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75章 捅破
  结伴去菜市场买菜回来的几个军嫂,看到这幅情景,好奇地围过来问究竟。

  罗彩娥见状,牙一咬,嚷道:“我是向刚的娘,我找他有事,你们谁能替我喊一声他媳妇吗?就说她婆婆来了,门口的解放军不放我进去,让她下来接接我。”

  这一声喊,仿若平地起惊雷。

  “什么?向副团长的娘?没搞错吧?不是说他很小就没爹妈了吗?”

  “就是!到底咋回事啊?别不是把亲娘扔在农村不管不顾、对外那么称的吧?”

  “我看不会。你当部队啥地方啊?要真那样,政审怎么可能给他过。”

  大部分军嫂还是很爱八卦的,谁让日子无聊呢。

  搬进来后,左邻右舍的身家背景,不说调查得事无巨细吧,但大致都了解。尤其向刚在七一三可以称得上是一头异军突起的黑马,谁家不知道他啊?饭桌上经常有围绕着向福团进行的话题。

  于是,就眼前这个大声嚷嚷的妇人到底是不是向福团长的亲娘这个话题争了起来。

  这时,姜心柔提着一篮子菜来大院陪闺女,雨天路滑,她昨儿特地叮咛闺女别出门,免得不小心滑一跤。她反正每天都要去菜场溜一圈,看有啥时新货,买了直接上闺女家。

  走到门口,被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好事者拉住问道:“小舒她娘,这人自称是你亲家母,你总不至于不认识吧?”

  “啊?”姜心柔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着的罗彩娥。

  刚还在心里吐槽——这人谁啊,牛毛细雨大起来了,不找个地方避雨,居然堵在大院门口。

  不曾想居然是亲家母。

  亲家母谁啊?那不就是女婿的娘吗?可小向他娘不是在他四岁那年就跟人跑了吗?

  姜心柔狐疑地打量对方。

  就在罗彩娥满心盼着她会邀自己上楼,并拿出好吃好喝的款待自己时,听姜心柔缓缓开口道:“我女婿很小的时候爹妈就不在了,我看你是找错人了。不会是同名同姓的吧?那个小虎啊,你把人带去岗亭里避避雨,顺便问问清楚,找错人多不好啊。哎哟雨大起来了,我先上去了。”

  说完,朝罗彩娥点了一下头,挎着菜篮子,撑着木柄油纸伞,优雅地穿过天井、进了中单元的楼道。

  围观的军嫂们,见没热闹可瞧了,一个个缩了缩脑袋,匆匆回家忙各自的事去了。

  罗彩娥失望地低下头,原本还想借着这拨人,干脆把事情闹大,让部队知道,她是向刚的娘,好给自己留条后路。

  可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自己在儿子小时候跟人跑了、所以真的是他娘,既没有找错人、也不是冒充人,又难免觉得脸上挂不住。

  毕竟她也是霞山镇的人,往后也还要在住下去。即便和林世强离婚了,跟着儿子住,不也是住在这儿么。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归想给自己留点颜面。

  换言之,罗彩娥既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又害怕身份曝光、被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心不在焉地在岗亭做了登记,提心吊胆回家去了。

  不用说,到家迎接她的又是一顿好打。

  “昨儿怎么答应老子的?不是让你儿子跟着来吗?人呢?你这当娘的咋一点用都没有。别人家的儿子惯会听娘的话,你儿子特么跟你是仇人啊?三番两次上门请,都不愿跟着你来?”林世强边打边喝问。

  罗彩娥疼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偏偏还还得咬着牙不敢放声哭,哭得越大声,林世强打得越起劲,澳门赌博网站:只能咬牙硬撑。

  上下牙齿因疼痛咯咯地打着颤:“不、不是的……他只是上班去了……你也知道部队纪律严明,迟到一会儿就要吃批评。等、等他下班了,我再去一趟。”

  “那你表叔那院子问了吗?”

  “……没、没来得及。”

  “没用的东西!”林世强一把甩开她,看她摔倒在地上,不仅不扶,还对着她肚子抬脚一踹,“滚一边去!看着碍眼!”

  罗彩娥疼得起不来,捂着肚子脸色都白了。

  林世强却好像没看到似的,兀自坐在椅子上,呷起早饭酒。

  正喝着,他叔叔又来了:“阿强啊,托你的事咋样了?你弟这样关下去不是个办法啊。”

  罗彩娥见家里有人来,撑着身子躲进里屋上药。

  林世强的叔叔拿来一条烟。虽然不是什么好烟,但架不住量大啊,整整一条呢。

  林世强爱不释手地摸着烟盒,嘴上客气了几句:“叔你咋又破费了,还当不当我是你侄子啊。”

  “破费啥,你只管收着。要是能把你弟弄出来,别说一条,十条我都给你弄来。”

  林世强抹了把嘴,揩掉嘴角的油饼渍,拍着胸脯保证:“叔你放心,再给我点时间,一准把我弟救出来。”

  他叔得了他的保证满意地走了。

  林世强忍不住馋先拆了烟盒抽了一根,随后腾地起身,冲里屋喊:“臭婊|子大白天的躲里间干啥?偷懒是不是?走!跟我去趟老郭家。”

  “去书记家干啥?”罗彩娥上好药,穿戴齐整走出来。除了眼睛有点红、走姿不那么利索,倒也看不出来刚刚才经历过一场近乎绝望的挨揍。

  “让你跟你就跟,废什么话!”林世强骂骂咧咧地摔门而出。

  罗彩娥只得唯唯诺诺地跟上。心里更加渴望儿子能把她接走。这样的日子,在没见到儿子之前还不觉得什么,见到儿子之后,怎么也过不下去了。

  那厢,姜心柔到了闺女家,菜篮子没放下,就拉着闺女说起楼下的事。

  盈芳在家确实听到大门口有什么动静,不过她正在缠毛线球,便没站起来趴到阳台瞧热闹,没想到这热闹居然和自家有关。

  好在昨晚男人和她提过这茬事,倒也不是很吃惊。

  反过来劝她娘:“部队知道他的事情,不算欺瞒。对方什么心思,我们也弄不明白,也许是真想认亲,也许……”

  “也许是见女婿有出息、有前途了,想回头来攀这棵大树。”姜心柔接过闺女的话,义愤填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