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67章 “的确良”
  娘俩中午简单吃了一顿。

  下午午觉起来,楼下天井传来热闹的说话声,姜心柔探头看了一眼,说:“应该是去布厂买料子的人回来了。”

  盈芳也跟着探出头,看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军嫂们,个个脸色红润、眉眼含笑,就知道如愿买到了折扣布料。

  果然,李双英扛着一匹浅色的的确良兴冲冲地上来:“小舒!给!这是你的!”

  “这么多?”盈芳讶异地看她,“这里整整有一匹吧?都给我?那你自己呢,没买吗?”

  “买!怎么可能不买!”李双英高兴地眉开眼笑,“厂里急着处理这批布料,见我们人多,允许我们人手挑两匹。不过去的人里,就我和玉香挑了两匹,玉香给她嫁到外地的大姐捎了一匹。其他人哪有带那么多钱啊,有心想买也没辙。你看看花色还行不?我是矮子堆里拔高个,的确良比棉布薄,适合春夏天做衬衫、短袖,所以挑的都是浅花色。”

  生怕盈芳不满意,李双英忙又补充:“你要是嫌整匹太多,扯几尺也成。反正我娘家亲戚多,总归能用出去。”

  “那怎么行!”盈芳抱着布匹,嗔睨道,“既然嫂子帮我捎来了,哪还有再抢回去的道理。钱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去拿钱包来。”

  “我去我去,你俩坐着说话。布匹也给我,抱着不嫌重啊。”姜心柔笑着拿过布匹,抱进里屋,顺手拿了钱包出来。

  的确良这款新布料,x省这边还没面世,姜心柔也就在京都的百货商店抢购到一件的确良的白衬衫,袖口和领口用银线织着秀气的小花,柔软又透气,版型也很好,穿身上很显精神。

  可惜闺女如今大着肚子,穿不了瘦版型的衣服,本想让丈夫去京都时,捎块布回来给闺女做大肚子裙的,可当时萧三爷满心记挂着揭露老大媳妇那破事,哪有心思买这买那。

  去海城做b超那次,倒是在海城百货大楼看到有卖的确良布料的,只是销路太好了,亦或者产量太少,总之一上柜就抢光,下批货啥时候出来也没个定数。

  倒是没想到闺女身边的朋友挺神通广大,竟然直接进厂买布料,还一买买了一整匹。有点染色上的瑕疵也没啥,不明显的裁下来做衣边或袖子,明显的就剪掉,或者衣服的时候用点心,把瑕疵。

  姜心柔大致在脑海里过了一下的确良的价钱,市面上的定价是七毛左右,染坏了的布再便宜,布料的成本总归在那里,因此按四毛钱算,一匹布起码得十五六块。

  谁知,李双英没要她钱,说十块钱正好。

  这批布做不了衣裳,做出来的也是不合格产品。生产资金又都投在里头,计划交货的时间又快到了,厂领导着急处理,最后只收她们十块一匹。

  也亏得她们运气好,一收到消息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兜里揣着的钱也够。不像其他人,到了厂门口才得知是整匹整匹卖,一拍口袋发现钱没带够,距离一匹的价格远着呢,最后凑一起合买了一匹,要是赶回家拿钱哪还有布留给她们。

  “这么说,才只要两毛五分一尺?”姜心柔直呼便宜。

  “可不是。所以我咬咬牙,把身上钱花光了抢到两匹。你们不知道,那些人抢起花色多生猛啊,我差点被她们挤出队伍。

  幸好玉香脑筋活,拉着我钻到角落稀稀拉拉的零散布堆,一眼瞅中两匹花色,抱上就走。你没看到小周她们,为了抢中心布堆里的布,发绳都挤丢了,出来时披头散发、跟个鬼似的,啧!

  关键是抢到的布匹不见得比咱们的好,照样有不少织坏的地方不说,回来路上抖开几尺检查,发现还有几个巴掌大的油污,连着印了好几层呢。要是洗不掉那十块钱可就亏了。

  还是咱们这两匹好,我打开来检查过,没沾油污,顶多染坏了几处,碎花晕开或是糊了,剪裁的时候尽量绕开,再不济剪下来,多几条缝线也不怎么打眼。”

  “打眼也不要紧,本来就是冲着布料去的,花色没关系的。”盈芳谢过双英嫂子,盈盈浅笑道。

  得知她午饭都还没吃,迅速抓了两个南瓜饼给她。尽管冷了,但味道不错,是姜心柔跟着福嫂学会的一道备受大伙儿喜欢的点心。

  李双英走后,娘俩面对面坐着,不时地摸摸桌上躺着一整匹的确良,商量做什么衣裳好。

  “这布透气、凉快,也就春夏天做做衬衫、短袖、睡裤什么的。这种花纹,你爸他们几个男人也不合适,要不都扯成三尺一块、四尺一块的,弄两块给你做条大肚子裙,天凉了穿在开衫毛衣里头?再给你师娘、二婶子她们邮几块去,虽说织坏了,但家里穿穿还是蛮好的。”

  “还有我师嫂和燕子。”盈芳拿了支笔过来,记下要送的一些个对象。

  “桂花嫂子也送一块吧。”盈芳咬着笔头说。

  多亏了吴桂花送的水缸票,要不然今年夏天还不知道怎么过呢。没见304的蒋小琴,没票买水缸,弄点水多苦啊。每天上楼下楼得打好几趟,打得着还算好了,最热那几天,井水都被打光了,还得等地下水漫漫渗上来,那可真叫难熬。

  “如今304的媳妇回老家了,303还没人住进来,新上任的三营长据说是个老光棍,这层楼目前就剩你和吴桂花,吃点亏不要紧,关键是相处起来舒心,住着舒坦。”

  盈芳笑着点点头:“桂花嫂子人还是不错的,刚搬来那会儿我还误会她了。”

  想到刚搬来时和左邻右舍的相处,就免不了想起一开始还觉得人蛮不错的冯美娟,以及跟着李建树南下运城的甜甜,遂对她娘说:“妈,我想给甜甜寄几尺布去。那天在火车站,看她裤腿吊得老高了,李大哥怕是不会注意这些细节。”

  “是啊,没娘的孩子怪可怜的。那干脆估着她的身高,给她车身衬衫、长裤寄过去吧。你光把布寄去,是想让谁做啊?小李一个大男人哪懂这个,澳门赌博网站:甜甜年纪小,而且家里有没有缝纫机都俩说。”

  “还是妈想得周到!”盈芳抱着她娘的胳膊亲昵地蹭了蹭。

  姜心柔十分受用。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