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92章 累并快乐着
  笑着笑着,想到吴桂花傍晚时说的话,又笑不出来了,微蹙着秀眉说:

  “桂花嫂子说今年收成很差,听她厂里的会计说,供销社内部已经传开了,今年印发的粮票,不定都能兑得到粮食,劝咱们趁早把手头的票证都兑成实物。”

  向刚也皱皱眉:“我也听到过类似风声。这样,我明儿上工前,先去粮站探探,能囤咱们先囤上一些。”

  如今他们家也是一个大户了,等媳妇生了,又多出两张嘴,老的老、小的小,缺粮食怎么成?!

  “好在老家还囤了些谷子。”

  盈芳这时无比庆幸自己当时留了个心眼,在老家地窖囤了不少稻谷、小米。陈年谷子舂的米,口感没新米好,可实在没得吃了,谁还管它口感如何啊,能饱肚子就不错了。到时候集体回老家住一阵子,干的吃不饱,稀的总不至于饿着人?总归能熬过青黄不接的那俩月吧。

  向刚想了想,说:“这个礼拜起,有空我就上山。霞山、南阳山都去转转,看能不能找到些吃的。像你以前在老家山上挖的野木薯、野芋艿,都是能饱肚的,多多益善。”

  “要是我已经生完了该多好啊。”盈芳捧着大肚子无比惆怅。她也想上山啊,山里宝贝多。关键是小金和她心意相通,总能发现一些旁人不易发现的好料。

  向刚笑睨着她:“你乖乖养胎,等生完了,有的是机会上山玩。”

  “咋说话的!我是去寻宝贝,咋说我是去玩的呢!”盈芳不服气地叉腰怒瞪。

  明明是母老虎的彪悍样,落在男人眼里,却别有一番风情。

  “好好好,你说咋地就咋地。水不烫了,我给你擦脚,快钻被窝去,别感冒了。”

  他则负责善后,倒了洗脚水、拿拖把抹干溅湿的地面。

  小俩口一前一后进了卧室。

  被忽视的金毛傻眼了。

  啊喂!老子还搁这儿呢!晚上睡觉都还没找落。老子的窝搬去了院子,这儿没老子窝了,老子今晚住哪儿?外头黑灯瞎火的,它可不敢出去。

  还说老子是大功臣,这是对待大功臣的态度吗?

  哼唧!

  金毛咯吱咯吱挠了会儿门板,发现里头也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船只在摇晃,金毛挠得更起劲了,以为男女主人在逗它玩。

  直到咯吱咯吱的摇晃声终于消失,男主人趿着拖鞋一脸餍足地出来,丢了只靠背垫给它,“一边睡觉去,大半夜的再捣乱,明儿把你丢山里头去!”

  金毛木着毛毛脸,一脸懵逼。

  啥西?把它扔山里?

  笑死猴子了!

  山里哪个角落老子没玩过?

  嗤!

  它鄙夷地睨了向刚一眼,作怪地扭了扭屁股,朝他放了个超级大响屁——憋半天了,放出来的感觉好爽啊!

  向刚瞬间被熏得不行,差点拎起毛猴子从阳台扔下去,到底还是忍住了。

  自我催眠:这货目前还是媳妇儿的心头肉,弄死弄残,最伤心的还是媳妇,再忍忍,等亲儿子出生了,媳妇儿的注意力一准转移,到时要是再这么顽皮,哼哼……

  金毛打了个哆嗦,不敢再挑战男主人的淫|威,拽着女主人赏赐的靠背垫,躲西屋睡觉去了。

  向刚打了盆温水,轻手轻脚地回到床边,媳妇儿困得已经睡着了。轻柔地给她擦拭后,小心翼翼地搂着人儿,也满足地闭上了眼。

  接下来几天,天气都很好。

  盈芳和她娘,陆陆续续地拿钱、票从供销社、粮油站、棉站、五金店兑了不少东西回来。

  一部分囤在借住的小院,一部分囤在盈芳家。

  由于趟数多,均摊到每次,倒也不怎么打眼。

  即使被蹲在井边洗衣裳、洗菜的军嫂看到,也以为是去散步兼闲逛了。

  吴桂花透露的小道消息,盈芳只告诉了李双英和王玉香。至于李双英和王玉香又告诉了谁,她就没管了。

  不过眼下看来,她们应该没怎么说出去,又或者即使说,也只说给了个别交情好的。大部分人仍旧攒着票,舍不得花。除非到期了不用浪费,否则都想攒到过年买年货。

  盈芳叹了口气,这样也好,省的知道的人多了引起哄抢,从而起坏效果。

  老家那边,她写了封信给师傅,如实说了听来的消息。别的不用多说,相信师傅也有数。

  娘俩个负责买买买,向刚则负责囤山货。

  趁着天好,每天中午、傍晚都会出去一趟,不是上霞山,就是去南阳山,多多少少总能掏点好东西回来。

  先是拎着金毛进山坳,顺利找到了白茯苓,挖了整整两箩筐;随后又挖到一大丛野山薯,块茎大的能砸死人。期间还捡到了几十个鸟蛋、野鸡蛋、十几窝鹌鹑蛋……只是这么多东西一次性挑回来太招人眼,分了好几批才如数搬到丈母娘住的地窖。

  南阳山那边则是小玩意儿多,毛栗、核桃、野柿子……种类丰富,然而摘的人也多,附近村庄的妇女、孩子,这段时间几乎天天往山上跑。向刚收工后去两个钟头,实在没啥花头。要不是想着这些东西都是媳妇儿爱吃的,他都懒得花那工夫去折腾。

  倒是无意中逮到了一窝野兔,大大小小十来只,也算是一笔意外的收获。

  小的留了两只养在竹笼里,其余都杀了,熏的熏、腌的腌,完了给夏老送了两只过去,剩下的晾干后,挂在地窖,不时拿来添个菜。

  连着几日都像大丰收,向刚累并快乐着。

  说实在的,升上副团没几天,就被调去管修路队,要说心情丝毫没受影响那是骗人的,无非是不想让家人担心、压在心底没表现出来罢了。

  不过分管修路队的工作有一点好,到点就收工,活计也清闲,收工后多了不少自由时间,中午回家都有俩小时休息时间,于是一天两次地往山上跑,林林总总地往家囤了不少好东西。

  要是和往常一样在部队训练,哪有这么多闲工夫。渐渐的,因岗位调动导致的失落感被收获时的满足和喜悦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