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42章 懵逼的向营长
  事实上,澳门赌博网站:萧三爷并没机会给闺女说上三天三夜,因为他女婿回来了。

  跟着向刚一起回来的还有金毛。

  蹲在他肩上,两只爪子垂在身前,时不时挠一下耳朵、腮帮。

  地里干活的社员看到,哈哈笑着打趣:“哟!刚子,来接你媳妇回去了啊?怎么还带只猴子回来?象征咱们今年大丰收吗?”

  向刚一身橄榄绿的军装,金毛则通体黄澄澄,远远瞅着,可不就像地里沉甸甸压弯枝、但离收割还差点火候的稻穗。

  向刚朝他们打了声招呼,无奈失笑:“这小猴子认识我媳妇,也不知怎么的,知道我是来接媳妇的,非要跟来。”

  “猴崽子聪明着咧,要不怎么说咱们祖先就是猴子进化来的。”

  “刚子媳妇对动物真有一套啊,猫猫狗狗都喜欢跟她玩,如今连猴子都跟来了。刚子啊,你可要加把劲咯,你媳妇太吃香,赶明不要你了。”

  “哈哈哈!”底下一片哄笑。

  记性好的,不由联想到去年出现在盈芳家的几条毒蛇:“还有蛇呢,那会儿几条五步蛇可把我吓的。看来真是建军俩口子在天上保佑她,要不然今年怎么这么顺,还寻回了亲生父母。”

  “可不是!我当时在场,被建强拉着吐苦水,最粗的有碗口那么粗呢,像成精了似的,吓得我大气不敢出。也不知道现在那几条蛇还在不?”

  “应该不在了吧,要不然刚子那丈人家的爷爷怎么住着就不怕?”

  “也许人家以前带过兵、打过仗,不怕这些东西。”

  “也是啊!当兵的胆子大,杀过人、见过血,还会怕这些?”

  “不管怎么说,建强娘的算盘算是落空了。”

  “落空啥?那不还有小儿子么。建军在的时候,没见她待大儿子一家好,独独偏疼小儿子,如今老了可不就要跟着小儿子过。”向来见不惯舒老太的妇人一边捉着棉花虫一边嗤道。

  “嘘,你小点声,舒建强就在那头呢,保不齐听到了。”

  “听到就听到,我说的哪句不是事实?而且他现在的心思都搁在隔壁大队那个寡妇身上,哪会理会咱们说什么。”

  “……”

  妇人们开始七嘴八舌扯起别的八卦。

  向刚抽了一下嘴,快步走过了庄稼地。

  人还没到家,已有眼尖的小子飞毛腿般地跑到盈芳家报信:“芳芳姐!芳芳姐!刚子哥带了只猴子回来!”

  盈芳愣了一下,随即猜到一定是金毛。

  正和亲娘嘀咕,怎么还把金毛带来了呢?老金爷俩和母狼汇合,日子乐不思蜀,三天两头夜不归宿。再添个金毛,明儿回部队还拽得回去吗?

  然而,金毛吱吱叫着已经近在眼前了。

  “吱——”

  刺耳的叫声戛然而止。

  原来是看到盈芳想要扑过来,向刚扯住了它的尾巴。

  “我媳妇怀孕了,不能随便往她身上扑。”

  叮嘱完,非得看它点头表示知道了,才松开它。

  金毛委委屈屈地对着手指,慢吞吞地蹭到盈芳身边,完了转过身,撅着屁股背对着她,以表达内心极度的不满。

  即使是半句不通猴语,大伙儿也瞧出来了。这是在指责盈芳丢下它回老家呢。

  姜心柔对金毛稀罕得不行,拿了串野葡萄出来,问它吃不吃。

  “汪汪汪——”

  这时,老金驮着小金牙回来了。

  好友相逢,那是热泪盈眶。

  三金亲昵地玩闹了一阵,而后一溜烟地跑山上撒野去了。

  有熟路的老金带领,大伙儿倒也不担心金毛会迷路。

  向刚一到家,第一眼就是看媳妇的状态,见她气色不错,心定了不少。

  然而下一秒看到她的肚子,神色不免又紧张了几分。

  不过才分开半个月,怎么肚子大了这么多?

  “身体没不舒服吧?”

