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66章 炸毛的喵大爷
  这些家属撇撇嘴,心里依旧不服气、更多是替自己丈夫憋屈。不过嘴上到底没再辩驳。

  辩也辩不过李双英啊,人可是正儿八经的高中毕业生,妥妥滴知识分子。

  这时,后勤处的采购车过来了,一行人挤上车斗,朝着市北区的布厂奔去。

  盈芳回到家,做饭的活又被她娘抢去了,便把老家带来的冬衣,拿出来翻晒。

  进入九月,天气渐渐凉下来了。

  这趟回来,师娘、向二婶、邓婶子,给她搜罗了不少小衣、包被,一部分是新做的,一部分是拣家里孙子孙囡用过的看着还比较新的,一并装来当换洗。

  好在去年收成好,新棉花囤了不少。

  今年就不知道了,宁和县这边还好点儿,南方大部分地方闹水灾,上交的公棉怕是都凑不齐。

  盈芳捋着斜襟小棉袄上的褶痕,不由想到上辈子还没被宫主带去极北时,家里人也是靠天吃饭,年景好,日子就有盼头;年景不好,日子就捉襟见肘了。不禁叹了口气。

  金橘不知何时回来的,窜上阳台的栏杆,扭头舔着阳光下呈丰收红的毛发,傲娇地冲盈芳喵了一声。

  盈芳笑着挠挠它的脑袋,澳门赌博网站:抱着一摞干衣服进里屋。

  金橘跃下栏杆,跟着盈芳迈进里屋,碧绿的猫眼,盯着梳妆台的边门。

  连着好几天,它都觉察到这屋里有股熟悉的气息,可每次想要跟进来,不是被萧家俩口子或是男主人拎着不让进,就是被玉冠金蛟吓退。今儿总算跟进来了,近一点、再近一点……

  就在它的爪子搭上梳妆台边门的刹那,小金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它屁股后头,凉凉的蛇信,卷住它的爪子,令喵大爷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喵!”

  死蛇!挪开你的舌头,黏黏腻腻冷冰冰的,恶心死喵了!

  小金倒是挪开了,不过下一秒,它盘上了梳妆台边门的把手。

  这让喵大爷怎么下手、不,下爪嘛!

  “喵!”喵大爷想掀桌。

  死蛇!滚粗!

  “嘶——”金大王才不睬它,盘着柜门把手合上了眼。

  喵大爷没辙了。玉冠金蛟特奶奶滴天生就是它克星不成?两辈子了还是斗不过它。

  颓丧地趴地上,有气无力地“喵呜”一声。

  盈芳叠好衣服,转身看到这一幕,不由好笑:“怎么都回来了?小金,有没在山上看到金毛?那小家伙不知又溜哪儿去了。”

  小金吐吐蛇信,懒洋洋地昂起扁脑袋,隔着窗户瞅了眼东边层林叠翠的青山,意即在山里玩。

  盈芳就放心了。

  金橘蹭到盈芳脚边,咬住裤腿,拖着她往梳妆台走,又伸出前爪指指门把手,示意盈芳打开。

  小金朝天翻了个白眼,心里骂了个“蠢”字。

  本来是怕它看到自个的皮毛伤心,然后叼着箱子跑没影,既然如此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成全它呗。

  于是,蛇身一松,离开了门把手。

  金橘眼明手快地拿猫爪拉开边门,瞬间,一股熟悉到让它有落泪的冲动的气息,迎面扑来。

  待看清柜门里的东西,喵大爷炸毛了。

  “喵!!!”

  “金橘?”盈芳见状,纳闷地把黑漆漆的箱子拿出来,“你认识这东西?”

  说来奇怪,当初小金对这箱子也有很奇怪的反应,只不过小金是诡异的笑,金橘则像是很愤怒。

  能不让喵大爷愤怒嘛!那可是它本尊的皮,哪个混蛋剥了它的皮,还缝成了箱子。

  “喵!”金橘凄惨地仰天尖嚎。

  “怎么了怎么了?”姜心柔在灶房听到动静,撩着围裙跑进来,“乖囡你没事吧?我咋听到猫叫声了,还特凄惨。”

  说话间,只觉眼前一花,隐约瞟见一道绿影唰地掠过,“什么东西?”

  “没事啦妈,是金橘,爪子不小心被柜门夹到,我给它冲碗麦乳精安抚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盈芳忙替小金打掩护。

  不过她确实不清楚金橘怎么会突然炸毛,想来是和这箱子有关,迅速把箱子丢进边柜,抱起金橘说道。

  “我来我来。”姜心柔赶紧上前接过抱喵大爷。

  海城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说了,怀孕期间,最好别碰猫猫狗狗之类的,免的得传染病。

  然而不等她抱到手上,但见金橘悲怆地仰天尖嚎后,一跃从窗口跳了出去。

  “哎呀!这么高它也敢跳,真是不要命了!”

  姜心柔担心地跑到窗边探出头,可哪里还有金橘的影子,不禁皱眉道,“这小东西!别不是真摔死了吧?我下去看看。”

  盈芳也没拦着她。知道她娘喜欢这猫,买到鱼,即便自己不吃,也要留着给金橘。

  不过直觉告诉她,金橘应该没事。有小金看着,能出什么事?

  只是这箱子……

  她好奇地从边柜拿出那认不出材质的小黑箱,抱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看。为何小金和金橘看到它的反应都那么大呢?

  正琢磨,姜心柔气喘吁吁地回来了:“楼下没看到,问了几个人,都说没看到我家的猫,想来是溜去哪里玩了。唉哟怎么连它都这么皮了,刚来使那么乖巧,别不是被金毛带坏了吧……”

  姜心柔念叨几句,折回灶房做饭去了。

  盈芳捧着箱子走了会儿神,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放回边柜,拿出书看了起来。

  万霞中学早就开学了,她如今属于长假人士。

  有向刚这层关系,又有部队开出的证明,校长很爽快地就在请假条上签了字。

  不过班主任也和她明说了:最好能在家自学,回头到学校参加一下期中、期末考,成绩只要不是差的太离谱,生完孩子还能跟上这一届,要不然只能留级了。

  留级听上去就不是个好词,盈芳牙一咬:考!

  姜心柔心疼闺女,劝她要不还是算了吧,大着肚子学习、考试多艰难,留一级就留一级嘛,反正工农兵大学的名额是靠推荐的,家里这么多现成干部、又是红五类里的佼佼者,争取个名额还不简单?

  可盈芳觉得吧,学习这东西最好还是靠自己。毕竟知识学了是自己的。再者她不想被同学行注目礼。既然能靠实力,为什么要靠爹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