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73章 后悔
  “妈说看天色明儿要下雨,澳门赌博网站:让我别去她那了,她到时买了菜直接过来,在咱们这开火。”盈芳把玩着他的大掌,“一阵秋雨一阵凉,今年收成不及去年,入夏前那么多地方又闹水灾,总感觉今年冬天不太平。”

  “不管世道太不太平,我不会让你们娘仨吃苦的,你只管放心生孩子,旁的事有我呢。”

  盈芳闻言,仰起脸看着他笑:“是哦,向副团长,津贴又涨了,想到这个心情是不是好一点儿?”

  “一般一般。”向刚勾了勾嘴角,握拳掩唇。可见内心确实挺高兴。每一次荣誉和晋升,都是对他努力的肯定,也足了养儿宠妻的底气。

  盈芳笑问道:“说吧,想要什么奖赏?不过我可事先申明啊,咱们得留出一部分钱,备着给宝宝买奶粉。嫂子说了,刚出生的娃,要是母乳跟不上,还是喝奶粉最营养。米粉糊糊什么的,等大点了再喂。嫂子有熟人能弄到出厂价的奶粉,这件事我托给她了。”

  “嗯,你看着办就是了,都听你的。”向刚一口应道,低头见她笑得眉眼都弯了,忍不住抬手捏捏她粉颊。

  都说大肚子的女人没法看,一来身材走样,二来脸上发满黄雀斑。然而他看自个媳妇,却是越看越好看——皮肤红润有光泽,头发比刚认识那会儿乌黑亮泽多了。圆鼓鼓的大肚子,衬得骨架玲珑的她越发柔美温婉。

  “看什么哪!还不赶紧走啦!”盈芳见男人看着她都能发呆,娇嗔地拧了他一把,带头往前走。

  向刚回过神,忙追上去:“慢点,小心脚下。”

  月亮不知是被小俩口的你侬我侬给羞的,还是真如姜心柔预测的即将变天,总之,悄悄地躲进了云层。

  唯有两道身影,随着飘忽的手电光,于说笑声中,隐入夜幕。

  “啪!”

  一记耳光,响亮地甩在妇人脸上,暴怒声打破静谧的夜。

  “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讨了你这个媳妇有啥用!”

  左邻右舍齐齐缩了一下脖子。

  “啧!隔壁老林又在打他媳妇了。可真狠啊!”

  “老林那样的暴脾气,也就去乡下骗个色。附近人家,谁敢把姑娘嫁给他啊。他娘当初就是被他爹活活打死的,他十七八岁进棉花厂那会儿,不也差点把同个车间的小伙子活活掐死?后来托关系去了化肥厂,那边都是人高马大的体力工人,才没再发生这样的事。”

  “哪里没发生啊,那不化肥厂后来增减员工,不是趁机把他降级了?厂领导多多少少还是有数的,要不然厂里那么缺技术员,咋把他调去做清洁工呢,肯定是自身有问题……”

  “那女人也贱,有次老林喝高酒吐露实情,艾玛啊,哪是什么黄花闺女哦,是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丢下家里的老人、孩子跟着老林来省城落户。只是比较倒霉,跟错了人,以为是来城里享福的,结果……唉!”

  “话说回来,比起在乡下守寡,那是跟着老林日子好啊。除了三不五时挨一顿打、几顿骂,吃穿总归不愁。看样子林老头给他儿子留了不少钱啊。单光厂里那点死工资,日子哪能这么好过?”

  “日子好过有啥用,结婚这么多年,也没见他生个一子半女出来。”

  “这事我知道,是老林不会生,要不然早休了那女的,换一个媳妇了。”

  “……”

  与此同时,左邻右舍八卦的对象——林家,林世强还在拳打脚踢地训斥跟了他二十年的女人,亦是向刚的亲妈罗彩娥。

  只见罗彩娥抱着头,避开脸,呜咽着乞求丈夫:“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要死人了!”

  “死?”林世强怒斥道,“你倒是去死啊!死给我看啊!娘希匹的,没半点用处!动不动就哭哭啼啼,家里都被你哭晦气了!当初真是瞎了眼选了你!”

  罗彩娥嘤嘤哭着伏倒在地上。林世强后悔挑了她,她又何尝不后悔跟了他。

  回想傍晚时分终于见上面的儿子,已经这么有出息了,长成真真正正的国家栋梁了。当年要是没跟着林世强来省城,想必自己也能享上清福了吧。

  “说!让你上门认亲,再把你儿子带过来的,咋就没成?你说啥见鬼的话了,居然让人不想认你?”想到叔叔的嘱托,林世强按耐住心头火,揪着罗彩娥的头发,逼她站起来。

  罗彩娥捂着发麻的头皮,期期艾艾地哭道:“他还恨着我当年丢下他的事呢。我能有什么办法!”

  “当年?当年他才几岁,记屁个事!是不是你不想帮这个忙?我告诉你啊罗彩娥,这次你要是不搞掂老叔交代的事,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对了,那院子的事呢?不是让你找他说清楚,那不是你亲眷的屋子吗?要不是修一下太费钱,咱们早拿来自己住了。他们想借住也行,给公社多少好处,也得给咱们一份。”

  见罗彩娥只知道哭,不知道回答,林世强揪着她头发恶狠狠地问:“听到了吗?”

  “听、听道了。”罗彩娥心里发苦,脸上却不得不强颜欢笑,“我明天再去,一定说服他帮老叔忙,把堂阿弟从牢里弄出来。”

  “还有呢?”

  “还有让他们把院子让出来,实在不肯,那就比照他们给公社的好处给咱们。”

  “这就对了。”林世强这才满意地松开她,“再怎么说,你是他妈,他是你儿子。母子间哪有什么隔夜仇。你看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没能给我生个大胖儿子,我不也没怪你?他要愿意,喊我一声爹,我一准拿他当亲儿子对待……总之你先把我交代的两件事办妥了,赶明去市里的时候,给你扯块花布做新衣裳。”

  男人终于不再揪着她拳打脚踢了,给了几颗还吃不到嘴里的红枣,就坐到饭桌前,拿出老酒,剥着花生、哼着小曲儿开始自斟自酌。

  罗彩娥忍着浑身的疼痛,咬着牙关挪进里屋,脱下衣服后,从抽屉里拿出一盒万金油,照着镜子哆哆嗦嗦地给自己上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