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27章 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304室剑拔弩张、夫妻吵架,301室却一派欢声笑语。

  张岳军一家上趟来,金毛还不是盈芳家的成员,这次来看到家里冒出只毛猴子,先是吃了一惊,接着笑不拢嘴。

  金毛那货实在是太容易逗人发笑了。

  加上老金爷俩看似憨、实则精地在一旁掠阵,可谓是笑不绝耳。

  燕子姑娘被刷下来的沮丧,也随着金毛的搞怪荡然无存。

  “艾玛啊,姑,我真想在你家住下来。你家的小动物太有趣、太可爱了!单是看着它们,就让人心情愉快。”燕子双手捧着下巴,一脸欢喜相地看金毛和小金在那搞怪,忍不住频发感慨。

  罗胜男好笑地睨了女儿一眼,看她前几天因工作的事那么伤心沮丧,倒是没出言打击她,由她自言自语说着玩。横竖不可能留下来长住。

  想到女儿工作的事,罗胜男不着痕迹地瞥了眼和向刚说话的向九,心里叹了口气。

  小伙子人是不错,可惜是农村户口。都说抬头嫁女、低头娶媳,好端端的城里姑娘,嫁到乡下当农妇,未免太没出息了。

  可转念想到燕子的年纪,不由又暗叹了一声。眼瞅着快成大龄姑娘了,楼上楼下和她同岁数的不是结婚、就订婚,哪个像她似的光棍一条。

  工作没落实,这婚事一时半会也难谈拢。同等条件下,男方谁不希望找个工作稳定的媳妇?学徒工说说也是吃国家米饭,可稍有风吹草动,就容易丢饭碗。哪有正式工来得稳定,福利待遇也好。

  这么想着,罗胜男心里又叹了一口气。

  燕子姑娘这会儿也和盈芳聊到了豆腐厂的事。

  “……上半年我的表现是最好的,还以为这次板上钉钉能转正了呢。结果半路蹦出个程咬金主任的关系户,阿啐!欺负我家朝中无人呢!”

  张岳军呷了口酒插嘴:“闺女,朝中还真没咱家的人。”

  燕子抽了一下嘴:“爹,我就和我姑打个比方,说明这年头厂子里太乱了,我都没信心继续待下去了。”

  “不在厂子里待你想去哪儿待?跟着你爷奶种地啊?”罗胜男没好气地哼道,“人乡下的削尖了脑袋想来城里,你倒好,一门心思想去农村,我告诉你啊张海燕,这事儿没得商量,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待城里,该上班上班,该转正转正,别给我耍小心眼。”

  正和向刚细数老家琐事的向九,忽听这话,耳朵尖抖了抖。

  张海燕撇撇嘴,没驳她娘的话,但也没应声,桌底下揣了向九一脚。

  向九脸一热,赶紧低下头,生怕被人瞧出耳根的红晕。

  追妻路漫漫啊。

  姜心柔分别给闺女和燕子夹了块菜,笑着打圆场:“大家别尽顾着说话啊,吃菜吃菜!阿九你也吃啊,低着头干啥。”

  盈芳也含笑说道:“阿九叔,除了我妈你是第一次见,其他都是熟人了,别客气啊,想吃啥自己夹。”

  向九腼腆地笑笑:“其实婶子也不是头一次见,上回你们来公社,还是我给做的向导呢。”

  “对对对!”姜心柔恍悟地一拍额,“我说咋这么眼熟,那趟我和老萧去你们公社,原来是你给领的路。”

  这下有话聊了。张岳军一家是听姜心柔自我介绍,才得知盈芳认亲了,具体情况却不是很清楚。来了大院,有心想问问盈芳吧,又不好意思当着姜心柔的面问。这会儿听姜心柔主动提起,哪有不好奇的道理。

  于是,下班顿饭,成了姜心柔为大家解惑的专场。

  听完前因后果,张岳军一家气得不行。

  “我的天!这世上居然有这么狠毒的人!”

  “娘你这话错了,世上坏人多得很,可这么缺德丧良心的大伯娘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依我说,该枪毙!”

  “枪毙都便宜她了!”

  “就是,该让她也尝尝骨肉离散的滋味!”

  “……”

  姜心柔何尝不是这么期望。

  可让大妯娌尝一遍她和老萧过去十六年承受的苦,狠狠地打击报复她一顿,自己岂不是也成她那样的人了?但该受的惩罚必须得受。否则,未免让人太寒心。

  然而此刻被拘押的祝美娣却不这么想。

  她想尽办法联络上了娘家舅舅祝有才。

  想她舅舅祝有才如今的地位,不见得比老爷子低。

  老爷子再怎么有威望,也从那个位子退下来了,手里实权不再,而她舅舅因是文职,即便到了退休年纪,也依然还能继续为元首排忧解难。只要他替自己说句好话,这事肯定有转圜。

  祝有才听说这个事,倒是二话不说来了公安厅。虽说外甥女犯的错确实有点严重,要是一早知道她在省打的是他的名号,说什么都不会同意。太胡来了!元首最痛恨底下的人拉大旗作虎皮了。

  “你这事做的太糊涂了!十六年前,那娃儿才多大?就算是为了敏静,也犯不着铤而走险下这一招棋。”

  在祝有才面前,祝美娣没说是为了老爷子的身体,而是说为了敏静。在娘家人眼里,亲家哪有嫡亲的外孙女来的亲。她要是说为了老爷子的身体了,舅舅一气之下不帮她了怎么办?

  “舅舅,我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那丫头长得越来越像敬邦的奶奶,萧延武又那么能干,倘若老爷子一高兴、把重心全部放在三房头上,那咱们大房还有立足的余地吗?事到如今我都不后悔。如果没有当年的事,萧延武现今的发展,恐怕连你都要忌惮他三分,那就更没敬邦什么事了。”

  祝美娣絮絮叨叨地解释了一通,唯独没对她舅舅透露宝箱的事。

  要透露早在十几年前刚获知宝箱的消息时就找舅舅帮忙了。可多个人知道,意味着多个人分享。

  倘若宝箱里就只有一颗仙丹,给谁好呢?

  面对着如此巨大的诱惑,她不相信舅舅还会把她放在第一位。与其惹得甥舅反目,倒不如只自己一人知晓。

  而今之计,是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然后再找宝箱。