离家也没一个月吧,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还几乎都是糟心事。

  “……女婿生母的事,你俩处理得很好,人都死了,给点面子咱也不吃亏。至于外头那些闲言碎语,赶明我扶你爷爷去革委会坐坐,能进革委会的都是人精,不用明说,稍微提点两句就成。倒是小金牙这事,听着咋那么像是有人在故意打击报复啊?”

  “我寻思着会不会是陈平?”姜心柔把那天气呼呼地冲去部队找领导干部反映情况的事详细说了一遍,末了道,“就是那天之后,画风全变了,女婿不仅不被重用,还被调到了筑路队。老萧你说,一个堂堂副团级干部,且各方面都优秀得无人可及,不受重用反被冷待,不是故意报复是什么?要真是那天我言辞不当造成的,我愿意向陈平道歉,但他得把我女婿调回去……”

  姜心柔自责地都快哭了。

  萧延武忙安慰她:“好好好,我一定去整明白。你别哭啊,闺女都看你笑话了。”

  盈芳一缩脖子:“爸妈你们聊,我去地窖看看金牙。”

  “哎哎哎,你一个大肚子,下什么地窖啊。”姜心柔忙唤住她,“让你爸下去看看吧,顺便割点咸肉、拿些鸡蛋上来……对了还有金毛,不晓得醒了没有。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只猴子醉成这样……”

  一说到醉生梦死的金毛,娘俩个都忍不住笑了。

  萧三爷听说金毛喝猴儿酒喝到醉死过去,羡慕地直咂舌:“多好啊,猴儿酒喝到醉死,老子也想试试。”

  “你倒是去试啊!”姜心柔没好气地拧了一把他的腰间肉。

  萧三爷疼得差点蹦起来:“哎哟喂!媳妇疼疼疼!”

  “哈哈哈……”

  ……

  当晚,盈芳一家聚在一起大搓了一顿。

  向刚收工回来,先去了趟后山。中午来不及看,因此收了工没回家先去看陷阱。可惜没任何猎物,四周也没发现野兔之类的,原以为这趟要无功而返了,结果下山路上碰到巡山的小光,问他对石蛙感不感兴趣。

  这几天他和阿聪在溪坎边的石洞,抓到不少石蛙,想着最好能换点棉絮。新棉旧棉都可以。倘若有搁置不用的旧棉被那就更好了,省的他们还要费心思缝成棉被,直接送去给南阳市劳改的大哥使用。

  向刚二话不说,包圆了他和阿聪抓到的十多斤石蛙,并让他跟着上家里拿棉絮。

  今年新弹了几床新棉被,旧的发硬的棉絮,拆了弹松,缝了几床垫被。

  尽管家里人多,但小李同志上趟去京都接福嫂时,又背了几床较新的棉被过来,过冬足够了。

  向刚便捧了条半新不旧的厚被子出来,跟小光换了十几斤石蛙。

  “这是好东西!”萧老爷子背着手,站在装石蛙的桶跟前说道。

  “好是好,可拿一条被子换,是不是贵了点。”姜心柔不禁心疼那床送出去的棉被。虽说是旧的,可弹松了一样很软乎、很暖和。

  “妈,今年秋收棉花减产,价格想必比往年贵很多。姚木进去后,穿的用的都得靠家里送去,相当于阿光两人要养活三人,挺不容易的。咱家今年过冬被子够用了,换一床给他们,当是积个福呗。”盈芳笑着宽慰她娘。

  姜心柔笑睨她一眼:“我说呢,女婿明明不是馋嘴的人,咋肯拿棉被换石蛙。敢情你俩商量好的?”

  向刚含笑和媳妇对了个温情脉脉的眼神,回答丈母娘:“没商量,就我回来和她说,阿光想拿石蛙跟咱们换床棉被,姚木在里头没御寒的衣被,小芳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还让我挑了床最厚的。”

  “是是是,你俩心意相通。”姜心柔无奈又好笑。

  萧延武刚在灶房烧火,这会儿才走出来,看到木桶里的石蛙,“哟”了一声:“好东西啊!老头子,你三天的下酒菜有着落了!”

  “去去去!别想老子匀酒给你。”

  “咋叫匀呢?明明是咱们共有的东西。”萧延武对老爷子抱走的那坛猴儿酒念念不忘,朝女婿招招手,“来来,女婿,你来告诉你爷爷,那酒是咱们一家的,不是他一个人的。你来告诉他真相!我说了不管用,尽挑对他有利的听。是不是耳朵不中用了啊老头子?”

  “你才不中用!”老爷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向刚忙打圆场:“这酒起码能再舀个两三坛回来。我因为就带了一个酒坛子过去,中午时间又赶,所以……”

  “啥?你说这酒还有?”

  “不止一坛?还能再舀两三坛?”

  正斗嘴的爷俩,异口同声,齐齐看向刚:“有没有搞错?”

  “没搞错。”向刚哭笑不得,正好金毛捧着个碗咕咚咕咚喝着盈芳犒赏它的麦乳精米糊糊走出来,把它喊到身边揉揉它毛茸茸的脑袋说,“是不是猴儿酒我不知道,不过确实是野果酿的。不信的话,赶明我带爸再去一趟。这次是金毛领我去的,路程有点曲折,不过回来路上我留了记号,应该能找到。再不济还有金毛呢,它对那一带挺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