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48章 载着媳妇去遛弯
  “不行不行!这太危险了!不说家里壮劳力哪是那么有空的,就算挤出一天,各家也不会答应。万一出点事,顶梁柱没了啊,你让人家里怎么办?”

  “他们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书记认真琢磨了一下也说,“刚子,你想让大伙儿多淘点东西的好意我心领了,可山里凶兽多,去了不一定能完好无损地回来,这个风险太大,队伍是肯定组织不起来的,我也不可能给上山的人派工分。你们个人有愿意跟着刚子去的,我不反对。反正淘来的东西归去的人所有,风险也由个人自己承担。”

  书记说完,向九第一个跳出来说:“刚子,我跟着你去。”

  不说淘点野味、囤点野菜干过冬,万一运气好,挖到株上年份的山参,聘礼不就有了?尽管丈母娘还没有全心接纳他,但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嘛。

  继向九之后,又陆续有两个和向九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青年举手,表示愿意跟着向刚进山。

  社长家的小公子冯军达自从脱离了红小兵组织,暑假也没了别的去处,除了偶尔参加一下学校里的哪怕的集体劳动,基本都在家务农。听说向刚要上山,跳出来说他也想去,被社长一巴掌呼在脑门上按了下去。

  其他人心痒归心痒,到底没那胆量。

  向刚还能说什么?

  和向九三人商定好出发时间,就回家去了。

  “刚子今天不一起下地了?”

  待向刚走后,习惯他下地帮忙的社员问书记。

  书记瞟了他一眼:“怎么?免费劳动力觉得好使?”

  “嘿嘿……嘿嘿嘿……”

  社员讪笑了几声,吆喝着下地去了。

  “爹你干啥拦着我?”冯军达边走边不满地嘟哝。

  社长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干啥?看你去送死啊?每个月半,没听到山里一声接一声的狼嗥啊?兔崽子,胆儿倒挺肥!”

  “刚子哥他们不是也不怕?又不是去杀狼,遇上了跑不过难不成还不知道爬树上躲吗?”冯军达郁闷地踢了踢路上的石子儿。

  想找老同学唠个嗑吧,她男人瞪自己的眼神忒吓人。她回来这么多天,居然一次都没能在外头碰上,本来还想找她说说染色草的新发现。可去她家吧不敢,听说她亲爷爷是元帅、亲爹也孔武有力,一言不合怕挨揍,嘤嘤嘤……

  “刚子是刚子,你是你。你要想去也成,先把婚结了,孙子给我生了,管你想去哪座山头!”社长气呼呼地撂下一句甩手走了。

  冯军达:“……”

  说半天还不是不准他去。特么谁敢保证结了婚一定就能生出儿砸?就算能,结婚到生娃中间也隔着老长一段时间。

  “爹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老子高兴!”

  “……”

  那厢,向刚回到家,发现就媳妇一人在,疑惑问:“爸妈呢?”平时丈母娘可是寸步不离媳妇的。

  “爸听说水电站马上要开建,建了咱们这里就能通电,一高兴,陪着老爷子看热闹去了。妈去二婶子家讨教霉豆腐的做法,我最近闻不得霉豆腐的味儿,就没跟去。”

  说完,盈芳挂着讨好的笑容,巴巴地问男人:“要不,趁爸妈没回来,咱们去山洞瞧瞧?我有点想念山上的风景了。”

  这是想从自家地窖出发的节奏啊。

  向刚无语。

  “媳妇儿……”

  “行不行一句话!”

  唉,男人不好做啊。

  做为疼媳妇的好男人,这时候理应二话没有就给个“行”字。

  可出于对媳妇的关心,又不敢随便应承她。

  从家到山洞,即便是走被小金整的超级平坦的地道,距离总归在那里、不会自动缩短啊。

  “对了,还没和你说书记的答复呢。”

  “他肯定没同意。”盈芳一脸“我早就知道”的表情。

  向刚噎了一下:“是没同意,就阿九叔和他两个伙伴愿意跟着我一起上山。这样的话,咱们的计划行不通了。”

  “没事,不是有小金挖的地道吗?干脆咱们自己来,收割后运去省城,通过部队捐给洪灾严重的地区。”盈芳兴致勃勃地提议,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好,主要是不用眼睁睁看着大片的粮食烂在地里了。

  向刚仔细考虑了一番,觉得不妥。毕竟这山头是公社的、是集体的。他们自己吃的弄点下来不打紧,可大量运出去,岂不和私盗集体资产没两样?

