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40章 不服气的小金牙
  一  “这就对了!”萧延武气哼哼地道,“要是还让她穿金戴银的回来,美不死她!”

  姜心柔好笑道:“行了,爸在后院树荫下乘凉,你去陪陪他,我和乖囡去厨房看看中午吃啥。放心,不让她干活,就是让她指一下****罐罐的调味料放哪里么,我和福嫂又不熟悉这里的灶头。就你疼闺女,我不疼啊?真是的!”

  想说别累着闺女,结果没张嘴就被媳妇看穿的萧三爷,嘿嘿笑了两声,跑后院陪老爷子看小鸭戏水去了。

  姜心柔拉起闺女的手:“走,给妈指指东西在哪儿就行了。别的不用你,有福嫂这个好手艺在,妈都得靠边。”

  盈芳失笑:“其实我现在感觉挺好的,适当做点事反而还充实呢,要不然懒洋洋的,整个人觉得都快废了。”

  “说什么胡话呢!以后别把废不废的挂嘴上,怀着身子就该精心点,家里又不是没人,万一有个什么后悔也来不及了。你要觉得无聊,一会儿妈陪你给孩子车点冬衣、包被。既然连你师傅都说可能是双胎,咱们得尽早准备起来。你爸布料买来了,棉花不是说还有一些吗?咱们先铺着,不够我去棉站买。”

  “够了,师娘得知我怀孕,给我留了一些。真不够的话,等今年的新棉花下来了,再去买也来得及。”横竖要等过年才生呢。

  中午没煮米饭,也没多炒几个菜,而是一人一碗青菜鸡蛋面,简单祭了五脏庙。

  池塘一到正午就晒到太阳,鸭子们大概也觉得闷热,摇摇摆摆地上了岸,躲进了枝繁叶茂的桑树荫。

  “今年你家这棵桑树了果子,就是量不多,等二狗子几个孩子现跑来告诉我,都被鸟雀啄得差不多了。倒是山脚那棵大桑树,今年结了很多果,二狗子几个孩子早早守在那里,拿竹竿赶鸟雀,熟了摘到不少,给咱们也送了些过来,新鲜的吃了几颗,余下的晒干才这么小一把,让阿九捎给你当个零嘴吃,味儿甜不?”

  张奶奶吃过午饭也过来了,随同的还有二狗子几个娃,帮张奶奶抬着一锅凉茶,盈芳怀孕了不能喝凉茶,张奶奶给她单独灌了壶炒米煮的茶。

  “甜!晒干的桑葚失了水分,吃起来比新鲜的更甜。”盈芳笑眯眯地扶师娘坐下。可惜她给几个孩子准备的礼物放在家里,好在老爷子这也有不少吃的,开了两个罐头,拿出一盒动物小饼干,请二狗子几个孩子吃。

  孩子们哪里吃过这么高级的饼干,一个个的别提多稀罕。

  “谢谢芳芳姐,苍竹还不知道你回来了,知道了一准来。我等下就去告诉他。”

  “这会儿太阳这么晒,别去了。等太阳落山了,你捎些吃的给他。我还给你们带了礼物,你们几个孩子都有哦,奖励你们这段时间对我家的关照。”

  盈芳笑着朝几个孩子作了个揖。逗得孩子们哈哈大笑。

  “芳芳姐,听说你肚子里怀宝宝了,是不是和我妈生妹妹一样,你肚子里也要蹦出个妹妹吗?”年纪小些的狗娃,好奇地看着盈芳微凸的肚子问。

  “谁说一定是妹妹,也可能是弟弟。”二狗子义正言辞地反驳道。

  “就是,跟我舅母一样,生的全是弟弟,我外婆笑得合不拢嘴,夸她是家里的大功臣。芳芳姐,你也一定要生个弟弟啊,生了弟弟就能每天吃好吃的,不干活也没事,生了妹妹只能像我婶娘一样,天不亮就得起来给全家人洗衣服、做饭,完了还要挨我奶的骂。”

  年纪最小的铁柱扬着小脸认真说。

  听得大伙儿一阵唏嘘。

  张奶奶安抚地拍拍盈芳的手,没说什么。农村里重男轻女的多,严重的确实有铁柱说的这种情形,生了男娃就成大功臣,生不出或是生的都是丫头片子,就要承受婆家无尽的冷嘲热讽。

  姜心柔握住闺女的手:“幸好咱家没这规定,你爷爷对你们几个孙女的疼爱比对孙子都多,没见你堂兄都吃醋了吗?”

