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44章 金毛语录:高手是寂寞的!
  向刚一个人走起来度极快,将近半面山的距离,不到一刻钟就走到了。

  映着斜阳,潭面鳞光闪闪,一看就有鱼。

  他从竹筐里拿出背篓,一舀一个准,没一会儿,竹筐里就蹦起了大大小小的潭水鱼。

  看着日头一点一点地沉下西山,回去还得走半个钟头,抓到的这些,估摸着煎、炸、烤、蒸都够来一盘了,便收了手,竹筐往肩上一扛,大步往家赶。

  下到山腰时不忘挑上事先砍好的柴禾。竹筐里的鱼,被覆上了几张浸过溪水的湿叶子,让鱼稍微安耽点。叶子上还能堆些野果、野菜。

  迎面碰到几拨从附近地里收工的社员,以为他是去小坡林捡柴了,没多想,隔着距离打了个招呼,寒暄几句诸如“刚子回来啦?”、“这趟回来能住几天啊?”、“你丈人他们人不错啊,你小子运气好到爆”之类的。

  寒暄完正要分道扬镳,忽听一阵熟悉的“吱吱吱”声。

  金毛?

  向刚狐疑地转身,心说那小东西,不是跟着老金爷俩上山去野了吗?咋在这儿?

  才转头,赫地倒抽一口冷气。

  但见小金毛正被一头成年大野猪追赶着,一路朝他所在的方向奔来。

  “吱吱吱——”

  金毛还算聪明,懂得迂回前进,东一下、西一下地跑了一段,见野猪追不上它,也不像刚才那么气急败坏了,回过头还冲对方做了个鬼脸。

  真是够了!

  向刚看得冷汗都滴下来了。

  迅放下肩上的柴担和竹筐,捏了捏手里的扁担,不够结实啊。

  野猪对想朝它崽子使坏的金毛恨得咬牙切齿,一路嗷嗷嚎着冲下山,一不留神追进了村庄,这会儿也有些踌躇了。

  社员们失声齐喊:“卧槽!野猪!”

  “野猪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大家别慌。”向刚说道,“你们谁去拿长点的麻绳过来,去的人把家什给我。”

  “阿波你快去!你家离得最近!”

  社员们倒也没推搡。主要是野猪不比野狼,再危险,倒不至于把人一口吞了,顶多用它那结实的身子或是尖锐的獠牙顶伤你,但要是能把它抓获,那就是一堆肉啊。

  名叫的阿波的年轻汉子,把手里的铁锨给了向刚,然后一溜烟往家跑,跑慢了怕猪肉溜了,错!是怕野猪溜了。

  余下的人,听从向刚的指挥,寻了个有草垛子的荫蔽处。等着阿波拿麻绳过来。

  “吱吱吱!”

  “嗷嗷嗷!”

  一猴一猪便追赶边怒视。

  一个用野猪语骂着:“敢朝老子的娃下手你该死!”

  一个用猴语吐槽:“奶奶个熊!老子也很委屈!老子是冤枉的!老子没想偷你崽子,澳门赌博网站:老子是被金大王设计的,吱吱吱!”

  社员们完全看不懂,一片云里雾里,只晓得两只动物在骂架,颇有几分大队里那些泼妇们吵架时的彪悍架势。

  “嗷——”

  最终,野猪没耐性了,采取了进攻姿势,猛地朝金毛扑来。

  金毛这下吓坏了,赶紧朝向刚所在的草垛子躲。

  社员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向刚还算冷静,握紧铁锨,高高举起,趁野猪冲来的一刹那,“哐啷”一下,铁铸的锨锹砸在野猪的脑袋上。

  社员们见状,也七手八脚地围过来,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提着心猛力来了几下,遭到突袭的野猪被敲了个头晕眼花,顿时怒了。

  “嗷——”

  它狂地朝社员们怒吼一声。嘴一龇,露出尖锐的獠牙,朝其中一个社员扑去。

  “啊!救命啊——”

  说时迟那时快,向刚跃上野猪背,无视那满身的毛刺,死死揪住它额角的两只相对比较柔软的大耳朵。哪怕野猪癫狂都没能把他从身上甩下来。

  最后,野猪不得不停止攻击。

  尼玛继续攻击,它的耳朵要被拧下来了。

  这时,阿波捧着几条长麻绳气喘吁吁地赶到。

  社员们趁野猪累得呼哧呼哧喘大气的当口,迅扯开麻绳,绕着它来回跑了几趟,再用力一抽,把野猪捆住了。

  向刚这才从野猪背上下来,大汗淋漓地拿麻绳绑住野猪的嘴巴,免得锋利的獠牙把麻绳磨断了。

  确保野猪成了手下败将,社员们才丢下农用家什,抹着汗欢呼一声。

  “艾玛啊累死我了!”

  “刚才差点没吓尿。”

  “比当初在建军家看到毒蛇还紧张!”

  “那是!蛇那玩意儿,你不去踩它,它不会攻击你。野猪就说不准了,刚才那架势,要是真冲咱们撞来,还真拿它没一点办法,肯定伤着,缺胳膊断腿都难说。”

  “刚子你咋样?没被那畜生伤到吧?”

  一说到受伤,社员们转头问向刚。

  向刚正揪着金毛的耳朵在一旁训斥它。

  太胡来了!果然不应该看它委屈的小模样,心一软把它带来,简直是找虐。

  金毛耷拉着脑袋任他骂。比起金大王的手段,男主人这点只能算是毛毛雨。

  可惜有口难言,吱吱半天,没人听得懂它内心的委屈。高手是寂寞的啊!

  小金盘在山脚的大树梢上,眯着小眼睛看着这一幕,完了气定神闲地吐吐蛇信,游回大山找蛇小弟们掘更好玩的去了。

  瞧它多好,又给他送了一头大野猪,这下家里不缺肉吃了吧。

  就算他刚才拿不下这头猪,有它金大王在,还能任由这头蠢蠢的野猪伤着那丫头的男人?

  明显不可能嘛。

  金毛见大伙儿都围过来询问向刚有没有受伤,蹭啊蹭的挪出向刚的视线范围,而后哧溜一下,夹着尾巴跑盈芳家窜去。

  向刚哪能真的没瞧见啊,失笑地摇摇头,转头对关心他的社员们说:“我没事。”不过就划拉了几道口子,算不上什么伤。

  “没事就好。天不早了,这猪怎么办?”

  分配是个大问题。

  且这么热的天,放过夜还不得臭了啊,得赶紧宰杀才行。

  有人提议:“要不抬刚子家去,由他来分?”

  “中!”

  大伙儿都没意见,出大力气的不是他们,能分到个三五斤就很满意了。

  更何况,他们知道向刚的为人,既然他说是大伙儿合力打的野猪,就绝对不会只分他们三五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