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72章 她好意思回来!
  “小向回来啦?”

  姜心柔正在扫院子,秋风起,落叶掉个不停,早上扫干净的院子,没到傍晚又落下不少黄叶。

  看到女婿回来,笑吟吟地打招呼。

  “妈我来扫吧。”

  向刚停好自行车,接过丈母娘手里的笤帚,刷刷刷地扫了起来。做任何事都追求效率的他,没一会儿就把任务完成了。

  盈芳给他打了盆温水,拿来毛巾让他洗手、洗脸。

  “今儿郭书记给咱们送来几条河鱼,草鱼、鲫鱼都有。他小舅子的儿媳妇去海城照b超回来了。去的时候提了只家养的大公鸡,b超室的医生告诉他们性别了,说是个男娃,一家子高兴得跟过年似的,一回来就往郭家送了一盆山塘里钓来的鱼,郭书记提了一半给咱们。妈说天冷了,煎鱼放冷了不好吃,就弄了锅鲜鱼豆腐汤,吃饭前先喝一碗暖暖肚子。”

  福嫂在向刚回来后,就去运城了。

  那边的几个人都不怎么会做饭,加上萧大这个伤患,还不知道要在医院躺几天,姜心柔索性把福嫂派去那边照顾。

  “汤来咯!你俩咋还站着呀,快坐下开吃。”姜心柔端着一大盆浓香扑鼻的鲜鱼豆腐汤上桌,招呼小俩口。

  “什么时候咱们也去钓鱼,钓来了养水缸里,等乖囡坐月子的时候,每天炖一条。鱼汤催奶,对产妇来说是大补汤。”

  姜心柔喝了一口鲜得让人差点掉舌头的鱼汤,满足地提议。

  向刚一听有道理。肉不耐放,鱼可是最耐放不过的。这院子后屋檐下有两口现成的大水缸,接着满满的天落水。平时用水的话,一个仅够了。哪怕天落水不够喝,还能去大院打井水,再不济花个几分钱排队去接自来水也成啊。另一个缸可不就空出来能养鱼了。

  “休息天我去南阳山那边转转,那边也有山塘,因为有外埠的江水灌进倒出,有个缺口没围起来。不过都是小鱼,而且因为是野生的,活络的很。当地人宁肯扒稻田抓黄鳝也不愿坐那里钓鱼。回头我弄点蚯蚓做鱼饵,静下心去钓它个半天,不信钓不到一两条。”

  盈芳听得蠢蠢欲动:“要不我和妈陪你一块儿去吧?妈除了山脚、菜场就是家里,都没机会出去走动,多闷啊。是不是妈?”

  姜心柔嘴一张,想说不闷啊,相反很充实。天天和闺女在一起,想方设法地做好吃的给她,看闺女的肚子一天天饱满起来,越来越趋近于瓜熟蒂落的大西瓜,她就满心满眼地欢喜。

  可看到闺女拿巴巴的眼神瞅着她,又觉得答案似乎不是这个。

  向刚见状,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似笑非笑地睇了媳妇一眼,分明是她自己觉得闷吧。

  不过想想也是,自从她怀上后,做什么都受拘束,除了回了趟老家、去海城照了个b超,几乎都待在家里。坐月子还得闷一个月呢,趁秋高气爽天气好,带她出去兜兜风也好。

  本来就答应要带她去南阳山转转的。总不能因为丈人不在,就取消一切活动了吧。

  这么一想,顺着盈芳的话接道:“行,到时自行车推你去,咱们走山前那条道,泥路被来来回回的人踩实了,走起来不像石子路那么费劲。”

  姜心柔一听也来了兴致:“那我这两天多做些点心、蒸点米糕啥的,去南阳山玩的时候带上,就当野餐了。”

  “我来包粽子,新糯米马上要下来了,去年的糯米还剩一些,咱们磨点粉包汤团,剩下的都包粽子,给老教授也带一些。”盈芳兴奋地提议。

  向刚揉揉她头,都一一应了下来。能让媳妇儿高兴,什么都值了。

  不过一顿饭下来,盈芳还是觉出了他的异常。

  晚饭后,等老金爷俩狼吞虎咽地吃完专程给它们留的骨头汤拌糙米饭、金橘慢条斯理地坐在墙头享用着独属于它的美味晚餐——鱼汤拌糙米饭,小俩口告别亲妈慢慢往家走。

  有老金和金橘看家,暗中还有小金这个万能的大将,安全性丝毫不输给大院。

  “是不是部队有什么事?还是哪个眼红你的给你气受了?”盈芳伸手握了握他,原想安慰一番收回来的,被向刚包在大掌里,轻柔地摩挲着。

  向刚楞了一下,意外媳妇儿的观察力如此之前强,他还以为隐藏得挺好。想了想,到底没有瞒她晚饭前亲妈找上门的事。

  盈芳一听怒了。

  “什么?你娘回来找你了?她回来干嘛?她好意思回来?!”

  要不是挺了个大肚子,她都想跳脚了。

  “她不是在你四岁那年就跑路了吗?这么多年从没见她露过面。现在又跑出来认亲,她想干啥?”

  “别气,慢慢说。”向刚怕她伤着自己,将人搂到怀里,柔声细语地安抚,“我都不气,你这么气干啥!乖,别绷着身子,放松,娃要不舒服的。”

  盈芳满腔怒火被男人抚平,放松下来问:“你真不气?那吃饭的时候,咋比平时要沉默?”

  向刚愣了下说:“有吗?”

  “有!而且很明显!”盈芳没好气地拧了拧他的腰间肉。

  男人也由她,那么点力道,和挠痒痒差不多。

  他一手推自行车,另一手牵着媳妇的手,边走边道:“说真的,我早就记不起她以前的模样了,冷不丁出现在我面前,还真让人意外。这些年,除了刚开始几年偶尔想起会恨,要是她没跟着人跑掉,爷爷或许不会那么早过世……时间久了就渐渐地淡了,这几年要不是她突然冒出来,我都忘了……”

  “忘了好。生了你却在你最需要她的时候不负责任地跑掉,这样的娘,还不如没有咧。”

  “嗯。”向刚微微一笑,紧了紧握着她的手,“好了,反正这事上头都知道,政审时都调查过的。就算她闹去部队,我也没啥好担心的。”

  “这就好。”盈芳放下心。

  别的不担心,就怕那女人胡言乱语,把他好不容易挣来的军功和荣誉给搅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