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64章 你家不顺我家顺
  “老三,澳门赌博网站:你说今年家里咋那么不顺。”

  去往运城的火车上,萧敬邦蔫头耷脑地和萧延武吐槽。

  萧延武嗤声冷笑:“不顺?我看倒挺顺的,找回了乖囡,还多了个能干出色的女婿。老爷子在乡下住了一段时间,身体比以前健朗许多。”

  萧敬邦被堵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时间哑口无言。

  萧三爷像没看他屎样难看的脸色似的,继续说道:“说真的,你媳妇干的那些事实在不像人干的。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老大的面上,我不可能这么简单放过她。你与其帮着她怨声载道,倒不如好好管管你闺女。瞧瞧她学你媳妇做出来的事,该庆幸是我们这边先发现,要搁赵家,你就等着收你闺女的尸吧。赵家那老头儿,别看这几年沉寂下去了,不过是给元首面子。真要狠起来,咱家老头子、夏老,哪个是他对手?”

  “话是这么说,可……”萧敬邦嗫嚅了一下嘴。

  “老大,做错事要担责任,这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何况咱们军人出身,三观更得正。你别看老头子嘴上嚷嚷着‘遮羞布撕开了没脸见人’,让我多少悠着点。可真要让他做抉择,他是绝不会为了所谓的面子,硬生生把这烂疮疤掩下去的。”萧三爷正义凛然地道。

  萧大被驳得老脸羞臊,垂着头,半晌,叹了口气:“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要不然鼎升回来那阵,我也不会照实说了。你大嫂错了就是错了,我就是……”舍不得她在牢里吃苦罢了。

  然而这话他实在没脸说。

  毕竟老三的闺女,在乡下吃了足足十六年的苦。设身处地,要搁是他闺女,早就发狂了。

  “鼎升出任务回来了?”萧延武问。对于出息的大侄子,他还是很关心的。

  “嗯,回家待了七八天,回部队去了。”

  想到大儿子当时那落寞的反应,萧敬邦心下重重叹了口气。

  儿子嘴上不说,心里想必怨极了吧。照理这次任务完成得那么出色,完全可以往上动一动。可回来至今,愣是没好消息传来,想来是受了家里的影响。抑或说,在等着元首下指示。

  反观老三的女婿,照履历远不到升的时候,却得了上头的提拔。

  这落差,这滋味,啧……

  绿皮火车哐且哐且地驶向运城。

  那厢,盈芳陪同亲娘来到霞山公社,找书记打听那座曾被猫狗贩子当落脚点的农家院。

  “啥?你们想借用那院子?”霞山公社的一把手老郭同志诧异极了。

  那院子的位置在镇里算不上好的,临近农郊,倒是和军属大院一个方向。屋主老郭是最早批在镇上落户的居民,宅基地当时是正儿八经批出去的,虽然没有后代继承,但也没收归集体。

  先前不是没人来打那屋子的主意,毕竟户籍在镇上的居民越来越多,谁都想批块大的宅基地起房子,可早几年还能批个七八分、一亩下来,这两年不行了,上头召集各公社干部开会,对宅基地的批复拦了条硬杠杠,最大也就个三分地。

  好在他认识盈芳,先是姚木那件事,再是刘富国领着一帮手下上门闹,最近又出了一窝猫狗贩子,若不是七一三部队的人出面,还不知会闹成什么样。说说只是贩猫狗,可万一贩着贩着成人贩子了呢?

  因此不觉得盈芳是那种想占那屋子便宜的人,因此还算客气,见她大着肚子坐长条凳不方便,还让他媳妇从里屋端出一把靠背椅。

  盈芳谢过他俩,拉着亲娘坐下来娓娓叙道:

  “是这样的,我得知那院子的主人已经过世,似乎也没后代继承,既然空着,您看能不能借给我们?怎么个借用法咱们好商量。

  想必您也听说了,我爹妈、爷爷是从京都过来的,要长住一段时间,老往招待所跑也不是个事。目前借了肉联厂厂领导的公房住着,其他倒没什么,就是分了三拨人,一日三餐怪麻烦的。

  再则,您也看到了,我没几个月就要生了,前儿去海城照了个b超,照出来说是两个娃,到时坐月子什么的肯定需要人帮衬。我爷爷腿脚不便,身边也离不了人照顾。这次碰巧听说那院子好几年没住人了,您也知道,屋子一直不住人,破落起来很快的。要是借给咱们住,一定把屋里屋外修缮好咯。您看?”

  老郭同志被盈芳说得一愣一愣,倒是他媳妇,听说盈芳去海城照了b超,忍不住插嘴问:

  “你去海城做b超了?b超真能把肚子照那么清楚?男的女的也能看清?不瞒你们说,我弟家的儿媳妇这是第三胎了,前头两胎都是闺女,我弟就这么一根独苗苗,盼着这胎能得个男的好传宗接代,也说想去海城照个b超,可听说号子老难领了,到了那边,能不能领上号还不一定,有去过的人回来说,排了好几天队伍都没领到三个月内的号子,三个月后都快生了,照了也没用啊。这不路费、旅馆费都白搭了。”

  姜心柔噙着笑道:“号子确实挺难领的,好在我侄媳妇和b超医院的主治大夫认识,提前和那边打好了招呼,不过也的确费了她不少劲。”

  老郭媳妇眼睛一亮,忙拉着她打听:“那能不能帮咱们也打个招呼?我我弟他们是真想去照那个b超。”

  “能倒是能,不过你们想知道性别估计很难,我们当时去,医生都不告诉我们性别,说是上头有规定……”

  “没事没事!”对方打断她的话,“医生就喜欢搞神秘。我们不让她回答男女成了吧?就问她是不是男滴,摇头点头就好了。哎呀现在的医生都那样,有什么不和你说清楚,非让你猜。猜就猜呗,不就是男和女嘛……”

  姜心柔呆呆地和闺女对了个眼神:这也行?

  “放心,只要能挂上号照上b超你就帮了我们大忙了,别的我们自己会搞定。”老郭媳妇笑眯眯地说,完了拿手拐子撞撞她男人,“不就是借一下无主的屋子住一阵子嘛,有啥好为难的!老郭,你还不赶紧应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