  “没有,都挺好的。”盈芳笑盈盈地看着他,在他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观察他,除了黑了点、瘦了点,精神倒是不错,关键是没受伤,真好。

  姜心柔看小俩口腻歪,干脆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不当这个电灯泡了,拽着丈夫去老爷子那报信。

  女婿回来了,晚上可不得加几道菜,热闹热闹。

  见屋里就剩他们俩了,向刚握住媳妇的手,拉她坐到床沿,摸了摸她的头,又摸了摸她的脸,目光垂下来看到媳妇明显凸起的肚子,弯下腰,将脸贴在她肚皮上,咧嘴笑着说:“让我听听儿子。半个月不见,没忘了我吧?”

  盈芳止不住笑:“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万一是闺女呢?”

  “闺女我也喜欢。”

  盈芳弯弯眉眼,这还差不多。

  “我回来那天,师傅给我把了个脉,多半真是双胎。要是一男一女固然好,要两个都是闺女,你也不许嫌弃。”

  “怎么会!”向刚果断摇头。

  虚虚地趴在媳妇肚子上听了一会儿,直起腰,扶着媳妇往后一躺,面对面侧卧床上,两人中间是媳妇的大肚子。

  男人握着媳妇的小手把玩着,不无兴奋地说,“两个闺女比两个小子好多了,小子多皮啊,还是闺女贴心。等她们会走路了,我给她们做跷跷板。跷跷板你知道不?两边坐人,一上一下翘啊翘。家里一个孩子想玩还玩不起来呢……”

  盈芳听着听着笑出了声。看得出来,男人对肚子里的孩子充满期待,不论男女。

  “既然师傅把出了脉,还去海城照b吗?”向刚询问媳妇的意见。

  盈芳想了想说:“爸妈的意思,还是去照一下吧。照了不仅知道几胎,大致能分辨男女,做衣裳什么的能照着来。再说,来这之前,妈给嫂子去了封信,说了咱们要去海城照b的事,嫂子多半已经在托关系了。这会儿又说不去,岂不是让她难做人?”

  “那行,我们在这住几天,等村里双抢完再走。”

  难得农忙时节回老家,向刚有心想帮衬往日里待他还不错的叔伯们一把。

  盈芳自然没意见。

  “对了,有个事和你说。”盈芳拉起他,指挥他把床往旁边挪一挪。

  向刚不解:“干啥?”

  “你挪开就知道了。”

  男人力气大,抱着实木床脚,往后方挪了几寸。露出床底下夯实了的地面。

  向刚不禁有点懵,这地咋这么结实?中间还镶了个土质手环,家具搬进来之前,似乎不是这样的吧?

  盈芳有点心虚,低头绞着衣摆,指挥他把那块带手环的土块掀起来。

  这一掀,男人更懵逼。

  卧槽!底下竟然还有台阶,望下去黑漆麻黑的,似乎很深啊。话说他家啥时候有地窖了?媳妇儿竟然比他先知道。

  往下走了几级,待适应地窖里的暗度,男人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只见地窖里整整齐齐码着十数个麻袋、蛇皮袋,不用猜也知道,要么是口粮,要么是菜干之类的干货。但菜干不可能囤这么多,也就是说,大部分都是口粮。

  向刚带着问号瞅了媳妇一眼,她嫁过来没多久就跟着自己随军了,什么时候囤这么多粮食了?

  盈芳心虚地清了清嗓子,一鼓作气说:“咳,我不是和你说过的?我在山上现了一片野生小米地,还有葵花籽。怕旁人进我家看到,就藏了一部分起来。这地窖是小金挖的,我也是在它挖完后才晓得的。而且,咳,这不仅是一个地窖,你下去看了就知道了。”

  这还是一条地道。

  向刚下到最底下的台阶赫然现,内壁还有个黑洞,洞里黑漆漆的,不时能听到呼呼的空气流淌声,可见不是封闭的。

  “地道尽头通向哪儿知道不?”他探头看了看黑洞,回头问媳妇。

  “两个地方。”盈芳弱弱抬手指了指方向,“一处是我娘家仓房,另一处是山洞。”

  向刚无语,那竹叶青真的成精了,不仅力大无穷,还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

  让媳妇点了盏油灯,接过来提在手上,打算顺着地道走一遍看看。

  盈芳也想跟,被他制止了。

  “你大着肚子不方便,还是别去了。我去看看就回。”

  盈芳低头瞅瞅自己凸起的肚子,好嘛,自打怀孕,真是做什么都不方便。

  向刚提着煤油灯矮身钻进地道,轻微的脚步声没一会儿就听不见了。盈芳守着地窖口没敢走开,盼着亲爹妈别这个时候回来。

  倒不是她对亲爹妈存有戒心,而是小金的存在,目前就只有向刚知道。若是袒露地道的存在,势必得袒露小金。萧家人那么多,万一谁透露出去她家有条神通广大的蛇,拿她一并当异类烧了怎么破?

