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98章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怎么在外面?不冷吗?”向刚推着自行车进来,澳门赌博网站:见媳妇儿在院子里踱步,眉头一皱,“这天入夜有露珠了,别着凉,快进屋去。”

  盈芳见他回来,顿觉有了主心骨,当即把下午的事大致说了一遍,末了蹙着秀眉忧心忡忡问:“其实我并不愿意小金牙走老金这条路,咱能拒绝吗?”

  “你要不乐意,咱就不送。”向刚不带停顿地回答。

  停好车,看了眼天色,想了想对媳妇儿说:“既然小金它们都跟着去了,想必不会有事。我先找团长打听打听,弄清楚到底咋回事。”

  “吃了饭再去吧,不差这点时间。”姜心柔走出来说,“饭做好了,你忙一天也累了,快坐下,吃饭皇帝大,吃饱了再去打听。”

  三人坐下吃饭。

  吃一半,老金吭哧吭哧地跑回来了。

  “老金,你儿砸咧?”

  老金哈着舌头,气喘吁吁地扭头看。

  三人以为小金牙跟在后头,母爱爆棚的姜心柔抢先一步出去,想要抱抱可怜催的小狼犬。

  可哪儿有金牙的身影啊?

  倒是金毛,熟门熟路地翻墙进来。

  见大伙儿齐齐瞅着它,还当列队欢迎它呢,兴奋地翻了个跟头,吱吱乐个不停。

  “金毛,金牙没跟着你们一块儿回来?”

  “嘁——”金毛漏了气,撅着腚甩了甩尾巴,攀上院角的皂荚树,气呼呼地荡起秋千。

  “喵——”

  喵大爷出现了,背上驮着一只明显赶超它体型的动物,除了金牙还有谁?

  “金牙这是怎么了?”姜心柔心疼地迎上去。

  向刚提起金牙,掀开它眼皮正要检查瞳孔,金牙不耐烦地探出爪子,虚空一挥,继而又耷拉下来,就这么吊在向刚手上,继续呼呼大睡。

  看清小家伙只是睡着而不是晕过去,三人齐舒了口气。

  “小向,你抱它去地窖吧,我在角落铺了些碎布头,暂时先让它睡那里。等明儿你爸他们来了,咱再找师长理论。”姜心柔提议。

  “爸他们明儿回来?”向刚还不知道这个事呢。

  盈芳便把收到电报的事说了一下。

  向刚听后,想了想也好,要是这事儿真是师长整出来的幺蛾子,陈团即便知道怕是也有心无力,索性不去难为他了。等明儿岳父大人回来了,再商讨对策。

  三人安顿好跑累了困觉的小金牙,盈芳还贴心地在它临时窝前放了碗麦乳精冲泡的米糊糊,抚慰它今日所受的惊吓。

  金毛见了,馋得直吞口水,叽叽咕咕指责盈芳偏心。

  盈芳还能咋地?每只都来一碗呗。

  吃饱喝足,撵小家伙们回窝睡觉。

  小俩口也推起自行车回家。

  远远看到陈团抽着烟,蹲在大院门口等他们。

  看那架势和眼神,就知道他肯定是有话和向刚说,盈芳识趣地先上了楼。

  “小舒,你回来了?”吴桂花开门出来倒洗脚水,看到盈芳抓着扶梯慢悠悠地走上来,四下看了看,凑近盈芳小声问,“听说下午军犬营的找你家麻烦?还把小金牙吓进深山去了,有没有这回事儿啊?”

  “小金牙是吓跑了,这不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打算明儿上部队问问。”盈芳用事先和她娘对好的话说道。

  隔墙有耳,哪怕吴桂花信得过,这种事情还是能少说就少说。

  和吴桂花闲唠了几句就进屋了。

  一进屋,嗅到一股浓郁的酒香味,盈芳疑惑地走到西屋,莫非是酒坛子打翻了?可家里没看到有老鼠啊,金毛几只今儿也一直都在娘那边。

  正疑惑,却见金大王卷着西屋的窗棱丝丝地吐着蛇信,每吐一下,就哈出一口酒味。

  “小金?你啥时回来的?偷喝酒了?”

  问完,盈芳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因为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见小金偷喝家里的酒。除了上次金毛带来的猴儿酒,它倒是伸出蛇信舔了几口……咦?说到猴儿酒,空气里弥漫的酒香,还真有几分猴儿酒的味道。

  再联想下午时有点反常的金毛,恍悟地问:“是不是偷喝了金毛的酒,所以它来告状了?”

  小金晃了晃扁扁的三角脑袋,既像摇头又像点头。

  盈芳还想再问点什么,忽见金大王吧嗒抽搐了一下,原来是尾巴稍脱离了窗棱,往下滑了两个木楞格子,蛇信及时卷住格子,好悬没继续往下掉。

  待尾巴稍重又卷住窗棱,金大王掀了掀眼皮,似乎想嘚瑟一下,结果因为困得睁不开眼,导致效果像是在翻白眼。

  果然是醉了。盈芳闷声偷笑。

  清醒时候的金大王,可没这么萌。

  向刚回来时,盈芳还在笑。

  “这么开心?”男人挑眉睨她。

  盈芳把小金的糗态一说,向刚也忍不住笑了。

  又说到猴儿酒——

  “要不明儿跟着金毛去瞅瞅?”盈芳略显兴奋地提议,“看它那激动劲,那酒八成不是它的,没准是哪个树洞里新发现的……就是不知道被小金偷喝了多少,不过要是真有,能带一小**回来我也很满足了。”

  看到媳妇儿愉悦中透着那么点馋样的满足表情,向刚笑着刮刮她鼻尖:“你可不能喝,起码得等娃断奶了才能喝。”

  好嘛。盈芳泄气地垮了肩。忘了她此刻不是自由身。

  向刚沉沉低笑,随即亲了亲她的额头,拥着她边往卧室走边在她耳畔说:“放心,要是真有酒,不管多少都给你留着,其他人一口都不给。”

  明知不可能(就算他真的说到做到,她也做不到藏起来吃独食啊),可听着就是高兴,心里简直比喝了野蜂蜜还甜。

  最让人感动的甜言蜜语不外乎如此——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倾我所能、尽我所有。

  第二天,盈芳家一切如常。

  那些想看她家好戏的家属们无趣地收回了偷觑的眼神。

  李双英过来问情由:“昨儿我回娘家了,早上进门就听几个碎嘴婆念叨了昨天的事。到底咋回事啊?上次不是说好等小金牙大点了再送它进军营的,咋这么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