  “那要不等爸妈回来,和他们商量了再做决定?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小米烂在地里吧。那太可惜了!”盈芳抚了抚耸起的肚子,要不是她行动不便,至于这么麻烦么,一人一蛇直接搞定。

  向刚见她实在想去山上溜达,说:“那你等我一下,我去借部自行车回来。”

  “借自行车干啥?”

  “借来你就知道了。”

  向刚动作很快,出去没一会儿,就骑了一辆铁三角回来,单手举过肩扛进屋,先是挪开大床,再是掀起地窖盖,扛着自行车走下地窖,回头招呼盈芳:“不是说想去山上转悠转悠吗?我骑车带你。不过我先说好啊,咱们动作得快点,要不然妈回来,找不到人,进来一瞅,得,啥也瞒不住了。瞒不住事小,把她吓坏可就糟了。”

  盈芳嗔睨他一眼:“我才不会扯后腿呢。”

  两人点了盏油灯,挂在车头,盈芳坐后头还好,向刚就惨了,头碰到地道顶,不得不弓着腰、低着头,眯眼往前蹬。

  “这路比起村道平多了,比霞山镇新修的路都平整。啥时候外面的路也这么平就好了,我天天带着你去兜风。”向刚边骑边感慨。

  油灯即使有玻璃罩子护着,前行途中也忽明忽暗。好在地道被小金清理得很干净,骑得还算顺利。

  估摸着快到时,向刚慢下速度,微喘着气说:“有机会咱们再买个手电,部队发的放家属院,买的留这边。手电光照起来多亮啊,拧开能照几十米远,骑起来一点不费眼神。”

  “好。”盈芳盘算着手头积攒的工业券,应该够买支手电。

  “到了,慢点下,脚下踩实了。”

  向刚稳住车把头,等媳妇站稳后,长腿一甩,从自行车上下来,然后把车靠在地道口,挪开口子上的石头,扶着媳妇儿一步步地爬上了山洞。

  “山上的空气就是不一样,凉快多了!”

  盈芳伸了个懒腰,不过因着怀孕,没敢太拉伸。

  舒展开了就拉着向刚去产笋的竹林。

  “趁爸妈没回来,掏些笋回去,就说你山上挖的。”

  “好。”向刚拿她没辙,又见她天热了没啥胃口,有新鲜吃食开开胃也好,于是拿了个山洞里留着的旧背篓,陪她去竹林挖了几棵笋,完了在山洞附近散了一小会儿步。

  小金嗅到她的气味,神出鬼没般地现身她跟前,尾巴稍一甩,丢给她一枝葡萄藤。

  “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个时间,山上的野葡萄熟了。”盈芳摘了藤上缀着的几颗葡萄吃了,挥着藤儿高兴地说。

  “后天我和阿九叔他们一起上山,给你多摘点。”向刚忙道。

  言外之意——

  媳妇儿咱们出来的差不多了,再不回去,丈母娘该着急了。

  盈芳只好朝小金挥挥爪子,遗憾地原路返回。

  果不其然,刚回到家,自行车还没从房里推出去,院门口就响起姜心柔和隔壁婶子说话的声音。

  看到向刚推着自行车从屋里出来,两人都愣了一下。

  “刚子这是上哪儿去?”

  “哦,我问书记借车办了点事儿,这不正准备去还他。”向刚回答地气定神闲。

  两个妇女同志一时没会过意,目送向刚甩腿上车骑远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问书记借车去办事?那怎么从屋里出来?”

  “会不会推后院擦洗了?我看车子挺干净。”

  “也许吧……”

  姜心柔和隔离婶子闲唠了几句就进屋了。

  看到闺女问:“女婿一上午去办啥事了啊?怎么还问书记借车……咦,怎么这么多竹笋?哪儿来的?”

