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84章 地图
  因为江湖上,澳门赌博网站:把它传得太玄乎其玄了,什么逍遥拳起、天下无人匹敌;什么神篇在手、长生不老不是梦;更有药皇入世,没有治不了的伤、愈不了的病……

  总之,把秘笈说得跟神丹妙药似的。

  想不到真的存在。

  盈芳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她缓缓伸手触碰了一下书页,是真的!

  轻轻打开书页,内有拳谱三篇、药皇神篇六篇,薄薄几张纸,翻到最后一共也就九篇。

  就这么九篇东西,能起死人、肉白骨、甚至长生不老?

  盈芳并不相信。

  手指摩挲着第九篇底部,蓦地,这一页的页角,似乎和前面有什么不同。

  她狐疑地低下头,仔细瞅了瞅,发现还真有区别。

  这中间,似乎还夹了一层。

  在浓重的好奇心驱使下,盈芳小心翼翼地从纸张上,剥了一层近乎透明的类似丝质状的薄层下来。

  喵大爷上前嗅了嗅,没嗅到什么危机感,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这一舔,奇迹发生了。

  薄如蝉翼的丝纸上,显现出了一帧画。

  再仔细看,哪是什么画,分明是一幅地图。

  盈芳捏着薄薄的纸,来到灯下,举高到与视线齐平,仔细端详。

  “瞅着不像是地宫啊。”

  端详半天,她摇头咕哝。

  向刚送丈母娘到家就回来了,见饭厅没人,东屋的灯又亮着,就猜媳妇在屋里。

  掀开门帘走进来,看到她那架势,剑眉一挑:“不泡脚在干嘛呢?”

  “你回来啦?快过来看!”

  盈芳忙献宝地把地图呈给男人看,“这是从祖奶奶传下来的箱子里找到的,你猜怎么打开的?”

  不等向刚猜,盈芳已经兴奋地解答了:“就是橘子叼走的那把钥匙,居然就是这箱子的钥匙。里头的东西……”

  地宫的事差点脱口而出,及时打住,拽着他来到梳妆台前,拿起那封古朴的信以及信里头的一册秘笈,“你看,箱子里除了这封信,没别的东西,信里不是别的,是这么一册书,瞅着像武功秘笈。还有还有,这张地图是从秘笈最后一页里剥出来的。橘子调皮,以为是吃的,凑上来舔,不想被它舔出了一副地图,你看看画的是哪里?”

  被点到名的喵大爷,朝天翻了个白眼。啥叫以为是吃的?它有那么馋吗?

  小金目露讥诮地冲它吐了吐蛇信:不馋能被人剥虎皮?

  喵大爷噎了噎。咱能不提上辈子的旧账么?

  一蛇一猫又开始无声地争吵。

  这厢,盈芳小俩口头碰头,坐在灯下研究信和地图。

  关于盈芳说的秘笈,向刚是不信的。尽管册子上描述的一招一式,的确挺像那么回事。

  “反正你每天起得挺早,左右要晨练,拿这个试试嘛。万一成了呢?”盈芳细细品了会儿逍遥拳的招式说道。

  要是她没大肚子,一准照着练。

  能让八带门派不惜顶着被天下正派人士口诛伐的压力,攻上地宫疯狂抢夺,可见这秘笈必定不是泛泛之物。

  当然了,也可能只是个幌子。真正价值连城的,并非秘笈,而是藏在秘笈里的地图。

  然而小俩口研究半天,也没研究出上头描绘的地方是哪里、具体隐含着什么深意。

  “算了,不早了,先睡吧,得空再研究。”

  向刚瞄到床头柜上的石英钟,乖乖,都快十一点了,忙押着媳妇泡脚睡觉。

  两只小的直接被男人撵到屋外。

  不过,趁小俩口熄灯睡觉后,黑皮箱子被金橘用尾巴拴着偷出来了。

  怎么说也是它的虎皮缝的,如今箱子里的东西已经拿出来了,这箱子也可以入土为安了。

  连同钥匙一起,被它摸黑叼到山上,刨了个坑埋了。

  然后蹲在坑前,默默地舔着喵爪替前世的皮囊默了个哀。

  整个过程就小金看在眼里。

  直到东方露出鱼肚白,一蛇一猫颇有默契地跃入山谷,猎食的猎食、泄愤的泄愤,最后,叼着肥溜溜的山鸡、野兔大摇大摆地回来了。

  而且没去大院,直接去的姜心柔那。

  小金不方便出没,丢下山鸡就迅速隐入草丛游走了。

  金橘矫健地跃上墙头,正对堂屋门趴着。

  姜心柔起床打开堂屋门,一大早就收到一个大惊喜——两只垂死挣扎的鸡和兔。

  抬眼,金橘眯着眼舔着毛发趴在墙头,看到她出来,倏地挺直腰背,似乎在向她邀功。

  再瞅瞅兔子脸上那一长条明显是猫爪子挠的血痕,除了金橘,似乎没别的解释了。

  姜心柔猛夸了它几句,随后回屋,泡了碗米粉糊糊麦乳精出来,放到墙根旁,招手示意它下来喝。

  喵大爷不客气地笑纳了。

  轻盈地跃下墙头,背对着姜心柔咕咚咕咚喝完,而后熟门熟路地寻到窗台下专门给它垒的旧棉絮猫窝,补眠去了。

  姜心柔则拎出炉子,生起火,准备给鸡、兔褪毛。

  得趁早收拾干净咯。要不然附近那些家养的狗,闻到腥味汪汪叫个不停。轻则把人烦死,重则循着味儿找到这里来,可不得捅出乱子。

  待褪了毛、剖洗干净后,利索地将肉崭成小块,一一装进饭盒盖紧,再放到篮子里,上头遮了块布,快步来到闺女家。

  向刚一早起来按盈芳开的方子煎药,煎好后,连同蒸好的馒头一起,骑车送去南阳山,回来最快也要半小时后了。

  盈芳正在找昨儿忘记锁回到柜子里的黑皮箱子,还有那把钥匙,虽说打开了箱子,可东西本身是老教授的,总得给人一个交代吧。结果找半天没找着,正纳闷。

  “乖囡,你快看!”姜心柔一来就献宝,活脱脱像一个钟头前向她邀功的金橘。

  “小橘子真神了,这些都是它抓来的。哎呀,怎么有这么能干的猫啊。以前就听说过逮老鼠,咱家的猫还会逮兔子、山鸡。啧!赚到了赚到了!”

  盈芳想到和喵大爷一块儿失踪的金大王,多半是那只的功劳。

  提到两只小的……她一拍额,那黑皮箱子和钥匙,不会是被这两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给叼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