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77章 蠢萌的金毛
  姜心柔收拾好灶房、洗了碗、扫了地,澳门赌博网站:洗干净手,也加入到织毛衣的行列打算给闺女织条毛裤。

  “正月里坐月子最忌讳冷了。这儿又不像北方,天冷了烧个炕,大冬天,只要煤够用,不出门压根感觉不到冷。我看这儿没一户起炕床的,可不得把被子、冬衣缝厚点。”

  盈芳低头绕着毛线针,接道:“大人还好啦,冷了添被添衣裳,总归能熬过去。孩子光着屁股把屎把尿换尿布才遭罪。”

  听闺女这么一说,姜心柔不免有几分犹豫:“要不,和小向说一声,咱们回京都待产吧?那边都盘了炕,天冷了把门窗封上,屋里暖和得跟春天似的。小向部队不忙的话,过年也上去,你觉得咋样?”

  盈芳抬头看了她娘一眼:“妈,爷爷这趟南下,应该是不想理会京都那摊糟心事。如果只是为了我坐月子回去,你让他咋想?再说还有大伯,万一……我是说万一,过年前身体还没完全康复,我们回京都,难道让他也跟着回去?那太折腾了。”

  “对哦!”姜心柔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差点把萧大给忘了。

  “说到你大伯,他现在这个样子,家里又那副乱摊子,今年过年看来只能和我们一起过了。幸好借到了院子,屋子进深长,房间比公房大,有床怎么都挤得下。”

  盈芳提议:“大伯来的话,要不你和爸住咱们西屋来?”

  “这个到时再说吧,横竖离过年还有不少日子呢。”姜心柔说着,叹了口气,“你大伯也是个可怜人。媳妇、闺女不争气,做儿子的不体谅,还远远躲开,难怪气急攻心晕倒了,搁我我也受不了。过年和我们一起也好,省得回去看家里那么冷情,又开始瞎钻牛角尖……”

  娘俩个聊着聊着,又不由唠到老大家那堆糟心事,轮着叹了口气。

  这时,小虎匆匆上楼来报信:“嫂子,镇上有人跑过来说,你们问霞山公社借的屋子是有主的,屋主跑去公社书记那边闹,非要你们把屋子退回去。”

  “什么?有主的?这不可能啊!”

  娘俩个面面相觑。

  她们当时找公社书记打听,确定是无主屋才借的。

  借了之后又是换椽柱、修窗户,又是刷墙抹石灰,投了不少钱和票进去。屋前屋后的菜地也清理干净、重新撒了点适合秋冬生长的时令菜菜种下去。

  这才搬进去几天啊,就莫名其妙冒出个人说那院子其实是有主的。别不是欺负他们外乡人,故意来找茬的吧?

  姜心柔难掩愤懑地起身:“我去看看!乖囡你留在家,下雨天黄泥地黏糊糊的,滑一跤就糟了。”

  “可是妈……”盈芳不放心,起身想跟着一块儿去。

  小虎说:“嫂子放心,我下午休息,我陪婶子去霞山公社吧。”

  听小虎愿意陪了去,盈芳放心不少,迭声道谢后,目送两人下楼。

  才回到屋里,金毛蹦蹦跳跳地跟了进来。

  “吱!”

  小家伙很会看人脸色,见盈芳蹙着眉,似乎有什么心事,遂从笸箩里抓了个野果子过来讨好她。

  盈芳接过果子,拍拍它毛茸茸的脑袋:“没什么,你们玩去吧,别跑出去淋雨。”

  金毛歪着脑袋像是在思考,末了尾巴一勾,蹦啊跳啊的找金大王讨主意去也。

  小金基本都是夜出昼伏深更半夜外出觅食,白天则盘在西屋的箩筐底下睡大觉。

  金毛掀开箩筐,手舞足蹈地吱吱了一番。

  小金幽幽地睁开乌溜溜的绿豆眼,就那么轻飘飘地瞥了金毛一眼。

  金毛突然就不吱声了,僵着身子把箩筐倒扣回原处,然后佯装若无其事地蹦回盈芳旁边,演杂耍似地蹦来蹦去,末了将尾巴拴在门梁上,来了个倒挂金枝。

  盈芳被它逗笑了。

  金毛龇牙咧嘴地也笑了。

  女主人笑了就好啊,这样金大王就不会拿它撒气了。

  懒洋洋地蜷在椅子上打盹的金橘掀起半张眼皮,无声地嗤了一声。

  没办法,喵大爷一张嘴就是娇弱的“喵呜”声,只能扮高深莫测。

  个蠢金毛!

  玉冠金蛟最讨厌睡觉时被打搅,这点常识都不懂,还枉称是它小弟。蠢透了!

  不过,看在这一家子如此尽心尽力照顾自己的份上,姑且去公社瞧上一瞧。

  于是,趁盈芳去灶房拿剪刀,金橘轻盈一跃,从阳台跳了出去。

  “吱!”

  金毛也想跟上,无奈阳台离地面太高,中间没有可以借力的东西,它有点怯步。

  “金毛,你怎么又把皮球扔水缸了?说几遍了,水缸里的水是要喝的,玩脏了的球不许扔进去……”

  过道传来女主人的声音,以及小金牙幸灾乐祸的嗷呜声。

  金毛蔫头耷脑地进屋承认错误去了。

  那厢,金橘轻盈地落到地面,迅速跑出大院。

  看到它的人,还当自己眼花了,明明看到有猫经过,不过眨了下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哪里想到,确实有那么一只猫,三两下窜上屋顶,踩着人家的瓦片,快速奔向霞山公社的书记办公室。

  办公室里人声鼎沸。

  李世强赖坐在书记对面,垂眼抠着指甲缝里的脏东西,边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不是我说,郭书记,你是咱们公社的头儿,咋能帮着外人欺负自个的社员呢?”

  郭书记气得七窍生烟:“林世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几时偏帮外人了?又几时看着外人欺负你了?简直胡说八道!”

  “咋没有了?”林世强一副证据确凿的欠扁样,梗着脖子扯着嗓门嚷道:“那屋子怎么说也是我媳妇叔叔的,他老人家不在了,底下也没一子半女,理当由他几个侄子、侄女继承咯。只是那些近亲一来离得远,二来抽不出工夫专程跑一趟,就把这活托给了我媳妇。我媳妇你也知道,是个顶顶老实的人,平时除了打扫,没怎么动用那屋子。可你们不能因为她老实就欺负人啊,随随便便就替我们做主把院子借出去了,这不合规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