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31章 双胎的节奏
  盈芳着实有一阵子没看到小金了。

  自从亲生父母找上门之后,家里进进出出客人不断,担心小金被外人看到,暂时让它住在山里,兼训练金毛,省得它在大院里搞破坏。实在无聊了才游回来,顺带给盈芳捎点野味,让她也打个牙祭。

  当然了,第二天要是被姜心柔发现,就推到向刚头上,说是后山挖的陷阱套到的。

  向刚倒的确在后山挖了个陷阱,只不过早出晚归忙得要命,哪有时间去看啊,更别说维护了。长时间不用,陷阱早就废了。但姜心柔不知道啊,以为陷阱挖好了就一直能套野味了。

  就这样,家里偷偷且愉快地炖了一次兔肉、一次山鸡煲。

  左邻右舍闻到香味倘若问起,推说是菜场割的大肉、抢到的大筒骨。

  别人眼红也没办法。方周珍回海城后,给她寄来一沓票证,其中肉票也不少,盈芳家如今吃肉是不用愁的了。

  搁平时,这个点小俩口早就睡了,这不今晚聊京都、聊老家的,兴致上来,两个人居然都失眠了。小金进来后,循着味儿游到梳妆台,昂头看到小黑箱。

  盈芳睡前想要再如个侧,开灯的一刹那,恰好看到小金跃上梳妆台、盘在小黑箱上的一幕。

  “小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盘在这儿睡?”盈芳好奇地走过去,见它蛇信子一吐一纳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便解释说,“这箱子是祖奶奶传下来的遗物,有什么怪异之处吗?”

  小金吐了两下蛇信。

  可不就是怪异。这箱子上居然沾着上辈子的死对头玉纹墨爪虎的气味。

  莫非这箱子是用死对头的皮缝合而成的?那可太好玩了!

  它跟着丫头来这个世界,还曾一度懊恼极北之地缺了自己这个守护神兽,岂不便宜那家伙称王称霸了。想不到居然在这看到了由那家伙的皮缝成的箱子。哇咔咔咔!爽爆了有木有!

  小金这一刻通体舒畅,仰天吐了吐蛇信,愉快地游回西屋睡大觉去也。

  盈芳没看懂它的肢体语言,瞅瞅西屋方向,再瞅瞅梳妆台上的小黑箱,摇摇头,从床底下挪出痰盂,叮叮咚咚演奏了一曲“高山流水”,被男人拥着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萧敬邦告别众人回京都。

  大伙儿并不意外。

  不过就算快马加鞭赶回去了,也顶多想办法去农场看他媳妇一眼。想要把人弄出来却是不可能。元首下的死命令,要是也敢违抗,萧大的脑袋怕是也保不住。

  萧敬邦走后,萧延武俩口子外加小李同志一起,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又通过夏老,问肉联厂多借了一套房,就在现在这套房的楼上,给小李以及不日后就要南下的福嫂住。老爷子则跟俩口子住一楼。

  也不知是老爷子心情不好、想要散散心,还是真的对农田生活比较感兴趣,得知盈芳家在山脚有块菜地,一大早就兴致勃勃地在老金爷俩的带领下,催着扛铁锹、提锄头的小李同志,去地里扎扎实实地体验了一把农夫的日常。

  要不是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还想和金毛几个往山上窜呢。

  姚木三兄弟被抓走后一段时间,山上的林木暂时由公社干部轮流看管。

  前不久,姚木那两个兄弟回来了,同时还带回一份市革委戳章的文件,说是一场误会,姚木三兄弟并没有偷盗林木。这么一来,公社干部也就没收回他们的护林员资格。这片山头,仍旧交给他们兄弟打理。

  姚木因为那件事,被判了几年劳改。怎么说也是头等大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不过选择服役地点时,萧延武出了一把力,把他弄到了霞山镇隔壁的南阳镇。

  这么一来,阿聪和小光还能三不五时地去看看他。三兄弟盼着服役期满后心安理得的大团圆。

  萧延武见老爷子难得这么高的兴致,又有警卫员贴身跟着,真有什么不舒服,肯定不会让他胡来,也就没管他。

  老小孩、老小孩,上了年纪的老人,性格脾气一上来,真心和小孩子没分别。你越是跟他摆事实、讲道理,他越是跟你拧。倒不如放他自在蹦跶,腻了累了说不定就乖乖回来了。

  萧三爷自己则跟在媳妇、闺女的屁股后头,她们让干啥,他就乖乖干啥。恨不能把过去十六年缺失的亲子时光全数补回来。

  “乖囡前儿和她那老乡聊天,听着像是想趁没生产之前回一趟乡下。我想着横竖没事,不如陪她一块儿回老家住一阵子?等天气凉快点了,去趟海城。你看她的反应,一下喜欢辣的,一下又喜欢酸的,会不会怀了双胎?”

  萧延武听媳妇一说,瞪大眼:“不会吧?不是说双胎都是遗传的吗?咱老萧家没听说哪一代有双胞胎呀。”

  “你家没有,不代表我家也没有啊。”姜心柔白他一眼,慢条斯理地揉着面团说,“你忘啦,我四堂叔家就有对双胞胎兄弟,只不过老大得肺痨死了。因着不怎么吉利,提起的人不多。”

  “那咋办?”萧延武傻眼了,正好盈芳捧着一篓毛豆进来,准备剥成毛豆肉炖骨头汤,立马问,“那啥,乖囡,你有没有觉得肚子哪里不舒服?快快快,你坐着别动,剥毛豆这种小事,我来我来。”

  盈芳一头雾水。

  姜心柔哭笑不得:“老萧,你干啥呢。闺女这会儿好得很,别胡乱咒。”

  “我哪儿咒了。当年你怀乖囡的时候,就她一个娃,肚子都吹得那么大。”萧三爷夸张地比了个手势,“两个还了得啊!依我说,还等啥等啊,明儿就去海城,找医生看过了放心。要不干脆住鼎华家得了,生完再回来。”

  这下盈芳听懂了,敢情亲爹是担心她怀了双胎出岔子。

  尽管她自己心里也没底,但除了饮食习惯有点小改变,别的没啥特别的感觉,便安抚亲爹:“爸,你别担心,我好着咧。何况我自己懂点医术,有什么不舒服,肯定不会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