  老爷子从屋后进来,听到这话,吹吹胡子:“那可不,孙子是要保疆卫国的,孙女才是拿来疼的。”

  大伙儿都笑了。

  二狗子羡慕地说:“芳芳姐,你家的男娃真的都是保疆卫国的吗?怎么才能保疆卫国呢?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还有苍竹,我和他约好了,长大要当兵,和刚子哥一样。”

  说着,拍了拍挺起的胸膛。

  “小子,你有这志向值得表扬,不过你这小身板有待商榷,回头好好练练,能在我身边这位小李手下走上十招,保疆卫国的队伍指定要你。”萧老爷子笑呵呵地说。

  “真的?”二狗子的眼睛唰地睁得雪亮,瞅瞅小李,又瞅瞅自己的小身板,颓丧地现,这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啊。

  不过也因此有了明确目标。

  “小李哥,你打仗是不是很厉害,赶明教教我呗?”

  “狗子哥,那不叫打仗,那叫军体拳,刚子哥说的,当时还教了我一招来着,可惜我笨,没学会。”

  “那小李哥肯定也会,小李哥你教教我呗!”

  “小李哥我也想学!”

  “还有我还有!”

  “……”

  立时,小李同志被二狗子一帮孩子围在中间,纷纷想跟他学军体拳。连三四岁的铁柱都奶声奶气地夹在中间凑热闹。

  小李在家是老大,底下一串弟弟妹妹,习惯了照顾孩子,二狗子几个缠着他一哀求,差点就答应了。可他的任务是保护、照顾老爷子,这教拳……

  萧老爷子笑眯眯地看着犯难的小李说:“孩子们这么诚心诚意,你就教教他们吧,喏,明儿起,就在这院子里,你们想学的,六点准时到院子里报到,小李每天教你们一招,教到咱们回去为止。能学到多少,就得看你们自个的本事了。”

  “噢噢噢!太好咯!”孩子们欢呼地拥着小李蹦啊跳啊的。

  “再加个苍竹,一会儿我去告诉他,他一定很高兴。”二狗子兴奋地说。

  自从和李苍竹“不打不相识”后,两人就建立了近似于同穿一条开裆裤的友谊,交情不要太铁。

  “老头子,你不是喜欢清静吗?早上六点就让这帮小子过来,不是打扰你休息?”等孩子们去后院玩耍了,萧延武问老爷子。

  老爷子说:“年纪大了,六点钟早就醒了,早起活动活动筋骨,对身体有好处。很多年没见这么活力四射的小子了,看着他们,就让我想起你们三兄弟小时候。再说,咱们在这儿又不止住一天两天,总得做点什么,才不像是吃闲饭的。不然你们想啊,全公社的人都在忙忙碌碌,就咱们几个成天闲来荡去,难免让人嚼舌根。教孩子们学打军体拳,一来确实想帮助那几个志向高远的孩子,二来,咱们也算做了点好事,多住几天也不亏心。”

  萧延武朝老爷子竖竖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啊。”

  老爷子鼻息哼哼:“那是。老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饭还多。”

  萧延武冲闺女挤挤眼,意即“快看快看,你爷爷又开始自吹自擂了”。

  盈芳忍着好悬没笑出声。

  二狗子为的孩子帮,在后院帮着除了会草,给鸭子喂了食,见日头没正午时那么烈了,和盈芳说了一声,想去江口埠找苍竹玩,主要是想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盈芳就让他们跟着自己回家,把事先准备的礼物送给他们——

  大孩子每人两支铅笔、一块橡皮、两本习字本;小的还不到上学年纪,澳门赌博网站:对文具的意识还没那么强,就一人给了一把水果硬糖。

  孩子们满心欢喜地离开了。

  老爷子一行人,连同张奶奶也一起去了盈芳家。

  既然晚上要摆一桌,自然得把菜式准备起来。

  鸭子刚开始生蛋,又都是母鸭,自然不舍得宰,最后打算听盈芳的,宰一头公鸡打打牙祭。

  另外,张奶奶新腌的咸鸭蛋也很受大家欢迎。比起咸鸡蛋,咸鸭蛋的蛋黄又大又油,一口就能下半碗饭,别提多香。

  不过让大伙儿想不到的是——跑山上浪了一夜的老金爷俩给他们带来一个大惊喜——

  老金嘴里叼着一只抽搐的野兔,小金两只后爪拖着一捆柴禾,定睛一瞧,哪是什么柴禾,是一只被翻白眼的野鸡。

  萧家人听说过老金会打猎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可把老金夸的,简直到了一个新高度。

