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57章 金毛去哪儿了?
  一行人在海城待了三天,澳门赌博网站:超照好,百货大楼逛遍。

  买到了冯美芹托她帮忙捎的衣服和日用品,另外又扯了几尺绸缎的绣花被面,给美芹添妆。

  这些都搞定后,向刚陪她到附近公园散步,顺便欣赏了一番海城这座大城市的风貌。途径一所比较冷清的收购站,淘了几本不怎么打眼的旧书回来,其中一本还是高中教材,给盈芳无聊的养胎生活增添了些许乐趣。

  考虑到向刚急于归队,办完该办的事、买到了想买的东西,一行人启程回省了。

  萧延武带着闺女让捎给师傅和其他人的大包小包,直接坐回宁和,其他人则在省城火车站下车,先乘电车、再换中巴,总算赶在日头落山前回到了霞山镇。

  一进大院,盈芳觉察到大伙儿看她的眼神似乎有点怪,尤其是那些个军嫂,仿佛她抢了她们什么东西似的。

  “你还不知道吧?”知悉内情的李双英,在家阳台上看到盈芳回来了,马上过来贺喜,“你家向营长要升副团啦!”

  “真的?”盈芳惊喜地看向刚。

  后者略一迟疑,坦言道:“出任务前,师长确实找我谈过话,不过就提点了几句,具体还不是很确定。”

  “哎呀小向你太谦虚了!”李双英爽朗笑道,“哪里还不是很确定!师长昨天来部队,召集团级干部开会,会上着重表扬了你,会后和老陈透露,十一前你的任命书就能下来。今年的阅军汇演,咱们团你和老陈要多费心了!”

  向刚朝她行了个军礼:“谢谢嫂子,我会的!”

  李双英把好消息带到,就匆匆走了。灶上还闷着米饭呢,可别烧糊了。

  盈芳想起还给她和玉香嫂子带了熏肉,忙让向刚送去。

  这厢,姜心柔把炉子、灶火都升起来了,烧水、煮饭,笑说一回来就遇上这么大的喜事,晚上多炒两个菜,乐呵乐呵。

  “砰!”

  304的房门打开又摔上。

  盈芳和她娘面面相觑。

  姜心柔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她家男人年纪比小向大一轮了吧?职务还没小向高,能不嫉妒嘛。我和你爸刚结婚那阵,他在军营里的势头不要太好,周边尽是这种嘴脸,见多了就那么回事儿。你别放在心上,说说都是军嫂,可素质参差不齐,并不是人人都能谈到一块儿去的。”

  盈芳点点头,这道理她懂。所以向来秉着人待她真心、她待人真心的原则处事。倒也一直平平稳稳的,没出现过一腔真心错信人、被人背后捅一刀的倒霉事。

  老金爷俩一回到自己的地盘,就撒欢地跑没了影,直到天黑才气喘吁吁地爬楼上来。

  “你可真行,狗队伍里的老翁了,还成天不着家。”盈芳揪揪老金的耳朵。

  金毛攀在门柱上荡秋千,不时冲老金扮个鬼脸。啊哦!挨主人骂了哦!

  “你也是!一来就窜地不见影子,当心哪天被人抓住开膛剖肚吃猴脑。”

  金毛立马耷下脑袋,在盈芳肩头蹭了蹭。

  “吱”

  “不知道夏老的建议批复下来没有。”盈芳揉揉金毛的脑袋问向刚,“但愿真能在霞山上辟出一片林子,专门给金毛这些小家伙们生活。”

  “听小虎说,最近确实有几拨陌生人进镇,咱们不在家的几天,还有两拨人经过大院门口探头探脑,被小虎他们警告了依然嬉皮笑脸的,怀疑是狗贩子。农忙刚过,这段时间活不多,难免有动心思的,偷摸抓了狗,找城里人换票,或是去乡下换粮。在没查清楚这些人的底细之前,让老金它们少出去晃悠。”

  盈芳听得心下一沉。不是没听说过专门偷狗、卖狗的贩子,黑心肠地把狗杀了,运去城里做黑市交易。或是拉到乡下和农户换粮。可一直以来,她生活的环境里,还没出现过这么黑心肝的人,猛然发现,威胁就在身边,不免有点不寒而栗。

  姜心柔虽没接触过,但进入大革命之后,别说人吃狗了,人“吃人”的现象都未尝没有。

  往近了说,大妯娌对自己闺女下黑手,可不就是变相地吃人么。只不过自己一家运气好,兜兜转转地重又和闺女相认。要是换个运气差的,穷其此生怕是都不得相见了。

  “放心吧小向,我和乖囡会盯着它们的。而且老金几个精明得很,不会落到那些人手上的。”

  结果话说满了。

  第二天,向刚买菜回来,匆匆扒了几口饭去部队了。

  盈芳见菜篮子里有根大筒骨,想来是给老金爷俩打牙祭的。吃过早饭就把炉子生上就开始炖汤。

  金毛见老金爷俩有好东西吃,它却只分到一个番茄,吱吱嚷着表示不满意。

  恰好,蒋小琴买菜回来,菜篮子里躺着两颗香瓜,她儿子手里还捧着一个,想来是用井水洗过了,噶擦噶擦啃得正欢。

  金毛见状也想吃,无奈盈芳家这会儿发不出香瓜啊,向刚买的是西瓜,偏金毛的倔脾气上来了,非要香瓜吃。

  “啧啧啧!一个毛畜生而已,真当是亲生的娃了。要我是小舒你啊,才不惯着它!”

  蒋小琴自从得知副团的空缺落到了向刚头上,积了一肚子火,找着机会就燃,噼里啪啦说了一通,拉着儿子摔门进了屋。

  隔着门板还隐约传来她教育儿子的尖锐声音:“不许喂隔壁的猴子!吃不完扔掉也不许!”

  盈芳无奈地朝金毛摊摊手:“看吧,不是我不乐意拿西瓜换香瓜,而是人家不愿意和我换。”

  金毛转身,对对爪子撅高屁股生闷气。

  盈芳还道它死心了,转身继续忙手头的活。

  姜心柔在天井洗了衣服上楼晒,发现金毛不在家,顺嘴问闺女:“金毛啥时候溜下去玩的?我在天井没看到嘛。”

  盈芳一愣:“它没在阳台玩皮球?”

  “没啊,我上来时门敞开着,没看到它。”

  娘俩以为是下楼找老金爷俩玩了,下去一找,见老金驮着小金牙乖乖在院子里溜达,唯独没看到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