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88章 地道封不封
  “这次的事,澳门赌博网站:我既然插手了,陈平他不敢不给我面子。可有一,难保不会有二、有三。你要有什么别的想法,只管和我提。尽管退下来了,但多少还能说得上话,等再过几年,就不好说咯。”

  “嗯,容我好好想想。”向刚没当场回绝夏老的好意。

  知道他老人家是真心实意替他打算。但他还是想再试试。七一三是他军旅生涯的起点,不希望攀到半途就戛然而止。

  ……

  夏老和陈平谈过以后,七一三方面,派人到霞山镇公社,与居民代表开展了一次以“实事求是、不弄虚作假”为主题的亲民活动,澄清了向刚背的黑锅。

  与此同时,霞山公社拍电报给雁栖公社,求证了当年的事实真相验证罗彩娥虽系向刚生母,但早已在二十年前抛弃了这个儿子、跟着林世强到省城安家住林家附近的居民也站出来作证林世强经常打骂罗彩娥,有一次还打进了医院。最近几天打骂得尤其频繁,罗彩娥死前,他们听到林家传来的打骂声,次日听说罗彩娥死了,无不怀疑是被林世强打死的。

  罗彩娥暴毙的真相水落石出,总算还了向刚一个公道。

  只是陈平那边,到底还是防上了向刚。

  许是怕他太出色,被军区乃至总军区那边瞧上、从而压不住他的锋芒,那次事之后,就没再给向刚派过重要任务。

  先是取消了向刚于国庆阅军期间一团的指挥工作,临时将他调至修路队,继而是一连串的忽视。一团的事务,哪怕陈江派给了向刚,也被陈平打了回来。

  陈江毕竟只是个团长,哪够格和师长死磕啊有胆子死磕也没那资格啊。

  于是在某次吃饭时,他委婉地问向刚:“你是不是得罪那位了?”他指指头顶,指顶头上司,“要不然怎么像是要把你雪藏了似的。”

  向刚心里门清,多半是因为那件事,可想好了要在七一三待下去,势必得熬过这个坎。

  修路就修路吧,最起码安全有保障。最主要的是媳妇儿快生了,没外出任务他还偷着乐呢。

  便宽慰了陈团几句。

  陈团见他毫不在意的样子,恨铁不成钢,拿筷头敲敲桌面,指指向刚说:“你啊你,让我说什么好!你别不是以为我是故意来你家蹭吃蹭喝的吧?唉!得得得!算我白担心!”

  向刚笑着又给他斟了一小盅去年入秋酿的枸杞酒,说道:“哥的好意我心里记着呢,这不我媳妇儿快生了,少点事还轻松点,要是突然派我往外跑,我才该担心呢。”

  陈团一想也是,小向媳妇据说怀着双胎,生产时少不了受折磨,修路队如今就在霞山附近的乡镇铺路,中午回家吃个饭都笃定来得及。铺完差不多过年,正好赶上小向媳妇生产。

  这么一想倒也没觉得不好。可一想到挂着副团的职、却尽干些小兵的活,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又免不了替向刚不公:“你说的虽然没错,可……唉,这事儿吧,陈师做的着实不够意思,可我们人微言轻,反映了也没用。只能等他哪天想明白了,再把你调回来。”

  向刚点点头。

  送走陈团,回到屋里,盈芳正靠在床头翻看医书,看到他进来,坐起身问:“陈团长走了?”

  “走了,觉得你泡的枸杞酒好喝,我给他装了一**回去。”向刚挨着床沿坐下,低头握着媳妇的手,把玩她嫩如葱白的指头,表情有点幽怨。

  “明明是泡给我喝的,结果都进别人肚子里了。”

  盈芳好笑地捶他一拳:“你一个人也喝不了那么多呀。再说陈团和双英嫂子帮了我们这么多忙,理该送点给他们。你要是喜欢,今年再晒点枸杞,等米酒到了,再泡上两坛。”

  前阵子写信给向二婶,问她家里米酒还酿不?酿的话,给她留个十几二十斤,想泡几坛药酒。

  向二婶给她回信了,说今年收成不及去年好,不过十几二十斤还是能凑合着酿的,酿好了托向九捎来向九腊月里要来趟省城,一是受二老之托来接燕子姐弟俩,二是给她送鸡鸭。

  如此,盈芳心定了不少,要不然还得跑供销社买。一斤两斤倒是没什么,十几二十斤的买,一来太费酒票,二来谁知道会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随即盯上她。

  这年头真是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

  向刚听媳妇这么说,嘴角微勾,心里暖洋洋的。

  鞋子一蹬,正想上床和媳妇儿培养感情,结果被媳妇儿踹了一脚:“脚没泡咋上来了?去!泡脚去!”

  向副团长:媳妇儿打从怀了娃,越来越具暴力倾向。不过无论是温柔的,还是野蛮的,他都喜欢。

  颠颠地跑去泡了脚,上床来给媳妇儿捏腿、捏脚背。

  怀孕进入中后期,盈芳的腿脚隐有肿胀的迹象,白天要是站得久或是走路多,到晚上肿得更厉害。

  做为过来人的李双英、王玉香等军嫂,每次看到都说正常,可向刚仍觉心疼。闲下来,就帮媳妇儿捏捏、揉揉。

  怀孕这件事没法替她分担,只能在别的方面,极尽所能帮她减缓点压力和负担。

  睡前时光总是很温馨。

  小俩口聊了会儿远在运城的亲人,又聊到老家今年的收成,说到军区打算在雁栖山设基地,盈芳有点担忧:“那咱家的地道得封上吧?”

  山洞以前隐秘,是因为没人去那一带,如今整片山头都要被围起来做军部基地了,山洞那么明显,密道口能不被发现?要是怀疑他们另有图谋就糟了。

  “先看看吧。听夏老的意思,似乎是以山谷为起点,往深处围一块区域,靠近村寨的外围不打算禁。都围上了,村民们打柴怎么办?”

  “也是。深山不敢进,外围的野菜、蘑菇也能掘不少。要是都围上了,不准老百姓上山,村民们嘴上不说,心里少不得埋怨。”

  “可不就这个理。所以咱家那地道不用急着封,等明确的界线划出来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