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61章 喵大爷爱喝麦乳精
  取名无能的盈芳很干脆地把这次的冠名权给了亲娘。

  无奈姜心柔的取名能力也不是很强,见喵大爷一身橘色毛发,在太阳光下熠熠闪光,不知怎的就想到了秋冬季节上市的“金橘”。

  于是,大名“金橘”、小名“橘子”的喵大爷,如愿以偿地领到了盈芳家的居住卡,痛并快乐地展开了和金大王相爱相杀的同居生活。

  等向刚收工回来,赫然发现家中又多出一头萌物,且专门来和他抢媳妇的。

  二话不说,赞同丈母娘的提议,将它打包运去了丈母娘住的屋子。

  速度之快,让隐在暗处的小金都有点措手不及——本来还想趁无人在家的时候,把那个虎皮箱子弄出来,刺激刺激死对头:瞧瞧!你的皮被剥下来缝箱子了——铁定把死对头气得七窍生烟。

  可惜计划还没付诸实施,就流产了。

  金大王直在心里叹可惜。

  不过喵大爷被姜心柔抱走,它也乐得高兴。

  死对头一天到晚在自己跟前晃,也是很碍眼的。

  高兴的不止它,还有金毛和小金牙。

  金毛是担心喵大爷秋后算账。

  小金牙则是因为喵大爷一天内喝的米粉糊糊牌麦乳精量居然赶超它,主人偏心!

  于是,见喵大爷被向刚抱去隔壁肉联厂公房安家,四金高兴地开了个欢送会,就差敲锣打鼓了。

  这期间,不是没有人找上门来说金橘是他/她家的,可一来说不出金橘有啥特征——

  问他们猫爪心是什么颜色,大部分人回答橘色,小部分回答白色,个别几个回答金色,谁让金橘身上的毛发是橙、白两色交织呢。然而答案却是黑色。没一个人回答对。

  问他们猫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九成回答“鱼”,一成回答米饭、鱼骨头、鱼汤拌饭……总之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

  然而又都错了。

  因为答案是麦乳精。

  囧。

  喵大爷自从在盈芳家喝了一口米粉糊糊牌的麦乳精,简直像上了瘾似的,一天不喝就狂躁不安。

  几次叼来河里抓的野生小鲫鱼,不是让姜心柔煎熟,而是想和她换麦乳精。

  可想而知,这些人知道答案后,表情有多么懵逼。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是金橘不认他们,心情好给个鄙夷的眼神,心情不好,直接上前亮出它那副黑亮锋利的爪子。

  喵大爷可不是对谁都那么萌萌哒。

  也就在盈芳和姜心柔面前,四脚朝天地躺在姜心柔拿旧棉絮和碎布头缝的软垫上,惬意地晒着初秋的太阳任调戏。

  几次之后,就没人再上门来认猫了。

  猫狗贩子被一举抓获,原来就是镇上的居民,平时游手好闲惯了,爆出这样的事,倒也没让人觉得多吃惊。

  倒是顺藤摸瓜揪出杂技团几个为一己私欲、偷摸和他们交易的干部,倒是给暂时农闲的人们添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

  不过也仅是谈资,毕竟谁也不认识他们。

  霞山镇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和平和。

  盈芳家的五金亦恢复山上、大院两头跑、两头撒野的自在生活。

  与此同时,向刚被正式任命为一团副团长,享副团级干部津贴。晋升的红头文件还是夏老亲自送来的。

  “好小子!有出息!”夏老眉开眼笑地拍着向刚的肩夸道,“你是咱们军区有史以来年纪最小、也是晋升最快的副团干部,加油好好干!争取过两年再上一级。”

  本欲上前敬礼的几个干部们,齐齐抽了一下嘴,心说能不别当着咱们几个的面说这些么。这不拿咱们的脸往脚下踩么。

  想他们几个在团级或副团级位上待多久了,营级以下升一升还算快,爬上营级,想要往上动一动,那简直比登悬崖还艰难。不是光你个人努力就行了的,还得天时地利人和。

  不过看向刚的履历和功勋,确实比他们突出,要怨也是怨自己。

  所幸这些干部还算明事理,要不然眼红的人更多。

  夏老此趟是为南阳山劳改的老教授来的。

  这段时间,外面那些运动依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尤其是临近大京都的北边城市,一些成分不那么红的教授、专家,接连中枪。

  老教授算幸运的,提前一步被送至江南。

  如今快到八月底,进入九月,早晚凉下来了,趁天气好,给他送点秋冬的被子、厚衣服去。

  向刚请了个假,陪夏老去了趟南阳山。

  他们前脚才走,萧延武连同老爷子一行人回来了。

  看到家里多出来的新成员,诸人皆是嘴角一抽。

  又听说向刚升副团了,萧三爷嘴上没说什么,但扬起的嘴角,怎么也压不下去。女婿出色,可不就代表闺女眼光好、将来日子红火么。

  “这是喜事啊!大喜事!哪能不喝一盅呢!来来来,老夏,咱哥俩几个很久没坐一桌喝酒了,今儿必须干一盅。”

  等夏老从南阳山回来,萧老爷子拉着他非要喝酒。

  其实是他老人家自个馋酒了。

  夏老笑吟吟的,也不点破。盈芳家的酒确实蛮诱人的。

  说到酒,就不免提到猴儿酒。何况金毛就在家,也不管猴子听不听得懂人语,萧老爷子捏了个苹果和它打起商量:“那啥,阿毛啊,听说那猴儿酒是你拿来的,哪天再弄点来给爷爷尝尝呗。你看他们几个都有份,咋能漏了爷爷呢。喏,爷爷答应你,你想吃啥,爷爷和你交换,绝不食言!”

  大伙儿听得嘴角直抽抽。

  爷爷……恁这是真把猴子当孙儿了呀。

  金毛拿了苹果,咬得嘎嘣脆,既没点头也没摇头,谁知道听懂没有。

  倒是金橘这只才加入“金氏家族”不久的山狸猫,踱着喵步,来到老爷子跟前,仰头望着他,好似在说:老子知道金毛把果子藏在哪个树洞里,猴儿酒不就是那些果子酿的么。你给老子喝麦乳精,老子带你去。

  可惜老爷子根本没意会喵大爷无声胜有声的暗示,这茬就此揭过。

  小金隐在暗处,无声地嗤笑死对头——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