  “你女婿山上挖的。”盈芳拍拍腿,撒了个小谎心里多少有点虚哒哒,“妈你说这些笋怎么吃比较好?要不大部分新鲜吃,稍微留一点做酸笋?”

  姜心柔立马被扯离了话题,围着一堆笋琢磨:“行啊,这么新鲜的笋,鲜吃肯定美味。要不做烤笋吧,福嫂的烤笋,保管让你吃了还想吃。我这就喊她去,我看今儿中午并一起吃算了。你爸他们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老爷子一行人果然到饭点了才回。

  饭桌上一个劲地吐槽水电站的事。

  听说这座水电站,由省政府直接督办,不朝地方招工,而是从省里拨人、拨建材。

  “不问地方招工,多半又要从部队调人手,政府哪来那么多人。”萧三爷夹了口烤笋,上半句还在吐槽,下半句就开启了赞不停的模式,“唔,这笋真好吃,福嫂今儿去菜场了?半天工夫打个来回来得及?”

  “怎么可能来得及!”姜心柔说道,“这是小向上山挖的,满满一筐呢,先吃一顿烤笋解解馋,剩下的,你们说怎么吃就怎么吃。”

  “山上还有笋挖?”老爷子一听来了兴致,“山路好走吗?”

  好走的话,他都想上去转转了。

  “老头子你还是算了吧,这把年纪了,走个平路都不怎么利索,还想爬山?”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无奈儿子说的是事实——腿脚不利索,爬山那纯粹是自讨苦吃兼自讨没趣。

  “爸,刚子哥和阿九叔几个商量了后天进山,打些野味做点熏肉、咸肉,到时带去省城。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是说有狼吗?怎么还要进山打猎?就算小年轻身手好,可对上狼,不是开玩笑的呀。”姜心柔皱眉反对。

  盈芳吐吐舌,一时忘了爹妈并不知道小金的存在。

  向刚冲她安抚一笑,转而对老爷子几个说:“爷爷、爸,有个事我正想和你们说。”

  爷俩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啥事儿?你说吧,福嫂和小李都是自己人。”

  向刚便把小金新挖的那条地道说了。

  “什么!山里有一片纯野生的小米地?足有两亩地?”

  “还有夹杂着玉米、野麦子的高粱地?面积不比小米地小?”

  不止爷俩,在座诸人集体惊呆。

  老爷子反应快,马上就想到了眼下南方的洪灾,问向刚:“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我就告诉了小芳,其他人应该都不知道。”向刚面不改色地说道,把锅从媳妇头上背到了自己身上,“我是无意间发现那条地道,顺着找到的。地道口一端在江边,一端就在小米地附近。高粱地还要往下走,另外,远远瞅着有片向日葵林,核桃、栗子树的量也不少。可以肯定的是,都是野生野长的,绝对不是公社派人上去开垦的。”

  “啪!”

  老爷子拍一下大腿,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尽管两亩地的小米,一年养活不了几口人,但既然有小米、高粱、向日葵,保不齐还能找到别的粮食,譬如山上最能长的地瓜、木薯……多少能替元首分担些南方水患的头疼。

  “走!小向,带我去地道。”

  “可是爸,你的腿……”姜心柔不放心,“要不我们几个去,你陪乖囡在家歇着……”

  “歇啥呀,我又不像敏怡,挺着个大肚子看不清脚前的路。”老爷子偏头瞅了孙女一眼。

  盈芳只觉得膝盖一软,澳门赌博网站:无辜躺枪。

  “行了,我这毛病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要实在走不动半途折回来不就行了。”老爷子不由分说,非要亲自去实地瞅瞅,“走!趁这会儿路上没人,赶紧的,别磨蹭了。小李,记得把枪带上。”

  最后,家里就盈芳和福嫂被留了下来。

  两人一个是见识过那片小米地,一个生活圈子小、吃惊归吃惊,但不清楚大片粮田意味着什么,反正跟着萧家,迄今为止还没饿过肚子,因此都比较淡定。睡了个午觉起来,剥着笋壳聊着天,等大部队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