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37章 吃瘪的萧三爷
  一  盈芳想想老金一家两地分居,澳门赌博网站:见上一面不容易,难得回来一趟,就由它蹦跶去吧。

  金毛要是知道雁栖山这么好玩,肯定跟着来。只是出前,那家伙不知道溜哪儿玩去了,连着几天没瞧见影子,盈芳便托交情好的军嫂们留意着,哪天要是看到它回大院,没地儿去的话收留它几天。

  “你要是困,记得找个隐蔽的角落,别让我爸妈瞧见,回头拿你当毒蛇打就不好了。”盈芳挽好髻,出去前叮嘱小金。

  小金鄙夷地翻了个白眼,就算看到了,谁又打得着它?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的度快过它金大爷。

  不过还是给了盈芳几分面子,慢悠悠地游回地窖,通过长长的地道,回山上找个凉快的地儿补眠去了。

  萧延武俩口子起来有一会儿了,他们这个年纪,觉没有年轻人长,睡得早醒得就早,醒来后想着对周遭的一切挺陌生,便没急着起来,摇着蒲扇躺床上,小声唠起萧敏静的事。

  昨儿在车站,当着闺女和老爷子的面,俩口子没提这个事,独处时就没啥避讳了。

  姜心柔问丈夫:“你后来拉着李建树说了些啥?是不是让他多留意敏静?你也怀疑是她做的?”

  “能不怀疑么,有那样的娘。”萧三爷嗤声冷笑,“不过李建树那我可没这么说,只让他多多留意赵有光的娃。有一次就有第二次,搞不好这次差没溺死也是人为的。”

  不得不说,萧三爷真相了。

  “唉,要真是敏静……”

  姜心柔不敢深想,只觉得过去十几年,对那孩子的疼爱,算是喂了狗了。

  不说别的,在大是大非之前,不仅没句道歉、宽慰,反过来还替她娘求情。这样的三观,还能奢望她什么呢?

  俩口子躺床上吐了半天槽,现这么干躺着也能出一身汗,蒲扇打的胳膊酸死,感觉还不如屋外凉快,索性起来了。

  见闺女还在睡,不敢出太大的动静,只屋前屋后溜达了一圈。

  昨晚回来黑灯瞎火的,夫妻俩没能看清女婿家的院落布局,早上开门出来,哟!整饬得蛮清爽的嘛。前有果树、后有菜园,前院的地面还是青石板铺的,即使雨天也不会弄脏鞋子。

  靠近院墙的石榴树,铃铛似的挂满了小石榴,寓意也好,多子多福!后院有柿子、枣子,如今果实还青,但能预见再俩月的丰收景象。

  俩口子溜达的正欢,闺女开门出来了,有种被抓到包的赧然感。

  “那啥,乖囡,柴禾堆在柴房我看到了,可找不到火柴,油灯昨晚睡觉又吹熄了,我和你妈起来有一会儿,到现在还没生火做饭。”

  说实话,萧延武连大灶生了火之后怎么掌握火候都不知道,倒是他媳妇在军属大院陪闺女住了几天,学会了怎么用大灶把饭烧的既香又不焦。

  盈芳也一时想不起火柴搁哪儿了,正要去找,张奶奶挎着篮子敲开院门:“我估摸着你们该起了,给你们装了几个馒头过来,你二婶子得知你们来了,今天特地起了个大早,磨了一锅豆汁煮豆浆,你快拿个小洋锅,跟我一块儿去舀。你爷爷那边我让你师傅去说了,他们起得早,这会儿都已经吃好饭了,等下舀了豆浆,给他们送几碗去就行。”

  盈芳脆声应道:“好的师娘,我这就去拿洋锅。”

  姜心柔干脆跟了一道去。城里人想喝点豆汁,一般都去国营饭店买。除非离豆制品厂近,又是里头的员工,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地喝到再新鲜不过的豆汁。乡下都自己做,姜心柔没见过怎么磨豆汁,不掩好奇地跟去取经了。

  萧延武则留下看家,顺便把后院的菜地理了理。

  种菜他不在行,除杂草这种粗活,还是没问题的。

  岂料还是低估了闺女家那几只堪比战斗鸡的家鸡,见个陌生人迈进菜地,把它们钟爱的鸡草拔了个一干二净,急红了眼,领头的老母鸡,扑棱着翅膀,飞到他头上,对着他头顶心用力啄了两口。

  “嘶——”萧三爷怒了,特么区区一只老母鸡都敢飞上他头撒野,简直不可饶恕,可一想到这是闺女家养的鸡,弄死弄残了伤心的还不是闺女?只好高高抬起、轻轻放下,手一挥,把鸡赶了下来,“去去去!一边吃你的虫子去。”

  蹲地里继续拔草。

  母鸡一看,还拔它们的口粮,继续扑棱着翅膀上前阻止。

  于是,一人数鸡,在后院上演了一场全武行。

  等姜心柔娘俩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豆浆回来,现萧三爷被几只彪悍的母鸡追逐得可狼狈了。

  娘俩傻眼。

  “老萧,你在干啥呢?”

  “你们总算回来啦?快来把这些鸡撵鸡窝去!一只只的吃错药了,一个劲地啄我头。瞅瞅,头顶都快秃了吧?”

  本来人到中年头就会稀少,头顶心少不了秃点头毛,两只鸡偏偏还来雪上加霜,叔可忍婶不可忍!

  姜心柔忍俊不禁:“好了,和鸡斗什么呀。快来吃早饭吧。”

  “我倒是想啊,可它们不肯放过我、老追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关键是不敢对闺女养的鸡下手,要不然拧断它们脖子分分钟的事。用得着这么狼狈?

  盈芳看到地里被摧残的鸡草,恍悟道:“爸,你是不是拔草了?这不是杂草是鸡草,会结母鸡们最爱吃的草籽,你把它们的储备粮拔掉了,难怪追着你闹。”

  她家这几只鸡,领头两只其实是剪了翅膀的野鸡,战斗力自然不同于普通家鸡。难怪亲爹会吃鳖。

  听闺女一说,轮到萧延武傻眼。

  鸡草?还有这玩意儿?

  姜心柔见他那糗样,噗嗤笑出了声:“好了,看你那狼狈像,头上还沾着鸡屎,快回屋洗洗换身衣裳吧。”

  一听身上还沾了鸡屎,萧三爷受不了,打了个哆嗦,快步回屋收拾自己去了。

  娘俩个相视一笑,放下洋锅,把菜地拾掇了一下。拔下来的鸡草也没扔,堆在鸡窝旁边,给鸡们当零嘴。

  又给它们撒了一把糠秕,这才安抚了奋起造反的鸡群。<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