  “看来这山上宝贝很多啊,老金玩得都不肯回来了。要是我年轻那会儿,背着猎枪,上去住它个三五天,都未必能过瘾。”老爷子不由又忆起当年。

  张奶奶感慨地说:“大灾荒以后,连着很多年没上去过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群狼,前后被好几个村民瞧见过,渐渐的就没人敢上去了,最多到小坡林砍个柴、捡点木耳、蘑菇,再往里就得当心了。你们也是,别为了一口吃的,遭了狼的荼毒。”

  “汪——”

  小金牙听到张奶奶对狼群的忌惮,不服气地叫了一声。愚蠢的人类!谁说狼一定就凶残,有些人说说是人,做的事比狼还凶残呢。哼唧!

  老金趴在地上,拿前爪拨拨儿砸的脑袋。

  看到这么软萌的一幕,大伙儿的心都化了,纷纷围上去摸它的小脑袋。

  小金牙受不了人类的热情,龇牙咧嘴地跑开了,留下它爹十分惬意地躺在屋檐下,哼哼唧唧地享受女主人的顺毛。

  太阳落了山,沁凉的井水再一遍遍地泼湿地面,很快,晒了一天的院子,暑气消下去了许多。

  男人们把桌椅板凳扛出来,盈芳家特大号的圆台面摆上,能坐十四五个人。书记、社长携媳妇都来了,向二俩口子既做为向刚这边的亲戚、又做为小俩口的媒人也来了。

  凉菜、花生米一上桌,男人们热络地碰起酒碗。

  女人们则是喝向二婶做的甜酒酿。

  不过盈芳除外。

  她暂时被剥夺了沾酒的权利。面前是一碗桑葚干泡的果茶。以茶代酒,敬了在座长辈们一杯。

  书记、社长见萧家人不似想象得那么难接近,渐渐放开了,不像之前两次打交道那么拘谨,酒桌拉近彼此的友情嘛,随着酒水入肠,嗓门也大了不少,说到兴头处,惹来大伙儿哄堂笑。

  二狗子领着一帮小子嘻嘻哈哈地趴在盈芳家墙头往下张望:“芳芳姐,你们还没吃完饭啊?你看我带谁来啦?”

  李苍竹吃力地趴着院墙,探出小脑袋,冲盈芳喜逐颜开地招手:“芳姨!”

  “噗——”

  耳力敏锐的萧三爷喷了酒。

  “乖囡,你哪来这么大外甥?”

  姜心柔前不久刚见过燕子姑娘喊闺女“姑”,对此已经免疫了,笑眯眯地朝院墙外的小子们招手说道:“进来坐啊。晚饭吃了吗?吃了也不打紧,拿点花生、瓜子去吃。”

  几个岁数小的,一听有好吃的,欢呼一声,呼啦啦进来,各自抓了两把,一蹦一跳地找其他小伙伴显摆去了。

  二狗子过了年懂事不少,加上边上还有个早熟得过分的李苍竹,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往年抓着点吃的就往自己兜里塞的狗子兄,今年俨然换了个人,不仅没要吃的,还和李苍竹一起,帮盈芳拾掇了几捆干柴过来。

  盈芳做为奖励,一人塞了一块酸枣糕给他们。

  “明天早上开始学军体拳,苍竹你也会来吧?”

  “芳姨我一定来。”李苍竹胸脯挺的高高的,生怕盈芳不让他来,“我娘知道后很支持我,还让我别迟到。”

  “你娘最近都好吗?我走后,胡家人没再找她麻烦吧?”盈芳把苍竹拉到一边,细细问起李寡妇的近况。

  “谢谢芳姨关心,我娘好着咧。之前舒宝贵的阿奶找过我娘几次麻烦,被我娘堵回去了。后来听说芳姨你找到了亲生父母,而且是京都那边当官的,大伙儿知道我娘和你交情好,宝贵他奶也就没敢再来找我娘麻烦。我娘知道你来了,想和我一起来看你,不过今儿天晚了,她说还是不出来了,明天早上一定会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