  左右这里是她和男人的家,亲爹妈不可能长期住在这边。既不久住,多个秘密还不如少个秘密嘞。

  就在她东忖西想间,向刚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语气里略带兴奋:“还真的通往你娘家和山洞!那山洞还是咱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你还记得不?”

  盈芳暗暗翻了个白眼,她哪里不记得啊,自从现这条地道后,进进出出跑好几趟了。这次要不是怀了孕,早就偷溜上山淘宝贝了。

  “小金想必是为了出行方便挖的吧?这倒是替咱们省了不少心,往后想去山上,从自家床底下进出就行了。有什么惹眼的收获,也不用特意避着村里人。”

  向刚一时开怀,放下油灯后,抱着媳妇儿转了个圈。要不是顾及她肚子里的娃,能转上十圈不带晕。

  扶她站稳后,捧着她俏脸,吧唧亲了一口。

  这下反而诱了被他压制好俩月的邪火,可惜隔着个肚子,能干啥?

  啥也不能干!

  隔靴搔痒地亲了几口,以慰多日不见的相思。

  盈芳被他亲的痒死了。

  “胡茬半个月没刮了吧?好痒。”

  “嗯,我去把热水烧上,一会儿你给我刮。”

  男人说完,放开她,往厨房走。

  婚后处久了,他偶尔在私底下也会跟她撒个娇什么的,只不过容易害羞。

  这不,盈芳都瞧见他那耳朵尖隐隐冒着红气了。抿唇偷笑,却也没去戳破。

  热水烧好,向刚找出刮胡子的小刀片,然后在唇沿抹了点肥皂,手感不那么刺剌了,把刀片递给媳妇让她大胆地刮吧。

  盈芳不是第一次给他刮胡子。刚随军那会儿看到他刮胡子觉得有趣,主动帮他刮过一次。一回生两回熟嘛,相信这次刮得更顺利。盈芳在他旁边坐下,拿刀片小心翼翼地上手刮了起来。

  出去溜达一圈的萧延武夫妇回来了,想着闺女、女婿这下总叨叨完了吧,谁知进来吓一跳。

  这俩货在干啥!光天化日的!

  刚想别开眼、猫着腰退出去。

  盈芳听到动静抬头扫了眼,见是爹妈,喊住他们:“爸妈你们回来啦?我给刚子哥刮完胡子,换身衣服,陪他去趟师傅家,晚上咱们是在这边摆饭吧?顺道把师傅、师娘还有爷爷他们请过来。”

  俩口子脚步一顿,哦,原来在刮胡子。又齐齐迈了进来。

  “你爷爷已经知道小向回来了,说等手里这盘棋下完就过来。”姜心柔忙说。

  老爷子自从来了这里,借早晚两趟散步的机会,结识了几个会下象棋的老人家,今儿找这个下、明儿找那个下,早晚没太阳的时候就在矮墩桥头或是大柳树下。总之谁有空,就和谁下,日子过得可有滋有味了。倒是没再见他唉声叹气地嘀咕大儿媳妇那点破事。

  萧延武板着脸看闺女给女婿刮胡子,心里有点吃味,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小向你这不行啊,现在早就步入新社会了,怎么还能像旧社会一样,差使你媳妇干这干那的呢。再说你媳妇怀着身子,万一刀片划到手了怎么办?”

  姜心柔拿手拐子撞了他一下,有些没好气。

  什么新社会、旧社会的。真是大老粗一个!不知道小俩口这是表达恩爱的一种方式么!

  而且怀着身子和刮胡子有啥关系?照他这话说,孕妇啥都不用干了?真是!

  当即拽过丈夫,对闺女、女婿说:“乖囡你们忙吧,我和你爸没事做,到屋后乘会儿风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