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81章 钥匙
  刚做完这些,向刚扛着一麻袋,气喘吁吁地赶回来了。

  麻袋里是分门别类的干草药,一部分用草纸包着,上头标了名称和分量草纸不够包了就用草绳系着,什么草药一目了然。然而也只是懂草药的盈芳认识,让向刚来辨认,能说对七八种就不错了。因此没让他耽搁时间找,而是把整袋都扛来。

  小俩口分工合作,盈芳把金钱草、车前草、茵陈蒿等挑出来,按方子上的用量要求,和溪黄草一起煎成汤药。

  向刚等药煎好,两只碗倒来倒去地让汤药不那么烫了,扶着老教授喝下去。

  过了一会儿,腹痛大概渐渐止住了,老教授疲乏得睡了过去。

  小俩口齐齐松了口气。

  “我去找生产队长请个假,你在这等我。妈那边大致也有数,让咱们慢慢来,不着急。”向刚拿出身上带的手绢,给媳妇擦着额头的汗说道。

  “嗯,那你去吧。我顺便熬锅小米粥,等老先生醒来可以喝。”

  小俩口分头行动。

  姜心柔在茶寮等了会儿,想想还是扛着竹筐过来了。

  看到闺女在灶头吹火熬小米粥,忙放下肩上的筐子,上前道:“我来我来。”

  “妈你怎么也来了?”盈芳诧异地问。

  姜心柔没好气地睨她一眼:“小向来拿自行车时,说老先生病得挺严重的,我能不担心吗?不过那会儿茶寮有人,也不好明着打听牛棚位置。等那些人散了才问五保户大爷打听。怎么样?没大碍吧?老远就闻到一股汤药味,小向拿药回来了?”

  “回来了,煎好让老先生服下了。这会儿找生产队长请假去了,这两天怕是下不了地。”盈芳边替她娘打下手,边回道。

  “听小向说是急性胆囊炎,这病不送医院,自己熬点药喝喝能好吗?”姜心柔看了闺女一眼。

  不是不知道闺女以前跟着老张大夫学过一段时间的中医,平时也一直有翻看医书,但从没往赤脚大夫一词上联想。毕竟老张大夫最初是出于照顾才说收她为徒,没想到还真有几把刷子。不禁感到自豪。

  盈芳压低声音回答她娘:“能好。师傅给的土方子效果很灵验。喝了药没一会儿就不痛了。等他醒来我再给把个脉。对了妈,咱们今天恐怕钓不成鱼了,老先生刚睡下,不知啥时能醒,你肚子饿不?先吃块白米糕垫垫肚子,一会儿粥好了,你也喝一碗。”

  “我不饿,在茶寮光水都喝饱了。”姜心柔拿拨火棍撩着柴杆含着笑说道,“五保户大爷太客气,还给我吃他自己炒的小黄豆。钓不钓鱼无所谓啊,本来就是陪你出来解闷、陪小向来散心的。”

  灶膛里,干柴碰到火,噼噼啪啪地炸响。火光映在她年过半百却看不出老态的脸上,澳门赌博网站:显得红润而祥和。

  “嗯。”盈芳柔柔一笑,“赶明爸和爷爷回来了,咱们大部队再开过来。到时,不仅钓鱼,还去山上打核桃、栗子。”

  娘俩个正说着,向刚替老教授请好假回来了。

  见丈母娘也在这,又听媳妇说今天情况特殊,就不去山里玩了,等老教授醒来,陪他吃点东西,看情况好转了估摸着也该回家了。

  向刚想想也好,就照媳妇说的办。不过干等着多无趣啊,于是让媳妇、丈母娘拿出红薯,埋在灶膛里烤着吃,他骑车去山塘钓了几条小杂鱼回来。

  这么小的鱼,烤熟了没多少,无非就尝个鲜。果腹主要还是靠红薯及家里带来的点心。

  等老教授醒后,喂他喝了碗熬得很稠的小米粥,又喂他喝了药,见他情况稳定了才告辞回家。

  “真是麻烦你们了。听小向说,原本是来南阳山玩的,结果因为老头儿我,害你们没玩成。都怨我这不争气的身子!”老教授靠坐在床头,捶着床板懊恼自责。

  “您千万别这么说。”盈芳赶忙劝道,“玩啥时候都行,哪有您老身体重要。这两天您在家好好休息,生产队那边已经替您请了假,生产队长也同意了。说是急性病,可只吃一天药是不够的。余下的药我带去熬,一天三顿,会让人给你送来的。”

  考虑到老教授这边没个人照顾,盈芳想了想,决定回家熬,熬好了向刚有时间让他送,没时间看小虎他们哪个有空,劳烦他们跑一趟。

  向刚也是这么个意思。

  老教授抹了抹湿润的眼眶,用力点了几下头:“谢谢的话我不多说了。我这个年纪,将来能不能再回到工作岗位也很难讲,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唯一还有点用的,就是我脑子还没生锈。小向啊,你帮我把香桌底下那个衣箱打开,把底层那个包裹拿出来。”

  向刚依言照做。

  包裹很快拿来了。

  老教授微微颤颤地打开包裹,里头是他这些年呕心沥血攥写的研究手稿。

  他把手稿交给向刚:“南下之前,我正打算递交学校,申报试验。可惜迟了一步……来到这里后,我也始终相信,眼前的迷雾终有一天会散去,总能等到亲手递交的那一天。可眼下看来,我这身子骨不行,难保哪天就撑不住了。你帮我一个忙,把这份手稿亲自交给一个人。”

  向刚隐隐猜到手上这份手稿的用途,顿时感觉千斤重。

  郑重地点头应下了老教授的委托。

  “您老放心,我一定将它交给您指定的那位先生。”

  老教授笑了笑,反过来安抚他:“别这么紧张。其实就是一份图纸,要是能研发成功,那咱们的防御力能提升一个档次。之所以让你亲手交付,是怕落到一些个心存不轨的人手里。你,我信得过。”

  向刚唰地行了个军礼:“绝不辜负您的托付。”

  “好好好。”老教授谢过他,顺便把包裹里其他几样东西也拿出来,是过去几十年和几位志同道合的老友探讨、交流的书信。趁这会儿有空,拿出想要重温一番。

  “吧嗒。”

  一叠厚厚的书信里,掉出一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