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63章 大是大非,立场坚定
  距老大回京足足一个月了,尽管祝美娣的案子是元首下的死令,可人就是这样,没有真正落在头上,事发时或许会觉得确实挺严重,随着时日过去,渐渐地也就疲软、松懈了,不像他们当事人,小家庭少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摔了的宝贝乖囡,那是真真正正的天塌地陷。

  所以若说是老大发来、求他们放过他媳妇一码的,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萧三爷摇摇头:“不是老大,是他闺女。”

  敏静?

  姜心柔微微一怔,继而想到什么,拿着新买到的解放鞋想让丈夫试试大小的手随之一紧,“难不成是李建树拍来的?他真的发现敏静做小动作了?”

  “李建树拍来电报只是让我得空去个电话,电报就那么几个字,哪里说得清啊,我直接在邮局往运城挂了个电话,才搞灵清状况。何止你说的小动作,老大那闺女心可大了,想让赵家的一切都归她儿子所有,想让赵家其他子孙非死即伤呢!”

  “什么!!!”姜心柔闻言,瞳孔一缩,吃惊着实不小,“她做什么了?赵家人有没有怎么样?”

  萧三爷冷哼一声,细说道:

  “我让李建树得空盯着她,这回果真盯出情况来了。居然和南城边界流窜过来的人贩子私底下接触,目前虽没有进一步动作,但你知道吗?去年乖囡顺手搭救的赵家的娃,真是被萧敏静约见的南城人抱走的。

  要不是那一阵子各地火车站查人贩子查的严,赵家那娃没准真被卖去哪个山旮旯也说不定。事后那拨南城人逃回老家,趁近段时间风声小了才又悄默默地出洞……找萧敏静是为了讨回前次没结清的钱。我那好侄女,还和那帮人争吵,说什么人没处理掉还想拿余款?……呵!真是有出息了!”

  姜心柔听得又惊又气。

  过去十多年,她是真心拿萧敏静当亲闺女看待。某方面说固然有几分移情的作用在里头,可对萧敏静的好,是实打实的。但凡手上得了什么好东西,小辈里第一个想到的总是她。

  若说之前老大媳妇的事揭露开来,萧敏静的态度让他们失望,那么这次,是真的痛心。

  “那李建树告诉赵家人了吗?”

  “没呢,他来电报就是问我这个事。这可不归我管,我给老大挂了个电话,他明儿第一班的火车来x省,央我陪他去趟运城。”萧延武恨铁不成钢地捶了一拳。对家里出了这么个侄女表示万分糟心。

  要是侄女在面前,指定扇她几耳光。特么还是人吗?她娘的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那你去吗?”

  “能不去吗?”萧三爷无奈地摊摊手,“不过我申明了我只是陪客,赵家在这件事上不管持怎样的态度,都别指望我帮腔。咱家被他媳妇弄得还不够惨吗?他闺女又做出这样的事,我要是帮她说话,岂不是变相说明她娘做的恶毒事一样能被原谅?”

  “这样想就对了!”姜心柔松了口气,就怕丈夫被老大求得心软,转而替侄女求情。要是真这样做了,那对老大媳妇的恨又作何解释?

  “大是大非上,立场必须坚定。”

  “放心,你男人我这点心志还是有的,我又不是老大那懦弱虫。”

  “……”

  俩口子商定了一番,决定这件事暂时不告诉老爷子,怕他气得心肌梗。雷同的丑事出一桩不够,特么还要凑一双。

  老爷子本就是个好面子的人。老大媳妇的事,能豁出老脸任他们处置,已经很不容易了。如今要是得知,一向疼爱的孙囡也犯了类似的大错误,还不得气死。还是等运城回来再说吧。

  不过闺女和女婿那没瞒着,毕竟去运城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光路上就要耗去两个大半天,事情又很棘手,搞不好要待上一个礼拜。

  因此,萧三爷拉着女婿耳提面命地叮咛了一通,让他没事早收工,家里说说有人,可闺女的肚子,自满五个月,吹气球似地鼓起来,看着有点吓人。

  都说双胎比单胎风险大,俩口子刚获知双胎时的兴奋、欢喜,这一刻如数化成担忧——既怕肚子大了生产困难,又怕肚子小了胎儿不够壮硕,总之各种担心各种忧。

  等萧敬邦从京都风尘仆仆地赶到,萧三爷拉着女婿上上下下说了几百遍都有了。

  “好了,要走就快走吧,多耽搁一天,就多一天心事。”姜心柔给两人备了些路上的吃食,催舍不得离家的丈夫早去早回。

  好在最近家里囤货多,有从乡下带上来的腌菜、咸肉,有金毛从松树林里捡到的新鲜松蘑、木耳晒的干货,小金牙从树丛深处叼出来的野鸡蛋,混一起跺馅儿,烙了十几个鸡蛋菜肉馅饼。营养好,关键是带路上吃不打眼。

  家里尝鲜地一人吃了一个,其余的都让萧三爷带去当干粮。

  萧敬邦整个人还处在懵逼状态。

  不是不相信老三说的,而是不敢相信。

  想到上个月一回到京都,托各种关系去劳改农场看望收监的媳妇,感觉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哪还有昔日的温柔娴雅,张嘴就是“弄我出去”、“我不要在这里”。

  可他哪有本事从元首眼皮子底下,把这么个大活人从牢里弄出去?

  于是苦口婆心地劝她冷静点,还和她分析当前局势,元首既然发话,且还痛斥世人的表里不一,虽没指名道姓,也足够让老萧家脸红耳骚的了。

  幸亏老爷子没在京里,要不然光左邻右舍投来的赤果果的嘲讽眼神,就能把人刺激地得心脏病。

  这样的局势下,他哪敢“顶|风|作案”,元首没因此迁怒萧家其他人就不错了。

  许是见他实在答应不了,媳妇的脸色冷了冷,临别前,让他回家找一只四四方方的黑皮箱,说有急用。这他倒是答应了,可回家没找着,媳妇又让他问老爷子拿,说那东西对她来说很重要。

  结果老爷子还没联系上,远在运城的闺女出事了。

  糟心事一茬接一茬,就像那割不完的新老韭菜,萧敬邦的脑袋都快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