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78章 出事了
  罗彩娥低着头,澳门赌博网站:垂眉顺眼地站在林世强旁边。

  书记气得老脸通红,指着林世强道:“胡说八道!你媳妇和老郭一表三千里,哪来的亲眷关系?老郭的侄子、侄女,我又不是没写信联络过,人家态度很明确,一来路远不方便,二来老郭生前和他们没往来,走了自然不会要他的房子。既然放着也是放着,部队干部找咱们公社商量,想借住一段时间,而且不是白借,说好了到年底给咱们一些稀缺票,到时每家每户多多少少都能分到一些,咋就不合规矩了?”

  其他干部也纷纷说道:

  “是的是的,就是这么回事。”

  “这个事情书记一早就找咱们商量了,咱们大家都同意,这才借给部队干部的。”

  “老林啊,你有意见提出来,这很好,但不能空口无凭瞎哔哔啊,传出去,还当咱们当干部的联合起来做了什么龌龊事、欺负你们俩口子呢。”

  不仅公社干部、大队干部纷纷站出来解释,就连围观人群里也有人看不下去,直言揭露了林世强那点小心思:

  “我看是林世强你自己存了龌龊心思吧?郭老头那房子,放几年了都没见你们搭理,什么三不五时去打扫、收拾,拉倒吧!前阵子你叔家那不成器的小儿子,聚了一帮人,干什么龌龊事你不记得了?公安上门抓的时候,我进去看了,除了吃饭桌和椅子,其他家什,蒙了厚厚一层灰。你媳妇要是经常打扫,怎么可能那么破落?是不是看借住人把屋子修好、收拾干净了心痒痒的想把那屋子占为己有了?”

  这话真相了。林世强被怼得哑口无言,顿时恼羞成怒,猛力地一拍桌子,冲上去要和那人理论。

  忽然,一只橘色的狸猫,破空跃了进来,锋利的爪子,直逼林世强的门面,并趁他惊吓时,狠狠挠了他一下。

  “嘶——哪来的毛畜生!疼死老子了!”林世强吃痛地捂住额头,破口咒骂。

  近旁的围观者憋着笑走心地关心道:“唉哟,老林你额头流血了,要不要去卫生院包扎一下?”

  其他人因为都对林世强有意见——这时候冒出来想要收回公社借出去的房子,岂不是变相断他们好处——因此没一个真正关心他,倒反而问起突然窜出来的猫。

  “这猫谁家的啊?瞅着有点眼熟。”

  “不是谁家的,就是上次林老栓小儿子偷摸抓了想卖给杂技团的那只,当时我在场,看得很清楚,就是刚才那只猫。可我记得它跟着军属大院的人走了啊,咋又回来了?”

  “别不是来报仇的吧?老林,你老堂偷摸抓猫狗去卖的事,你真不知情?”看不惯林世强一贯作风的社员,借机戏谑地问。

  说者无心、听者留心。

  其他人不由想:林家俩口子单凭林世强那点工资,咋能把小日子过得那么滋润?林老头就算留了钱给儿子,没票不也白搭?可看看林家,经常炖肉、呷酒。难不成这其中真有猫腻?

  这一刻,大伙儿看向林家俩口子的眼神,充满了深深的怀疑。

  然而面上没说,毕竟只是他们的猜测。但私底下,没少打听、留意。

  事实还真被他们猜中了,林世强确实收了不少他叔给的好处。

  不过林世强的堂弟林伟强集结一帮半斤八两的二流子暗戳戳地在附近村寨抓猫狗、然后贩到外地这件事,林世强是不知情的。要不然早被林伟强供出来了。但粗略地知道堂阿弟私下的确在做一些不怎么光彩的事,他叔想让他必要时帮着遮掩一把,因此三不五时塞包香烟、送张肉票、糖票,偶尔还弄些更稀缺的货给他。

  这次堂阿弟出事,他叔上门找他帮忙,他起先是犹豫的,后来一打听、二打听,发现协同公安抓他堂阿弟的解放军,竟然就是臭娘们和前夫生的拖油瓶,年纪轻轻就已经坐上副团的位置了,心下不禁狂喜,想着要是能和他搭上关系、攀上亲,不说每个月能拿到便宜儿子的孝敬,走出去也是倍有面子啊。厂领导说不定立马把他调回技术岗位……这才有了后续的事。

  说到底,林世强首先是考虑到自身的利益,其次才想着帮他老叔把堂阿弟弄出来。

  林世强便宜没占到,还被猫挠了一爪。说严重吧谈不上,但总归破皮了不是,说句话要说嘴巴长大点,都觉得疼。捂着额回到家,又把罗彩娥打了一顿。

  觉得是她让自己丢人现眼了。本来能轻轻松松解决的事,非得他亲自出马不可。偏亲自出马了还搞不掂。真是晦气!

  越想越气,手下也不知轻重。打得狠了,直接把人打晕了过去。

  林世强也不睬她,任她晕在地上,出去吆五喝六地找工友喝酒打麻将。以为过会儿就会醒来。以前也不是没这样打过,最重的那次还把人打进医院住了两天呢,不也没事?

  然而这次却真的出事了。

  第二天早上,雨停了,隔壁的邻居大嫂经过她家,顺眼一瞟,隐约看到堂屋地上躺了个人。

  “彩娥?彩娥?”

  邻居好奇地走进来看究竟。

  这一看不得了!罗彩娥的身子都僵硬了。

  邻居跌跌撞撞地跑出去,慌里慌张地喊:“不好了!不好了!老林媳妇不好了!”

  很快,附近的人家,都知道林世强把他媳妇给打死了。

  公安赶到后,把酗了一夜酒,这会儿还醉倒在工友家的林世强抓走了。

  罗彩娥的后事,还是几个大队干部给张罗着办的。她娘家早就落败了,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跑到近山坳那么偏远的旮旯窝躲着去,这些年除了一个镇住着的其实搭不上多少边的远房表叔,其他亲戚压根没往来过,出了事自然也没娘家人送葬。林家的亲眷又都是趋炎附势型,从头到尾没露过面。

  向刚那天听媳妇和丈母娘说了亲妈找上门的事,也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找公社书记打听打听,要是她身上的伤真是她现在的丈夫打的,那还是要插手管一管的。

  没想到还没腾出时间去趟公社,罗彩娥被现任丈夫打死的消息就传到了他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