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34章 时来运转
  一两地公安联合都没能寻到蛛丝马迹破这个案子,可见不是普通的人贩子。就像敏怡当年突然失踪一样,搞不好这事也是有预谋的。可谁会对赵家的孙子下手?还这么无声无息的从赵家人眼皮子底下把孩子弄走,除非是自己人。

  蓦地,心思细腻的姜心柔联想到什么,脸色微变。

  不会是敏静那孩子整出来的幺蛾子吧?

  姜心柔下意识地看丈夫,岂料萧延武也回过头若有所思地看她,复杂的目光不期然地相撞。

  萧延武心下喟叹了一声,看吧,并不是只有自己多心,连媳妇都猜到了这个可能。

  但愿他们猜错了,萧敏静没那么糊涂做出那等畜生不如的事。

  可从老大媳妇那事上不难看出,他那心高气傲的侄女,可不是个善茬。

  检完票,避过老爷子,萧延武把李建树拉到一侧车厢,头碰头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好一阵,直到火车快开了才回到座位。

  盈芳趁这工夫,和甜甜说了会话,送了罐麦乳精给她。并且让她落实住处后记得给自己写信,到时再给她邮点学习用品过去。

  去往运城的车厢隔了好几节,李建树又腿脚不方便,萧延武谈妥事情回来,就把甜甜送过去了。

  姜心柔担心闺女多想,东拉西扯找了不少话题,赶巧隔壁坐着的是海城过来回宁和老家的,姜心柔就问她海城的医院是不是有超,能照肚子里的孩子有几胎的。

  对方正巧有个前不久刚生二胎的表姐妹,怀孕四个多月时,澳门赌博网站:托关系偷偷照了超,表姐夫家里重男轻女思想很重,想着这胎要还是闺女,不想让她生、直接流掉。幸好照出来是个男娃,表姐妹避免了一次小产。

  见姜心柔问起小地方的人都没听说过的超机,可有话聊了。

  “对对对,就叫超,听说还是从国外进口来着。除了大京都,就阿拉海城有一台,排队想照的大肚婆可多了。”

  姜心柔一听来了精神,和对方唠得相当投机。一路从照超怎么排队、是否真的能照男女性别,到女人命苦啊,嫁到夫家,不仅要伺候一家老小,生个闺女还要遭夫家人嫌弃……巴拉巴拉……

  一旁的萧延武和老爷子听得一脸便秘状。

  想他们老萧家没这规矩吧,不管男娃女娃不都照样疼爱?媳妇小儿媳妇到底哪来这么多感触和动容?

  又见闺女竖着耳朵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萧延武抽搐了一下嘴角,连咳几声,示意媳妇儿悠着点,别尽给闺女灌输一些不好的思想,免得心里有负担

  结果唠嗑唠得正欢的姜心柔,还道他嗓子干,顺手把茶缸递给他,继续和对方和乐融融侃大山,可把萧三爷郁闷的。

  半天旅程在妇人们东家长、西家短的闲嗑中愉快结束。

  到站下车,姜心柔依然还有些意犹未尽。

  过去十六年,由于心里压着事,哪有这么痛快地聊过天。逢年过节和亲戚朋友聚一起时,看到别人一家团团圆圆、和和乐乐,心情始终压抑得很,何曾真正开怀高兴过?

  如今不同了,找回了失散的闺女,不久将抱上大胖外孙,幸福美满的日子终于姗姗来迟。

  姜心柔觉得看什么都顺眼,哪怕是抬头看到的骄阳,也不觉得炎热,相反,烘得内心暖熏熏的。

  盈芳一家搭乘渡轮到江对岸下船,正好是傍晚十分。

  夏天天黑得晚,这个时间,大部分人还在地里劳作。

  眼尖的认出盈芳,热络地冲她招手:“盈芳丫头!你咋回来啦?老张大夫知道不?哎呀,我让我家小子跑一趟卫生院,老张大夫没准还在那,给他报个信,一准高兴坏咯!”

  说完,没等盈芳开口,就遣她家小子麻溜地跑卫生院报信去了。

  “谢谢婶子,上半年的收成还不错吧?”

  “看着还成,不过肯定要比去年差点。入梅那会儿连着下了二十多天的雨,都以为今年要遭殃了,好在开春花了大力气把水渠疏通过了,比咱们预期的好多了。天放晴后,下地仔细一看,颗粒还挺饱满,这不马上就要割稻了,大伙儿庆幸得很,真是祖宗保佑……”

  这位婶子也是个妙人,一唠起闲嗑就有些刹不住脚,还是她旁边的妇人拿胳膊肘撞了她一下,才笑呵呵地止口:“那你们赶紧去,老张大夫收到信一准等着了,赶明再找你聊天。”

  “行,那婶子你们忙,我先回去了。”

  待盈芳一行人离开,地里劳作的村民们抑制不住心底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纷纷猜道:

  “哎,刚刚那对中年人应该就是盈芳丫头的亲生爹娘吧?”

  “我觉得也是。那谁,强子,上次他们来找人,你不是在场吗?认出是他们不?”

  叫强子的壮汉点了下头:“是他们。”

  “哗”

  底下一片啧叹声,旋即聊得更起劲了:

  “看来盈芳丫头真的时来运转了!她亲生爹娘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走在后面的那位老人瞅见没?那气势,让我都没敢抬头,比县里那几个红小兵头头还吓人!”

  “肯定的啊,没见他身边的那个小伙子,气质和刚子很像,一看就是当兵的,老人说不定是哪个部队的干部。”

  “要是省城的部队干部,那刚子岂不是走大运了?上头有人照着,升迁还不是嗖嗖嗖的,就像那啥来着?哦,火箭!送人造卫星升天的火箭。”

  底下一片赞叹声,都羡慕向刚的运气。

  那厢,盈芳一行人已经快走到公社了。

  老张大夫果真还在卫生院里整理药柜,听同村的半大小子跑来报信说徒弟回来了,老花镜都来不及摘,挂在鼻梁上,就这么兴冲冲地出来迎接。

  盈芳看到他,高兴地招手喊:“师傅!”

  “哎,还真回来了?我还以为这小子逗我玩呢。”张有康乐呵呵地跨出门槛。

  报信的小子临走不忘拆他的台:“逗你玩咋还跑这么快?”说完撒丫子跑没了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