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71章 结痂的伤口,何必又撕开?
  萧三爷安置妥当老大,让女婿先回家。

  “你爷爷想在这住着也好,反正回去也是闲着。没看到老大活蹦乱跳地出院,他就算回去了也不踏实。你工作忙,只管先回去。顺道让你丈母娘安心,我等老大出院了再回。对了,你回去后,帮我联系下鼎升,那臭小子,指定和他爹说了啥过分的话。如今他老子卧伤在床,做儿子的总该露个面吧?”

  向刚便带着丈人的嘱托回了霞山。

  到家后,先向媳妇和丈母娘报平安,继而捏着丈人写给他的电话号码,去团长办公室给名义上的大舅子拨电话。

  然而电话是拨通了,萧鼎升却不在部队,据说申调去了大西北,一时半会联络不上本人。

  向刚便给运城的李建树打了个电话。

  邮局上班这点就是好接打电话方便。

  托李建树将消息传达给丈人,向刚被团长拉着商量下近阶段的团务工作,完了勾肩搭背地边唠嗑边往大操场走:

  “对了,你有亲戚住在霞山镇咋不早说?”陈江搭着向刚的肩说道,“早知道,团里分派亲民联合任务时,就不安排去南阳山了。”

  向刚听得一头雾水:“我没亲戚在霞山镇啊,你从哪儿听来的?前阵子老丈人一家倒是搬去了镇上,可这事你不也知道?”

  “那个我当然知道。我说的是另外的亲戚,女的,年纪和你丈母娘差不多。好像就前天吧,问到咱们大院来,刚好我媳妇在天井洗衣裳,陪她唠了几句。对方称是你亲眷,早几年搬来镇上的,不久前得知你在七一三,才寻过来的。不过我媳妇让她上楼找小舒,她没吱声,站了会儿就走了。”

  向刚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想起来,老家有哪个亲戚搬来霞山镇了。

  照理就算不是亲戚,只是老乡,能搬到省城,在老家人看来,那也是大有出息了。总会听人讲起的。再不济,书记总不可能不知情吧?

  “算了,要真是老乡,且就住在镇上,总会有机会碰面的。我分到南阳山挺好的,不用把我调回来。”向刚说。

  生怕陈江出于照顾,把他从南阳山调回来,那就打乱他和夏老的计划了。

  陈江听他这么说,也就随他了。

  收工后,向刚先回了趟家,媳妇在丈母娘那蹭饭,早上出门前就和他说好了,让他收工后也去那边。

  想起家里的水缸水浅了,趁这个点大部分人在家不是烧饭就是吃饭,井口旁没几个人,就拿上扁担、水桶,把水缸担满了水。顺便冲了个澡,换下汗湿的背心,穿上媳妇给新买的圆领汗衫,长腿甩上自行车,正要蹬去丈母娘家吃饭、接媳妇。

  “向副团!大门口有人找,前天也来过,不过那会儿你不在。今天得知你回来了,在岗亭坐着,非要和你说几句。”小虎跑过来敬礼、汇报。

  向刚俊眉一挑,从自行车上下来,改而推着走。

  心里琢磨着莫非老向家早几年前真的有亲戚迁来这里定居?可没道理老家书记会不知情啊。知情的话不可能不告诉他。那会是谁呢?自称是他亲眷,可他没迁居省城的亲戚啊。

  一忖两忖间,岗亭就在眼前。

  “你就是刚子?”一名年纪和姜心柔差不多的妇女,捋了捋刘海,整着衣衫从岗亭出来,言辞间的惊喜不言而喻,甚至还想上前拉过向刚的手。

  向刚下意识地躲开,打量了对方一眼,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请问您是……”

  “我……”妇女张了张嘴,随即看看四周,局促地对向刚说,“不如到边上说话?”

  向刚把自行车停在岗亭边,跟着妇人来到大门对出去的樟树下。

  “一晃眼,你都长这么高这么壮了。”妇人眼眶噙着泪,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向刚说,“听说还娶媳妇了,哪家的姑娘?是一个村的吗?娘认识不?”

  向刚身子一震。

  这人自称他娘?在他四岁那年,澳门赌博网站:吃不了家里的清苦、跟着下乡考察的技术员跑路的娘?

  “刚子,你是不是还在怪娘?”女人见向刚静静站着,浑身散逸着难以让人亲近的清冷气息,捂住嘴,带着哭腔说道,“那时候,我也不想丢下你走的,实在是……”

  向刚回过神,面容无悲无喜,只淡淡说道:“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那道伤口,好不容易结痂,何必又生生撕裂它?

  何况,再苦再难的日子都熬过去了,爷爷他们在泉下,看到自己的成长,想必也很欣慰,何必再纠结那些不愉快的经历。

  他如今有贤惠的媳妇,有明事理的丈人丈母娘,有即将出生的两个娃,生活有了奔头,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再看名义上的亲娘,看她穿着打扮,不像穷苦人家出来的,可见日子过得应该也不会差。

  既如此,那就继续让这两条平行线保持过去二十年的轨迹走下去吧,何必非要刻意来个交集?

  然而女人听到他这话,捂着脸悲悲戚戚地哭道:“你就不能原谅我吗?娘当年的确做错了,不应该抛下你走的。可我也是有苦衷的,你不知道一家子的重担全部压在我一个人肩上,有多辛苦。那时候,我是真的撑不下去了,我……”

  “我知道。”向刚神色淡淡地打断她的嘤嘤嘤,“你跑了之后,我尝到那种滋味了。”

  而那年,他才四岁。弱小的肩膀扛起一家的生计。所以他能理解,却不能接受。身为一个母亲,身为卧病老人的独媳,她的行为,让他感到不耻。

  不过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好的坏的都承受下来了,到今天已经不想再追究。

  无论她当年跟着人跑路后的生活是不是一如她开始想象的那么轻松、惬意,也和他无关。

  向刚平静的目光扫了对方一眼,转身回到岗亭,推了自行车,长腿一跨,奋力朝丈母娘家蹬去。

  晚风徐徐,吹在人身上,微凉,却不觉寒冷。因为心是火热的,前方有等着他晚归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