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74章 这就是她当年选的路
  看里镜子里惨白的脸色,澳门赌博网站:罗彩娥一阵苦笑。

  林世强打人已经打出经验来了,打完一顿,她的脸依旧完好无损,洗把脸走出去,除了眼睛有点肿,一点都看不出来十分钟之前挨过一顿毒打。然而脱下衣服,身上已然千疮百孔。难怪儿子会说自己的日子想必还不错。

  如果这也叫不错的话,这世上想必没有比她更凄惨的女人了吧。

  尽管初到省城那几年,林世强待她还是很不错的。

  什么时候开始不是打就是骂的呢?似乎是来这里的第四个年头,林世强所在的化肥厂增减员工,把他从技术员,调到了没什么油水可捞、活计却又脏又累的清洁工岗位。那之后,他在工厂所受的气,统统发泄到了她头上。

  许是料到他的暴脾气,迟早有一天会逼走她,刚来这里就死死地把持住了她的户口。

  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让她能一天天忍受下去,除了户口被他捏在手里,再还有就是吃穿方面没有亏待她。

  当然,他自己也爱吃,啥时候手头有肉票,啥时就去菜场割肉、称酒。连带她多少也能尝到点甜头。遇到他心情好,还会额外给她称斤糕点、扯几尺布什么的。

  就这样,打一棍子再给颗枣子安抚的日子,一过过到了今天。

  罗彩娥深深吸了口气。

  想到比她过去想象的还要优秀的儿子,死寂的心开始蠢蠢欲动。

  “上个药在磨叽什么!娘希匹的,老子都快饿死了,快给老子盛饭!”堂屋响起林世强摔酒盅的骂声。

  “这就来。”罗彩娥振作精神,把万金油放回抽屉,穿戴整齐,忍着身上的痛楚小跑出去,给男人盛饭、夹菜、添饭。

  这是她这些年几乎天天都要经手的事。哪天要是没做,不是男人出门了,就是他的心情好到极致。

  不过这段时间怕是别奢望他的心情能好了。一来他亲叔叔的儿子也就亲堂弟犯了事、被整进大牢二来和她隔了好几层的远房亲眷那闲置的破院子,经修葺、粉刷后,俨然成了一座新起的小院,眼红得想要纳为己有,纳不了收点好处也好。

  然而在见过儿子之后,罗彩娥觉得这两点估计都没戏。

  可不去吧,林世强不会放过她。只能硬着头皮再去试试。

  实在不行,先求得儿子原谅,再让儿子出面,把她从林家弄出来。往后跟着儿子媳妇过也挺好的。

  幻想不日后自己也能搬进军属大院那簇新的公房,再也不用受林世强的打骂,罗彩娥顿时来了精神。

  次日一早,她算准部队干部出门的时间,守在大院门口。

  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她出门时故意没带雨具,缩着脖子、抱着双臂,可怜巴巴地蹲在军属大院正对面的大樟树下。看到向刚推着自行车出来,哆哆嗦嗦地上前唤道:“刚子!”

  向刚抬眼看过来,见又是她,浓眉一皱。

  罗彩娥先他一步说道:“我知道你还没有原谅我,没关系,来日方长。就是有个事,你能不能先帮帮我,我、我跟着他过得不是很好,三天两头遭他毒打,不信你看……”

  她捋起袖子,露出胳膊上青青紫紫的淤痕。

  “不止这些,背上、腰上、大腿都有,我真是受够了这样的日子……”罗彩娥越说越委屈,吸着鼻子呜呜哭了起来。

  向刚确实吓了一跳,不过也仅是吓一跳。

  心里哂然一笑:这就是她当年抛家弃子选的路。

  “这是你的家事,我帮不上忙。你要是真和他过不下去,找公社书记介入。”

  “怎么可能帮不上忙呢?”罗彩娥见他腿一蹬,骑着车要走,忙抓住自行车龙头,急急道,“你是我儿子,你现在长大了,又是部队干部,只要你发话,他不敢再对我这样的。再不行,你把我接出来,我跟你们过。听说你媳妇快要生了,以后我给她带孩子,带我的宝贝大孙子……”

  向刚冷声打断她的:“不用。我媳妇、孩子有丈母娘、丈人照顾足够了,不需要外人帮忙。”

  “外、外人……”罗彩娥含着一泡眼泪,愣在当场。

  趁这当口,向刚拨开她的手,用力一蹬,自行车飞快地朝部队驶去。

  “哎”罗彩娥反应过来,顿时急了,追在后头喊,“刚子!刚子!娘还有个事找你商量……”

  向刚没回头。

  罗彩娥追了一阵,没追上,气喘吁吁地停下来,跺跺脚,望着前方远去的黑点,再回头看看气派的军属大院,牙一咬,心下有了主意。

  她整了整衣裳,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来到大院门口,讨好地笑着问站岗的卫兵:“同志你好,我是向刚的亲戚,他急着上班,让我上家里等,说他爱人在家,你能指点下,他家住哪层吗?”

  今天上午是小虎的班,事实上,向刚昨晚从丈母娘家回来,想想不放心,找他叮咛过,前次找过他的妇人,要是来他媳妇,一定不要客气地把她拦下,别放人进去。

  因此小虎朝罗彩娥敬了个军礼,严肃地回绝:“对不起同志,向副团长出门前有交代,要是访客找他,一律在岗亭登记,您到那边留个姓名、住址,等他回来,我会告诉他,不用特地上楼等的。”

  罗彩娥噎了噎,没想到儿子居然防她防到这个地步。可让她什么都没干成就回家,林世强又该拿她出气了。

  想到身上横七竖八的伤口,不仅悲从中来。以前是没盼头,想着能熬一日是一日。如今这么出色的儿子就在眼前,那种出气筒般的日子真当一天都熬不下去。当即心一横,头一低,就要往里冲。

  边冲边嚷嚷:“说了是他让我上家等的,你们咋这么拎不清!我不管,我就去他家等,家里又不是没人。”

  卫兵怎么可能放她进去,手里的枪一横,严肃地拦住她,口吻也严厉起来:“同志,这里是军属大院,不是普通居民区,请你配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